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小舅印象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抒情散文

    我小舅叫蒋铜叶,今年七十有二,目前居住在天下第一庄——石家庄。叫小舅是因为我母亲辈份中兄弟姊妹间他排行最小。

  

  三十多年前他来过一次驻马店,是来探望我母亲和父亲的。据小舅讲他非常敬重我的母亲并崇拜我的父亲,他小时候我父亲在信阳光山县仙居镇当区长,虽然生活非常困难,但小舅没事蹓地走几十里路来看姐姐、姐夫时临走总能得到5元钱零花钱和半支羊腿,让他快乐并温暖着。奇怪的是我母亲始终不怎么待见她这位同一个老爷的兄弟,深层次原因我们小辈的无从探究,只是隐约听母亲说过,我这个小舅野性、匪性,属于那种打不过也得咬你一口并不敬天地不怕鬼神的忤逆之主。但这并不影响我小舅对他们的敬仰和爱戴,仍然来去自如,依然故我。

  

  小舅生就英雄形象:浓眉俊眼,嘴阔鼻挺,手大脚宽,身躯傲岸;小舅谈吐:快人快语、声如铜钟,未语先笑,亲和撩人;小舅行事:杀伐决断刚柔并济,决不拖泥带水。小舅这种落拓不羁的作派倒让我兄弟五人折服,按我三哥的话说:我们是他的粉丝!

  

  这不,小舅在前不久与我母亲通了电话一番云云后,在没有任何铺垫的情况下说来就来,一气儿杀到驻马店,让已经皈依基督教的我的老母亲着实惊得不轻,忙着祷告:万能的主,饶恕这个信佛的异教徒吧,别让他冲了主圣洁的门坎!于是,我这个外甥求之不得让我小舅也是老舅住进了我才乔迁的还算宽松的新居。

  

  三十多年未见小舅,再见小舅远没有想象中的英雄迟暮,他依旧是挺阔的身板,矫健的步履,朗朗的谈吐,爽心的开怀大笑……除此以外还多了份岁月沉淀的儒雅澹泊。小舅这么多年在属于他的一方天地中弃职经商,“违法的事坚决不做,不该讲的话尽量不说。”在体制弊端的缝隙中打擦边球,经营地产、钢铁、娱乐、餐饮业等,玩的是风声水起。靠着质量,信义、交情等游刃有余,经营有方,苦中作乐、自立自强,虽家产未及千万,但却殷实富足绰绰有余。这次探亲还兼有南下北上之业务重任,真个是七十古稀唱大风,英雄迟暮志弥坚呀!实令我辈自惭形秽并从心底里敬佩之!

  

  昨天去高铁风中送老舅离去,强颜欢笑做轻松状抱拳于胸前学唱念做打刚扯一嗓子“这一别……”便哽咽无语,泪水生生被秉性憋了回去,只剩亲情拥抱和抚慰。这一别太沉重,他古稀我天命,天南地北想见面多有不便,我祈我爱的老舅多保重,并叮嘱电话、微信常联络,不准失联,更不准有三长两短,我保证方便时一定去看望他老人家及家人。看着老舅远去的背影,我心里默念:老舅,外甥爱你!我永远会是您老的铁杆粉丝!

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比较好武汉癫痫病权威医院哈尔滨癫痫病研究所

本文标题:小舅印象

本文链接:http://zw.htzkt.com/sqsw/98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