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最后的尊严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散文
摘要:站在岳父的坟前,彼此间相隔不过一米,但也许,这就是人生最长的距离!此时此刻,我再次读懂了当时诗人写这首诗时的心情,怀着对亲人的无限思念!心中想说的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又是一个清明节!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杜牧的千古绝句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站在岳父的坟前,彼此间相隔不过一米,但也许,这就是人生最长的距离!此时此刻,我再次读懂了当时诗人写这首诗时的心情,怀着对亲人的无限思念!心中想说的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岳父去世已经两年了,但是,时间却尘封不住过去的痕迹,记忆中的场景历历在目……   ──他没有了往日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也失去了往日的那份慷慨豪迈的神采,他现在只是一个倦缩在病床上的小老头儿,已经失去了对明天的憧憬,也失去了人生最后的目标。   他是我的岳父,我妻子的父亲,我女儿的外公。是他,让我和妻子差点无法走在一起,也是他,让我在爱情路上整整经历了“六年抗战”,差不多用了打跑日本鬼子的时间,才赢得了这场爱情战争的胜利。但婚后的日子里,我也同样得不到岳父的怜悯,可现在……   岳父的轰然倒下,让他失去了他人生中最后的尊严!   2007年冬天的一天,岳父在和朋友聚会时突然中风,朋友从他的手机中找到了妻子的电话,当我和妻子赶到医院时,岳父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睁大眼睛看着我们,我可以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他内心的无奈和忧伤。   岳父是家中唯一的顶梁柱,他不甘心啊!   人,难道就真的那么脆弱吗?一个“病”字足以摧毁所有坚固的防线!   生命对每个人都一样公平吗?我想不是的。岳父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痛苦,他应该得到些回报的,可是却在他自认为自己最得意的时候倒下了,命运对他真的不公平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岳父的病情在加重,他已完全失去了知觉,就好象对这个世界失去了眷恋,我和两个妻弟轮夜看护,医院里所有的手续都由我一个人去奔走。   十几天后,岳父没有一点生机,医生说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这种病情成功的机会不大。   那一天,我刚从医院回到家不久,妻子打电话给我要我马上到岳父家里去,妻子在电话里的声音已经哽咽。   当我赶到岳父家里时,屋里已经坐满了所有的叔伯兄弟,妻子双眼含泪坐在角落里,我的心很酸,我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滴下,我不忍、也不想、更不希望加重妻子的伤感。   家里的决定是把岳父从医院转回家中,既然医治没有了希望,也就没有必要再去花费钱财,再说家里已是债台高筑,叔伯们计划着怎样把屋子搬空,设个灵堂,让岳父在家里咽下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口气。   妻子的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她是不忍心、看着给了她生命的父亲就这样走完了他人生的路,我扶着妻子的肩膀,让她的头靠着我。   妻子泣不成声,哽咽着说:“不,不要这样!他还可以,他还可以坚持的!”   看着泪流满面的妻子,我的心中有着万分的不忍,面对这种生离死别的折磨,我的心也在流血!   “我不同意这个决定。”对着所有的叔伯兄弟,我说出了要说的话:“我不同意这个决定,更不会放弃医治,出了医院就意味着完全放弃了希望。”   “现在不是不想治,是已经没有了医治的意义,再说了,摊钱也是一大问题。”这是中国普通家庭都在面临着的经济危机,有多少的普通人就因为这种情况而放弃了治疗!   “一分钟一秒钟都有意义。”   我抱紧了妻子:“我不需要你们摊钱,他是我岳父,我为自己尽到我应尽的一份责任。”   妻弟说:“父亲现在很痛苦,我们不想让他丧失他最后的尊严。”   “这个很容易,你今晚就到医院去把氧气管给拔了,他就永远不会再有痛苦了,也不会丧失他的尊严。”   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很静很静,静得可以听到妻子轻轻的抽泣声。   回到家里,妻子抱着我,我们相对着流泪。妻子说,岳父病了这么久,她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今晚,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岳父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植物人,后来变得连呼吸都不行了,医院建议着从岳父的喉咙部开切口,把呼吸管和食道管直接插入肺部和胃部,以延续他那微弱的生命。   那场面应该非常残忍,所以我们家属不能留在现场。   岳父那一声声带着万分痛苦的悲惨嚎叫、冲过紧闭着的病房门刺痛着我们每个人的神经,那种撕心烈肺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撕扯着我们的心!   “不!不要!不要再这样折磨他了!不要啊!”妻子终于忍受不住悲痛,高喊着冲向病房。   我把她紧紧抱住。   妻子在我的怀里惭惭地安静下来,满是泪水的脸上写满了哀求;“不要这样折磨他了,好不好?好不好?”   我扶着伤心欲绝的妻子慢慢地走到楼梯旁坐下,我知道她现在最需要有一双温暖而粗厚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抽泣或发呆,而如今她更要感受到这种抚慰,亲人痛苦的哀号声那怎不让人心伤。   妻子呆呆地坐在楼梯上,双手抱着蜷曲的双腿,眉宇间凝固着伤心与思念,平日闪光的双眼朦胧起来,鼻尖酸酸的,一股股的清泪不间断地夺眶而出,流到嘴角钻进口中,咸咸的,她抿了一下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任凭泪水疯狂奔涌,她捂起脸痛哭失声。   抱着妻子颤抖冰凉的身子,看着她那张流满了泪水的脸,我真想直接冲进病房里换下她的父亲,可我也知道,她同样不希望我有事,但我也只能看着岳父在惨遭折磨,却无法帮他分担一分的痛苦……   我的心里同样充满了痛苦和内疚,是我,是我在所有的亲人面前为岳父争取了留在医院继续治疗的,可我真没想到会经受这种痛苦的洗礼,我也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可我知道不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在这里等待,默默地安慰着身边的每一个亲人!我期盼着岳父能够醒过来,那怕只有一分钟,那怕只是睁开双眼看一看我们,看一看身边的亲人!   也许真是上天的怜悯,被医生宣判了死刑的岳父再次获得了新生!   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后,岳父终于有了生命的迹象,我们把他接回家中,以便更好地照顾他。   妻子通过朋友的介绍,从医药批发部买回了一箱一箱的药品,她完全变成了一个家庭医生,从配药、喂药、打针、输氧、吸痰等等一切都经历了她的双手。   每天的夜晚,我都要去接妻子,陪着她走过一段黑暗而又孤独的公路,但我们人生的路还长,还要继续。   岳父在慢慢地康复,有时还可以走上一两步,还可以说上一两句话,只是歪着嘴巴含糊不清。   他对我的话也多了起来。   “这次看来死不了。”他歪着嘴巴对着我说:“我知道,是你,让我活了过来。”   “不是我。”我笑着对着他摇了摇头。   “是你让自己活了下来,因为你不想死,我也不想,同样我也怕死,所以我们都不能死。”   他对着我颤抖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不放,眼里的泪水缓缓地流出,滴落在手上,继而又歪着嘴巴想对我说着什么。   “不要提以前,那都是过去了,只要你好好地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我握着他的手,对着他微笑。   妻子从一旁轻轻地走过来,扶着她父亲的腿慢慢地蹲下:“爸!以前,都是我们不懂事,惹您老生气了。”   岳父拉着我和妻子的手放在一起,轻叹了一声说:“有些话,我很早就想对着你们说,但一直都说不出来,但现在我都成这样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如果现在不说,也许就没机会说了!”   “不要、不要说好吗?”妻子轻声地哽咽着,已是满脸的泪花:“我们知道,我们都知道,我们只要您好好地活着,好好地活着,好吗?”   我扭过头去,狠劲地抹了一把泪,我不忍、也不舍看到他们父女泪流满脸的场景……   岳父突然间哭了出来,他第一次当着我的面哭出了声,我知道,我这十几年来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委屈都随着岳父的哭声而烟消云散。   然而好的现状并没有眷恋我们太久,岳父在学习走路中摔倒,到医院一拍片,股骨断裂,整个家庭再次陷入痛苦的旋涡,难道上天就这么不公,硬要给这个家庭致以这么致命的打击吗?   又一次的手术,让我们再一次承受了这个痛苦的洗礼。   人生中,有很多不如意的事会接踵而来,这──就是生活。   那天的晚上,妻子对我说,岳父的腿这两天肿起来了。   早上我送女儿上学之后,来到了岳父家里,腿肿得很高!   “痛吗?”我蹲下来问他。   他摇摇头说:“不是很痛。”   但我看得出他很痛苦的样子,我看着他瘦弱而又可怜的身子,看着他痛苦而又要在我面前装着不痛苦的样子,我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其实,我也不懂得说什么才好?   突然间,我看到一滴泪珠在岳父的眼眶中闪动,但它,始终没有滴下来。   我弯腰抱起岳父,招呼着站在一旁的亲人,我们重新上医院。   我真的希望:岳父能走完他一生中──最后的尊严!   生容易、活容易、但生活不容易!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但我知道,这只是人生中的一次经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几乎我和妻子的所有朋友、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你图什么?”我说我图的只是一份我自己应尽的责任!   其实我也怕死,不单是怕死!生、老、病、死我都怕,但怕就可以不死了吗?   朋友们都说:“好象没见你有过什么烦恼,你真的就没有烦恼吗?”   “我当然有烦恼,我的烦恼也许比你们都多,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烦恼,去增加更多的烦恼!”   烦恼,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我们没有理由去选择烦恼,而不去选择快乐。   人生的路还在继续,痛苦的事还会遇上。   生尽欢、死当睡,我将用我全部的执着,去特写那一份属于自己的尊严。   阵阵的鞭炮声把我从回忆中拉到了现实。   弯腰拔净一片乱草,摆下几杯冷酒,烧上一把纸钱,风雨愁煞人,杯土带愁,杂草含烟,竟无言以对,唯有心底弥满幽幽的愁绪和淡淡的哀愁!   岳父!但愿你在那边不再受苦! 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的哪家比较好武汉羊羔疯哪里医院好河北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