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合欢树之恋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都市
   一   二十多年前一个阴雨绵绵的秋天,我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这个山区小县城的中专学习,虽然说是位于一个在小县城里的中专,但在当时这所中专还是在我们省里挺有名的,所以校园挺大,环境优美,绿树成荫,校门口、操场边婆娑多姿的垂柳树的枝条如少女的发丝随风飘逸;教学楼、实验楼旁水杉高大挺拔;校园里的道路两边两排青翠的松树如接受检阅的士兵整整齐齐排列;枝叶繁茂的法国梧桐树下是散发着清香的绿茵茵的丁香花;还有不得不提的合欢树,整个校园只有两株,而这树名还是高年级校友告诉我的。初次看到合欢树,觉得并不起眼,只是操场边普普通通的两棵树,羽状排列的树叶,如槐树的叶子,只不过比槐树叶小得多,毫不起眼,只不过它栽在操场通往图书室的路口,每天我们要从树下经过一两次,偶而坐在树下看看书而已,平时并不多看一眼。而第二年春末夏初时节,在不经意间发现合欢树开花了,毛茸茸的粉红色花朵,看上去是那样的娇艳,仿佛树上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让人心醉,因此常常和好友徘徊树下,静静的欣赏这美景,而好友里面就有锋和芳,锋是我们好友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因此我们几个就一直把他当小兄弟看待,芳是我们好友里唯一一个女生,也可以说是绿叶里的一朵鲜花了。而自从看到合欢树开花的那一瞬间,合欢树就深深的印入我的心底。   现在回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事来,还历历在目,清纯时代的印象是深刻的,可以说那一段是最美好的时光。进了校门,我们四十个互不相识的青春青年很快就融合成一个整体,不是说我们之间没有矛盾发生过,同学之间也常常因小事发生摩擦,甚至还动过手,但这不说明什么,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那个火气不大。但那时我们都清纯而快乐,有理想有朝气,我们结下了单纯而毫无丝丝杂念的友情。但不是说我们除了同学友情外,就没有了其他情愫。渐渐成长的少男少女心中也会出现对异性特殊的情感,我们也不除外。就我们班来说吧,时间长了,就传出某某和某某谈恋爱了,某某和某某约会了,仔细观察的确不一般,所说的那几对关系不一般,这其中就包括我的好友锋和芳了。   锋和芳与我成为好友的主要原因是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爱好,都喜欢看书,喜欢写一点小诗短文自娱自乐,还时不时在校刊校报上登一登,故在班里有秀士才女之称。但和锋与芳不同的是他们两人都喜欢静静的看书,而我除了爱看书外,还喜欢运动,特别喜欢打篮球,虽然打球的技术很平庸,但就是喜欢玩,常常抱着篮球在操场上疯玩,但这也不影响我与锋和芳的好友关系。而我们三人共同的时光就在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后的一个多小时,晚自习下了之后,教室和宿舍通常半小时后就会统一熄灯,而我们属夜猫子的,不想那么早睡,我们常常待在无人的教室里坐在一起看书。因为没有灯,所以我们就准备了蜡烛或煤油灯,等一熄灯,我们就点亮蜡烛或煤油灯,在枯黄的微弱灯光下再看一会书。我们常常交换看过的书,或者就看过的书谈谈自己的读后感,有时我们也互相修改对方写的小诗或短文。当年的学校有规定,熄灯后不准学生在教室里看书,学生科的老师时不时的会巡查,看见我们在教室里看书,就会毫不留情的轰我们走。节假日我们好友就会相约去城外小山的树林里或牛头河边玩,凑上几块钱,买上几包瓜子,大家席地而坐,东拉西扯的聊天;也有时就我和锋、芳三人去莲池边的县图书馆翻翻新到的杂志消磨一整天。   这样的日子过的很快,也很快乐。但时间长了,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到我和他们两人之间好像有点不对劲了,隐隐约约的他俩有时候刻意回避我。有时星期天外出时,他俩就不像以前那样来找我一起去,晚上看书时,虽然还会交换书来看,但总是少了一丝丝以前的默契,在无意中我察觉到他们看对方的眼神里多了一份让我说不清的情愫,是不同于看其他人的神色。有时他俩不等我,就早早的离开教室走了,而我回宿舍时远远望见合欢树下有人影在晃动,依稀是锋和芳的样子。当我回到宿舍时,锋还没有回来,而锋往常比我睡的要早的多。这时听到同学们私下说他们谈恋爱,我清楚了,但同时我心中有了一丝丝的痛,说不出的失落,我也不明白这究竟我为什么会这样。过了好长好长时间,我才想明白,我这是吃醋了,说实话,从内心来说我也很喜欢芳,喜欢和她待在一起,喜欢每天看到她那张笑脸,喜欢和她在微弱的烛光下静静的看书,现在看到锋和芳好了,我有点嫉妒了,更多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苦涩涩的感觉,有点难受。   我不知道他俩什么时候好上的,也可能是他们的性格太相近了吧,早知道我先下手和芳好了,没办法,谁让咱们是好朋友,我只能把这种感情深深的埋在心底。自从我知道这件事后,渐渐的和他们疏远了,首先和最后一排的同学换了座位,刻意的从距离上拉远;其次晚上看书时,我独自一人坐在最后一排,而不是和往日一样凑在他们面前,这样眼不见心不烦。但他们依然在看书时还是叫我和他们坐在一起,我推辞了,时间长了,他们也就不叫了。不是说我们的关系不好了,我们还和往日一样相处,相互交换看过的书,相互修改写的小诗短文。在我刻意的疏远他们的情况下,芳和锋渐渐的习惯了,也就不像以前那样掩饰他们的关系了,在我面前大大方方的交往,我有时候也会开一些让他们脸红的玩笑,惹得他们哭笑不得。但有时候在无意间看到他们头挨头亲亲热热的小声聊天,我内心还是有一点失落。   在我们那个时代,是不容许学生谈恋爱的,学校管的非常严,不像现在,就连中学生都一对对的,更不要说像我们这样的了。而我们那个年代只能偷偷摸摸的谈恋爱,如果被学校发现了,轻者教训一顿,严重者则给予处分。但锋和芳从来没有被老师发现过,而这里面就有我的一份功劳。因为我和学生科的老师比较熟,其原因就是我们常常和老师一起爱打篮球,因此熟识了。前年我们班开同学会,回到了母校,以前的学生科老师现在已经成了副校长,两鬓斑白,但还是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话说回来,当老师巡查教室时,看见我们在一起时,顶多说几句赶快回去睡觉之类的话,什么也不会再问了。   不是说芳和锋不会发生矛盾,小恋人之间使个小性子是常事了,往往是芳对锋发个小脾气,锋就嬉皮笑脸的陪小心,有时候芳不依不饶,锋也会生气,两人就会大吵一顿,芳扭头冲出教室,好几天也不会搭理锋,锋也阴沉着脸,不搭理芳;我们几个好友可就急了,天天劝他们和好,不过越劝他们脾气越大,没办法我们也就不再管他们了。时间长了,我的麻烦可就来了,芳和锋就分别给我诉苦,你不听也不行,在你耳边絮絮叨叨的说半天,让你头昏脑胀。我明白他们的意思,想和好但又拉不开面子,就想找个台阶下,没办法只有我出面了。我就让锋写一张小纸条向芳道歉,夹在书里,然后我送给芳,回信也是同样的方法,谁让我是他们共同的好友,这样一来二往他们就和好如初了。这时我往往摆上架子给锋说,下次在这样我就不管了,再不行锋你退出,我和芳谈;芳说行,我巴不得了,而锋就会在我的背上打两拳说你想得美!就这样又继续徘徊在合欢树下谈心了,看到我好羡慕。      二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很快我们面临着毕业了。我们是从省内不同的地区考上这所学校的,毕业以后原则上从什么地方来回什么地方去,这下可苦了锋、芳和其他恋人。因为在我们班就有八个地区的人,我和芳都是外地人,锋是本地人,我们相隔几百公里,要想留在这里是很难的,因为除了特殊情况外,比如留校、单位特招可以分在一起外,要想留在一起,唉真难!毕业意味着分别,虽然我们在学校时常说毕业后几年几年我们聚会一次,而真正毕业后我们能见几回面,有些同学可以说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对我们来说毕业意味着悲伤,而对于恋人们来说,毕业就更痛苦了,锋和芳也是这样。从面临毕业开始,锋和芳在一起的时候,目光中在也没有往日含情脉脉的样子了,更多的是几分无奈和痛苦,我们常常在一起谈论毕业后的情景,说着说着就谈起他们之间该如何办。我知道锋和芳都努力过,现在还在努力,锋在假期里就到处找人打通关系,争取把芳留在本地,芳也想留在这里和锋一起生活,而努力的争取希望却越来越渺茫,当年就这样难办。但锋跟芳去芳的家乡也是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是锋的父母不愿意,因为锋是他们家的独子,父母不让锋去外地。因此,他们只能面对现实了,他们之间的争吵也多起来了,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他们,更不要说有什么办法了。夜晚我常常听见锋在床上碾转反侧的叹气,也常常看到芳暗地里掩面哭泣;夜晚他们也常常默默无语的面对面静静的坐在桔黄的蜡烛光下发呆。而此时,合欢树有开花了,和往年一样,毛茸茸的花朵还是那样的娇艳欲滴,整个树上仿佛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轻纱。锋和芳在晚上还是常常徘徊在合欢树下或各自依靠在相隔不远的合欢树下发呆,让人看上去是那样的心痛。   离校前夜,我正在收拾行装,一下午没有看见的锋进了宿舍,脸色阴沉沉,一把拉着我走出了宿舍,又叫上几个好友说去喝酒,我知道他的心情不太好,我们大家的心情也一样,就说算了,我们好好在宿舍聊天,锋今天变得很固执,没办法我们只好陪他去喝酒。我想叫芳也一起去,但锋死活不让叫,说不想再见到她。我们来到操场边的草坪上席地而坐,我现在还记得那夜的天空挂着一轮弯月,星星在一丝丝淡云间闪烁,微风习习,是一个特别好的夜晚。锋打开酒,给每人倒了满满一茶杯酒,说今天是我们这几年里最后一次喝酒,我祝大家天天快乐,我先干了,说完就一仰头一口喝干了。锋平时不是这样的人,他很少喝酒,今天这怎么了。锋又说,我今天豁出去了,今天跟你们每人碰一个,不醉不行。就这样锋和我们五六个好友有人碰了一个酒,当碰完最后一个好友时他已经摇摇晃晃了,但他嚷着还要碰,我们几个急了,连忙拦他,锋说各位哥哥,你们就让我醉一次吧,醉了就什么也忘了,说着有点哽咽了。我们不好再拦他,我说,可以,我们就好好陪你喝,不过你现在好好歇歇,不要一个人把酒喝完了,我们没有喝的了。锋看看的确没有多少酒了,就要再去买,我看没办法,只好和其他一个好友陪他一起去,校门的商店已经关门了,我们敲门时,也许商店的售货的小妹妹听见我们喝过酒,吓得不敢开门,锋生气了,说再不开门就要踹了,好在我们几个经常在商店里买东西,商店里的小妹妹连忙开门,我们又买了几瓶酒。在回去的路上,我让同来的好友陪锋先去,我办点事随后就来。在他们离开后,我来到芳的宿舍里把她叫出来,想让芳好好劝劝锋别这样糟蹋自己。芳随我来到楼下,我对她说了锋现在的样子,芳眼圈红了,她说下午他们还在一起谈他们的事,为此还大吵了一顿,他一生气转身就走了,你说现在要我怎么办。说完这句话,芳流泪了。我说反正明天我们就要分别了,你还是好好劝劝他,不要再这样了,他喝醉了,你的心情也会更不好受。芳默默沉思了一会,就跟我来到了草坪,而锋正在那里嚷着和别人碰酒。芳没有说话,默默的坐在锋的对面,静静的看着锋。锋也看到了芳,愣了一下,对芳说,咱们两人相好了一场,还从没有碰过酒,今天我们两碰一个。说完斟满两杯酒,给芳递了一杯。我说你疯了,芳怎么能喝酒,其他几个好友也拦着芳不让喝。芳笑了一下,说你们还是让我喝了和锋的最后这杯酒吧,从此我们可能就天各一方了,今后能否再见面都很难说了。听了芳的这句话,我们都沉默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芳和锋碰杯喝干了酒,锋也默默的喝干了酒,也不再闹着和别人碰酒了。芳说你们大家好好喝,我和锋说一阵话就回来,说着牵着锋的手向不远处走去,我看到他们在合欢树下停下了,在细声说着什么,过了好久才回到我们旁边。锋再也没有喝酒,而那夜,我和另外几个好友都喝醉了。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哈尔滨能把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是哪家怎样诊断男性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