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故乡的三口井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摘要:一个地方适不适合人类生存,唯一标准就是有没有供人饮用的井水。而故乡的标志,也正是一口口水井,有水井的地方,都是我们的故乡。 一、自生井   “桂花树下自生井,枫木树下无字碑。”这句话一直在我们村里留传。无字碑我是见过的,一块光滑如镜的青石,隐约能看到字的痕迹,也许它在久远的时代应该有字,记载着我们村子的历史,随着岁月流逝,字迹渐渐模糊,消失不见。自生井却只是传说,村子里最年长的老人,也没有见过,但是她肯定存在,因为她的传说是那么的活灵活现。   我们村子中央有五棵古树,均为参天大树。一棵桂花树,一棵枫树,两棵香樟树,一棵楠木树,宽大的树冠似一把把巨伞,遮挡烈日,给人们提供纳凉去处。大树下有一条小溪静静流淌,溪水边桂花树下就是自生井原来的位置。溪流之上是一架木桥,以桥为支架,搭建了一座凉亭。这一带成为人们聚集场所。这里曾热闹非凡,人声、鸟声、打水声,闹活了整个村子。   井似自古就在这里,所以被人们称为自生井。井口呈圆形,宽三尺,深不见底,据说直通地下暗河,水质清亮,水源似无穷尽,在最干旱的年份里,它都没有干涸,不但供给人们饮用,更给人们灌溉农田。   每天,天还未亮,水井边就开始热闹起来,丁丁当当的木桶撞击之声此起彼伏,井辘格勒格勒响不停,人们你来我往,争相把家中水缸挑满。一家人一天的开始,均以水井起点,水缸挑满了,才能忙碌其它事情。   自生井养活了大家,大家都小心的保护着她,隔一段时间,就将对井口进行维修,井辘进行更换,但是自生井还是消失了。她的消失,还有一段伤心故事。   在过去,人们受地主阶级压迫和剥削,很多事情都身不由主。但是人们并不是麻木不仁,而是以自己的方法,一次次反抗着。   当时,我们村有一名大地主叫张高,方圆百里的田地都是他的产业,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他的佃户和长工。张高对佃户和长工极为苛刻,往死里剥削,人们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张高有七个老婆,也许是上天对他为富不仁的惩罚,生了八个女儿,就是没有儿子。为了生儿子,六十岁的张高,准备再娶一名小老婆。有一次,张高路过自生井的时候,看见了佃户李二的媳妇秀英,乌黑的长发,水灵灵的大眼睛,再搭配上一张瓜子脸,真是太完美了。他被深深吸引住了,打算马上娶走秀英。   秀英是邻村的女子,与李二成亲才一个月。两人的婚姻是双方父母做的主,成亲前两人连面都没见过。李二外表俊美,却是中看不中用,说话低声低气,还游手好闲,不愿意干农活。许多农活都是秀英一个人在忙。   张高要娶走秀英,李二要了一笔钱,眉开眼笑,才不管秀英死活。周围的人则事不关己,默不作声。秀英却是一名烈女子。在被迎娶的前一天,她照例去自生井打水,跳进了深井中。由于水太深,秀英的尸体一直未能打捞到。张高知道后很生气,下令把井封了起来,说要让秀英永世不得超生。   从那以后,自生井变成了秀英的坟墓,秀英在里面自由的遨游,再也不受压迫。      二、老屋内   自生井被封了后,村子的人们吸取了自生井太深的教训,寻找水源的时候,以泉眼做水井,不再打深井。人们经过多次探查,在老屋内找到了满意的泉眼,做成了水井。水井分为上下两级,高一级为饮用水,低一级用来洗衣、洗菜。水井为方形,长三米,宽三米,深三米,突突的泉眼,总是保证水井满满的。水清而亮,冬暖夏凉,特别是夏天吃西瓜的时候,打一桶水,把西瓜放入其中,就能吃到又冰又甜的冰西瓜。   这里成为了新的热闹源头,也是话题的源头。女人们一边洗衣,一边说着村子里的各种八卦,张大爷早上打了一个喷嚏,李大嫂昨夜拉肚子,王大妈吃几块肉,村子里任何事情都逃不掉成为女人们的话题,填补着她们单调的生活。   村里的人们靠老屋内井水,一直相安无事,我懂事后,所饮用的水就是老屋内井水,而不见自生井。   每年夏天,人们都要对水井进行一次清洗。这是一场盛会,每家每户都会派人参加。我们小孩子从来不用叫,早就等待着这一天了,可以打水仗,可以抓泥鳅了。   首先由强壮的男人们一起动手,用脸盘把水刨出来。满满的一池水,以肉眼的速度下降。当水见底,看到井底的淤泥,我们快乐的时光到了,跳进淤泥之中,开始抓泥鳅。井水中营养丰富,泥鳅又大又肥。我与小伙伴们,有时为了抢一条大泥鳅,在泥巴里相互争抢,在泥巴里打滚。泥鳅抓得差不多了,淤泥也清理干净。我们等待水再次满起来,清洗掉身上的泥巴,心满意足地回家,期待下一次清理水井的时间,再享受一次快乐。   村子里有了这口水井,人们日子过得很安逸,但是大自然变化万端。一场大旱天气来临,赤地千里,最先干涸的是田地,然后溪流,最后水井。三米深的水井,只有薄薄一层水。每天人们用勺子舀水,才能收集一点水做饭。这却不是终点,毒辣的太阳越来越厉害,井水再也不出水。一群嘴唇干裂的人,已经走投无路,他们想起了村子里的传说。      三、新井   村民们自发出钱出力,请来了打井队,准备在桂花树下自生井边上重开一口井。烈日里,每一分钟都是生命,打井队打了十几米,却没有见水。村民们心急如焚,准备了香烛、祭品,祭祀天地,也请求秀英显灵,救一救父老乡亲。整个村子几千人,都跪在烈日下,不停地祈求,不停地磕头。也许是上苍看到人们太诚心,在第五日,五十米的地下终于见水了,人们欢呼着,奔走相告。   这口新井救活了全村人们,但是井水一点也不清,而且还有一股土腥味,再也没有自生井井水的清澈、干甜。也许是上天对村民的惩罚吧!在过去对秀英见死不救。   新井的水质原因,只在特别天旱的年份启用,平常人们还是用老屋内水井,两口井轮番使用,让村子人们平安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自从村里通公路后,自来水也接通了,水井再也没有人光顾,渐渐被人遗忘。故乡的三口井,养育了我们一代代人,我们绝不能忘记她们。一定要记得先有井水,才有我们的存在。   一个地方适不适合人类生存,唯一标准就是有没有供人饮用的井水。而故乡的标志,也正是一口口水井,有水井的地方,都是我们的故乡。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癫痫需要查什么卡马西平治疗癫痫患者管用吗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