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梦想征文】追梦的勇气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摘要:当终于捡起梦的勇气时,回头看看自己犹豫过、放弃过、挣扎过、绝望过的路,原来,在梦的路上,只是那么一小段,而自己竟耽搁了那么久。 梦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是林间鸟语,是天边落日,是春天细雨,是古老故事,是绵绵情意。   寻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充满街景的过程。寻梦的路上,有迷茫也有苦涩,有时会难过、失望,甚至失去寻梦的勇气,连带失去梦的勇气。   但是,梦不会远去,纵使在你苦苦挣扎、灰心丧气时,它也不曾远去,默默地等待着,等你重新捡起它,寻回梦的勇气,把梦实现。   梦都有一个懵懵懂懂、豪情万丈的时候。我曾幻想着长大后要成为女博士,我要当大学老师,我要当大作家,我要让很多很多人认识我,让认识我的人为我骄傲。那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要真正做成一件事其实是很难的,只是傻傻的,想什么就是什么。不去想实现一个梦想的成本,也不想梦想之所以称为梦想,是因为它实现的困难性。   追梦的路上,也有豪情万丈、奋力拼搏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充满干劲、不知疲倦、志得意满的。小学时,知道要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有好的工作。所以,从小到大,没有人管过我的学习,父亲在世的时候,也不曾因为我的学习说过我,他去世之后,再也没有人真正管过我什么。奶奶不识字,但她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也不曾嘱咐过我一句半句,因为她放心我。我自己在求学的路上走得很稳,因为我知道我有梦,要努力学习,将来才会实现。我研究着每个老师的教学风格,每天写一点只有自己欣赏的、洋洋自得的文字,想着以后站在大学讲台上的自己,想着捧着自己写的书,细细品读的自己。我学习着一种叫做坚强的东西,在追梦的路上独自走着。   但是,追梦的路上,也有迷茫、发生偏移的时候。有谁真正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呢?大多是揣着自己的梦想去走了另一条路,而梦想,永远只能是梦想。高中的时候,出现了短暂的迷茫期。不知道自己要考什么大学,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那个时候对自己的梦有了一定的认识,作家梦,这辈子应该是不可能实现的,我相信自己仅仅是喜欢,就算是爱,也绝对不可能把文学当做事业。所以,高考之后,报志愿时我在文学上面犹豫了好久,最终六个专业里面没有填文学。我在上大学之前放弃了作家梦。我喜欢法学,搜了各个学校的法学录取情况,默默地记下来,但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报法学。我的初中、高中老师都说法学就业很难,是比较冷门的专业,就业前景不是那么好,建议我报金融、经济、会计一类比较热门的专业。那时已经变得很实际,一切都是为了将来的工作,再喜欢将来没有好的发展又能怎样呢?最后我前两个专业填了金融、经济一类的,第三个是法学,准备听天由命。如果被前两个其中一个录取了,那我就与法学无缘了。最后很巧的是前两个专业因为太热门,录取分数太高,我被调剂到第三志愿,进了法学。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喜欢,直接报法学就可以了,费这么大事纠结最后还是进了法学,是缘分还是命运?   但是,在上大学之后,我开始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言梦的。   我的父亲在十一年前去世,我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母亲,一个年迈的奶奶,一个遗传自母亲智力残疾的妹妹。在那个难熬、闷热的夏天,我接到了来自岛城的录取通知书。有考上大学之后的惊喜,有对未来的新奇。在一个星月平静的夜晚,五叔问我,考上大学了,对以后有什么想法。我当时完全是一种年少轻狂的状态,想当然地认为问我的想法就是问我之后的打算。我还记得当时我毫不在乎、不假思索地回答:“想法啊,能找到好的工作就工作,能考研就考研呗。”我相信几乎所有刚刚接到通知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从来没有觉得这种想法有什么错,直到听到五叔说,你不能光想你自己,家里好不容易把你供到读大学,上完了你可不能就这样远走高飞了,你得给家里一个承诺,你得做下保证。我顿觉脸上无光,我只想到了自己,没有想到我的家庭为我付出的艰辛,需要我来回报,而且我必须回报。“你不能自己有出息了就不管家里了,你妈和你妹妹跟着你吃了那么多苦,你必须得回报,以后要让她们过得好。你们奶奶不用你管,有我们,你管好你妈和你妹妹就行了。最好是大学毕业就能工作,考研这样的事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能想的。”我当时感到的是无边的压力,我不喜欢欠谁,不喜欢背着债行走,尤其是人情债,而这个债是我可能一辈子都还不完的。我才知道,我的路,不是我一个人的。在我追梦的路上,还有许多人出现,但他们不是陪我寻梦的,也不是陪我追梦的,是时时提醒我,我的梦超出了现实,需要调整,或者少做白日梦的。   带着这样的期望和压力,带着我的博士梦、大学老师梦,带着一身债务——人情债和金钱债,我来到了岛城。我喜欢这里。这里的冬天比诸城暖和,夏天比诸城凉爽,而且我在高考之前已经查得很清楚,这里自然灾害少,不会有滑坡、泥石流,也鲜少有地震——我每天都怕自己哪一天遇上自然灾害丢了小命。这里有海,有山,离家近,周五没课的话就可以回家过周末,所以除了风太大太频繁让我有些受不了之外,我几乎觉得这里就是我生活的天堂。我特别想留在这里,以后工作、生活都在这里,不再回诸城,不想忍受寒冷——虽然诸城也不算冷,但总比青岛冷。我也不想回去看到那些让我伤心的地方,那些人。这种要留下的欲望不比要上大学弱多少,甚至觉得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地方能让我这么喜欢了,好像离开了这里我就不能好好活一样。   进了法学院,才知道这个学校的法学是大法学,到大二还要分专业。而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自己以后的路,这让我们大呼上当,谁知道青大的法学院还要再分专业的?报法学的都是冲着法律系来的,谁愿意去学社会工作、边防管理?为了进法学专业,很多人不得不像对待高考那样,埋头苦读。而这时,我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法学是我们学院最好的一个专业,报的人很多,就业竞争也很大,其他的专业例如社会工作虽然比不上法学,但是学的人少,而且中国现在这方面的人才比较少,未来的就业前景比较好,只是这个未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当时以为自己是法律专业时已经下定决心将来要在法律界做出一番事业,面对分专业,我又一次犹豫了。经过了一个学期的纠结、斗争,终于在报志愿的那一刻下定决心,第一志愿是法学,第二志愿是社会工作。经过激烈的竞争,我最终进了法学专业,进了现在的法律系。日子有条不紊地前进着。   “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你小刘家奶奶那天来和我说,闫家的小儿子和姜家的女儿亲事没结成,姓闫的想和我们家结亲。你看这事行不行?”奶奶说出这句话,让我很是震惊。我没有经过思考,脱口而出:“我不同意!”奶奶白了我一眼,说:“你别我一说你就蹦高,你看看咱们这样的还能找个什么样的?你妹妹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都知道她脑子不太好,一般人家谁敢要?”我不愿意,我知道妹妹遗传自母亲是都知道的事,但是要让我自己承认我有这样的妹妹,只能有一个这样的归宿让我很难过。我问:“姓闫的多大了?”“大概三十岁了吧。”我冒了火,不管不顾地说:“三十岁?您让我同意把我十六岁的妹妹嫁给他?他比我还大八岁,要是真成了他还得叫我姐姐,我怎么受得了?我很在意这个!”听了我的话,奶奶的语气里充满了苦涩,状似安慰我,说:“她们都说趁着我还在世给看着说一门好的亲事,等我死了就没有人管了。闫家家里是穷点,但是父母都健在,能帮衬着过日子。年纪大点没什么,能好好过日子就行。再说,你看看我们家那间西屋,在屋里能看着天,下雨漏,找了你们叔叔好几次,都推脱不管。这要是和他成了就能让他照应着我们点,把那间屋子修一修,平时给帮点忙。这样的家你还别看不上,更好的现在还真没有。”“真的要这样吗?可是我还没找对象呢,怎么都不来给我说啊?人家说我们家有这样的孩子,怎么说都无所谓,咱们不能也把她当精神病人来看吧?她比我妈强那么多,我妈都能找到我们家来,为什么她就不能找一个更好的婆家?我们就要这么认命了吗?咱家的孩子哪里差了?一米七的个儿,又不丑,脑子也没有真的坏到什么地步去。为什么要找一个那么老的?她才十六岁!”我不相信,除了现在急急忙忙答应闫家,以后就不会有更好的人家了。“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就跟她说一声,就说你妹妹还小,现在不急。”奶奶最后无奈地说。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以后每次我回家,都会听到奶奶说这样的话,说是和我商量,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只不过就是想把我说服。又一次,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说:“您要是真的是和我商量,我就明白地告诉您,我就是不同意。您要是已经决定了,只是想告知我一声呢,以后就不用再说了,再说我也是不同意。如果这事真的成了,他给修了房子,他来这里住,我以后还回不回家了?这到底是谁的家?就算现在定下来了,到结婚还有四年,四年会发生什么我们能预测吗?大不了以后我不回家了,我不喜欢十年没有男性的家里突然来了个男的理所当然地住在这里。大不了我就在青岛不回来了,我也不会想你了。”说到这里我哭了,谁没有一个公主梦?谁没有一个自己做主的青春?我们都没有。我真的不会想奶奶吗?这只是气话。我们姐妹两个的路就走得这么难吗?是的,在这样的家庭里,我能上大学,已经是万幸。妹妹可以自己选择爱情和家庭吗?她现在爱情什么的都不懂,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懂的时候。   虽然我极力反对这件事,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在潜意识里,我还是认同奶奶的看法的,我不能保证在她不在的时候,我能把妹妹的将来安排好,也不能保证,我们能把日子过得像她在时一样虽苦犹甜。可是,我怎么忍心,让我正在花季的妹妹的一生都拴在了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身上?而我的梦想,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又值得了几斤几两?如果不是我坚持着自己可笑的梦想,我的家人就不会跟着我受那么多累;如果我已工作,她们就不会跟我一样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如果我没有上大学,我现在就可以结婚,成一个家,不会再给家里添麻烦。我的博士梦,我的教授梦,我的作家梦,只是我一个人的梦,不是我奶奶的,不是我母亲的,不是我妹妹的,更不是我的叔叔们的。可是,我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不只是为我自己活的。我越来越多地想起五叔在我刚考上大学时的那番话,我必须要回报我的家庭,我不能只管自己。   初中的时候迷了一阵星座,很喜欢看关于摩羯座的适合职业。那上面说摩羯座的人适合做律师,法官,老师,还有几个,我就记住了这三个。可是我虽然觉得优秀的律师很厉害,很让我羡慕,但我内心非常排斥做律师,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以后要去做律师。虽然那个博士梦、教授梦还在,但已经没有那么清晰,有时候,会怀疑自己,这样的坚持、这样的梦有意义吗?我的家人时时向我灌输,让我毕业就要找工作,然后结婚。我是一个比较不喜欢别人安排我生活的人,对于别人的指点,我一般第一反应就是反感。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毕业后工作对于我的家庭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毕业后工作得不来的。   我开始思考我的梦。自从明白自己的大学不是为自己而读,人生不是为自己而活之后,我还没有仔细思考过我那些年的梦。如果我要想留在现在的学校当老师,那么我就得读到博士,而以我目前的环境来看,我是不可能读到博士的。而且,能不能读研究生还是一个很大的、亟待思考的问题。这样一来,我的博士梦、大学老师梦就一起被碾碎了。那么我曾经的梦,就这样一个也不剩了吗?   我迷茫着,挣扎着。大二下学期期末考试之前,周嘉璟突发奇想,找几个同学一起在暑假开辅导班。我开始觉得这根本就是胡闹,一群还未涉世的孩子,在人生地不熟的青岛,带着一群小学生,能做出什么成功的事来?但是就是在那样不自信而且有点瞎折腾的情况下,我们轰轰烈烈地开始了,并且艰苦地撑了一个假期。我想,如果以后当不成大学老师,这也算圆了我的老师梦,虽然这个梦实现得不是那么美好。   刚刚开始宣传的时候我们都信心百倍,憧憬着暑假的多姿生活。但是到报名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没有人来。报名第一天,我们把教室收拾得干净整洁,准备好一切,等着家长、学生们来。周嘉璟还专门秀了一下他的书法,用毛笔写了好几张报名表……上午,没有人,我们自我安慰,没事,大家上午都忙,下午就来了。下午,没有人,我们安慰自己,没事,才第一天。晚上,我们大眼瞪小眼,失望无比。第二天,没有人;第三天,来了两个人,还不确定能不能留下。我是那种反应比较慢的人,当时在大家都很失落的情况下,我还安慰他们,但是等我回到学校才慢慢回过味来,难过得想哭。我还不知道这应该算作一次并不怎么光彩的创业,只是凭着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热情和对朋友的义气一头扎进去不顾后果,傻乎乎地乐。到了最后,总算来了一些学生,那时已经没有心情去考虑钱多钱少的问题了,只是想,反正暑假已经决定不回家了,学生不多,我们可以再找一个兼职,轮流上课。再怎么说,那里也是我们几个的家啊!日子就这么悄悄地过,我每周的三天上午去做家教,剩下的时间在辅导班上课。每天很忙很累,也很开心。有时冒着暴雨,穿梭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有时顶着烈日,等待着一辆又一辆公交车。在和小朋友相处的那段时间里,我想,如果就这么过下去,也是不错的。如果我做不了大学老师,那么就去做个小学老师也是可以接受的。 哪家云南医院治癫痫好湖北哪所医院可以治疗癫痫辽宁公立癫痫医院羊癫疯能治疗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