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五月记忆 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外国文学
一   “端午”前后,正是麦熟季节,却也是夏雨频繁的日子。   记忆中,那些“龙口夺食”的五月总是充溢着收获的激情,这激情,又何尝不是一种战天斗地的紧张与热烈?!   我的小学时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有一个专属于麦子的假期,叫做“麦假”,大概有半个月时间。因为老师们都要回家收麦子,而对于还不能算是“劳力”的我们,则是把麦收当做一种是一种活动一种风景。那满地里躬身刈麦的壮观场面,仍然记忆犹新。   从麦子开镰的那一刻开始,每家每户就进入到紧张地收割状态。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就听见父亲在院子里大柿树下磨镰刀的“蹭蹭”声,然后就听到母亲一个个喊我们姐妹几个起床的声音。   我从朦胧中醒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跟着父母亲和姐姐们,走到自家田头时,东方也渐渐地漏出鱼肚白。   开始割麦子了!父亲带着队,母亲和两个姐姐跟着一字排开,他们一人手持一把镰刀,在地头划分好麦垄(一般情况按收割的快慢,比如父亲一次能割六垄,母亲和姐姐们一次割三垄)。为了防止晒伤,那时候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戴一顶凉帽。就是那种用很细的竹条编制的,可以遮住强烈的阳光直射,但又能够透风的大沿帽。两个姐姐却戴着四月八在古城赶集买回来的新草帽,草帽是用麦秸做成的,既轻巧又美观。   父亲弯下腰,伸开左臂揽一把麦子在手中,然后挥动右手的镰刀,让镰刀片顺着麦秆根部平行地一用力,“嚓”一把小麦就利索被割掉。然后再抓住一把麦子,又一次“嚓”的一声,一把麦子又应声割掉,两个姐姐也模仿着父母亲的样子弯腰收割。渐渐地他们的背影离地头越来越远,只能看见父亲的白色衬衫,母亲的月白色上衣和姐姐们的花衣服,艳阳下,那几团不同的颜色在田间慢慢地挪动。   五月的天气,火红的太阳像个蒸笼,炽热的烤着大地,烤着舞动着镰刀的家人们。没过多长时间,大家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父亲用搭在脖子上的湿毛巾擦把汗,母亲也直起腰身稍作喘息。姐姐们的小脸蛋儿在毒辣的阳光暴晒下,已经是满脸通红。直起身子,抹一把汗水,大家又继续热火朝天的收割麦子。炎炎烈日下,金黄的田野中,只有镰刀挥舞起来的沙沙声。   我年龄小不会用镰刀,父亲分了我一个重要的任务——给割麦子的家人们送水。所以我在地头的大柿树下等着他们。   闻着空气中氤氲着清新的麦香味儿,哼着儿歌,我在柿树底下一边欣赏那只时而飞舞时而降落在喇叭花上的小蝴蝶,一边捡着落在地上的柿蒂。每个柿蒂里有一个青青的小柿子,拿回家放一晚上,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小青柿子抠出来,然后用针线一个一个顺序穿起来,挂在脖子上,挂在手腕上,还有挂在脚腕上,形成一串串项链,手串和脚串。带上几天后,小柿子变软了,我们就把它摘下来吃在嘴里,甜甜的感觉,至今还能够记起。   当大家累了歇下来到田头喝水的时候,我看见每个人满脸的汗水和晒得通红的皮肤,心里不免一阵阵的心酸。突然就想起老师教我们读的那首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当时的场景不正是这种诗文的写照吗?我想如今的孩子们,则只会把它当作是一首诗,而永远无法身临其境地去体会了吧?      二   火热的五月是甜蜜的。经过一天紧张有序的收割,在傍晚时分,父亲和姐姐们已经把收割好的麦子装在平车上。父亲在平车的前后各加了一个梯形的木栅栏,麦子可以堆得和一座小山那样高。堆积的时候,必须把上面的麦秸踩瓷实,这个高空作业一般情况下都是由我来做。父亲用一双有力的大手把我举过头顶,举到麦秸的最上面。我站在中间位置一脚一脚小心翼翼的踩着,踩过一层接着再上一层。到了高处,父亲就要用铁叉铲起一小堆摆放在地上的麦秸,双臂用力往上一送,正好送在我脚下的位置。等到平车上的麦垛堆积成一座圆圆的小山时,父亲就停止了手中的铁叉,用一根又粗又长的大绳子,从前往后紧紧地捆住那座小山。捆结实的时候,我顺着大绳子,溜在父亲张开双臂接我的怀抱里。这个时候的我总想撒撒娇,故意用双臂盘着父亲的脖子耍赖,总要让父亲多抱一会。依偎在父亲满是汗香的怀抱里,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甜蜜的人!   五月的晚上是多彩的。每到晚饭过后,队里的打麦场里就热闹起来,有加班碾场的,有筛选麦籽扬场的。   碾场是用各家各户喂养的牛,拉着碌凑在晒干的麦秸上一圈一圈得转,直到小麦籽儿基本掉落在地面才算碾完。碾好后,用木叉把麦秆挑走,地上就剩下麦粒和麦壳儿,收在一起后就可以扬场了。扬场是把麦子用木锨铲起,扔得高高的,凭借风力把麦籽儿和麦壳分离开来。   这些工作是由大人们来做。我们几个小孩就在淡淡的灯光下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在堆起的麦秆垛后面玩藏猫猫的游戏。   麦籽挑好后,孩子们的活儿就来了。我们在这个时候负责撑口袋,大人们用木锨一次次的装入粮袋里,再一袋袋搬到平车上。等到把粮食运回家中时,大家才可以稍微松懈下来,在当天晚上所有人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   等到太阳再一次升起时,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各家各户趁着好天气抓紧晒麦籽,如果老天爷不捣乱,有上三五个好天气,大家就会把晒得干脆的麦籽趁热装进粮屯和粮缸里。一年一度的收麦季节宣告结束。      三   我喜欢五月,是因为这收获的季节也是我出生的时节。每年的五月端午,母亲总会在做饭时把瓦罐里攒的鸡蛋偷偷拿出来几个,煮熟放在凉水里冰凉,然后背着弟弟悄悄塞给我。一边塞一边还高兴地说“明天是你的生日,快吃吧,这就是你生日的礼物!”   然后我会用一双小手捂住口袋,揣着几个鸡蛋在其他小朋友面前炫耀,一直让小朋友们不停的咽口水,我才舍得慢慢得吃掉。因此,小时候是特别盼望五月来临的。   现如今人们早已经丢弃了那些古老的收获方式,用现代化的收割设备替代了人工以及牛马等等的劳作方式,节省了人力物力和时间。到了收获的季节,各家各户只需要出来一个人在田埂等候收割机的到来,顷刻间,干净的麦粒就会像小山一样堆在庄稼人的家门口。那些一望无际的麦田,在短短的一天或者几天就剩下满地麦茬,那些泛着金色麦浪的麦田很快变做空荡荡的原野。   又是一年五月来,却再也不见了“麦假”,也不见了麦田里一个个背着烈日,挥舞着镰刀劳作的人们。麦子依然是这个季节的主角,但它成熟收获的过程,已被岁月更换成另外一种方式。对五月的记忆犹如一颗初夏的种子,永远植在心里,也永远生长在每年都会如期而至的五月。 河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十堰治癫痫病首选哪家医院女性癫痫患者如何治疗呢北京治癫痫选择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