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征文】深深的肉坑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QQ签名
无破坏:无 阅读:1783发表时间:2015-09-22 11:27:30 摘要:娘,老了,是为我老的,我老了,是为了女儿老的,那深深的肉坑是娘爱女儿落下的痕迹……    一、   上班的路上,总能看到两位老人安详地坐在路边一树绿荫下,有时候紧挨着,老爷子侧身扑闪着手中纸扇为看报纸的老伴扇风,有时候紧挨着,老奶奶拿着水杯递到看报纸的老爷子嘴边,有时候中间放着水杯和扇子,两人不远不近地坐着,各自平静的拿着手中的报纸,静静的低头看着,参差的白发在阳光下闪着银色的光,柔柔的风扫过,拂动老人面颊,也把报纸的一角轻轻掀起,缓缓落下,恬淡,慈祥。   路人走过都会不自觉放慢自己的脚步,眼神羡慕着,一天,两天,三天……每次会有走近他们的冲动,每次都因为时间太紧而匆匆飘过。   周末,虽然加班,不似周一至五必须准时,再次路过两位老人,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惶恐扰了他们的平静,假装拍摄远处风景,镜头掠过两位老人身影。   到了这个年纪,红尘中的日子不再浮光掠影,不再时而清晰时而恍惚,整个生活幻化成一个字:淡。淡了天上的云,淡了空气中的香,淡了菜中的油盐,淡了衣上的颜色。   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自己的未来,五年,十年,那里坐的其中一个便是我,另一个……没想。   二、   年轻是浓烈,色彩的浓烈,如年轻时自己的文字中喜欢用的形容词:绿油油,黄橙橙,红艳艳。口感的浓烈,如年轻时喜欢吃的零食:未熟透的杏,咬一口酸得一跳老高,满嘴的流哈喇子,硬硬的糖块,不喜欢含着慢慢的感受丝丝的甜,而是咔嚓咔擦嚼碎,满嘴的爆甜,情感的浓烈,如年轻时的热恋,爱到浓烈可以死去活来,恨到极致可以活来死去。   三、   一直觉得母亲是健康的,是可以长生不老的,虽然知道自己这想法很孩子气,但,还是禁不住每天都这么想,也许,因为母亲一直生活在自己身边,总被母亲当小孩呵护的原因吧。   一直觉得母亲是年轻的,虽然母亲的一头白发每天都会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虽然母亲的耳朵越来越听不见我们近乎嘶喊般的声音,虽然母亲摘掉假牙后整个嘴巴都瘪了进去,但是,一直觉得母亲没有老,她还很年轻。   直到有一天让母亲到车站帮我拿行李时,看到母亲的脚步已经蹒跚,直到上个星期最近去医院诊断出母亲的腿疼是老年性关节炎,才真正意识到母亲老了。   四、   小时候,记得母亲每到晚上都会用手在自己的脚踝上面一寸的地方按一下,被按的那个地方皮肤会深陷一个坑,深陷下去的肉长时间弹不起来,母亲说那叫浮肿,是走路走多了,没事的。   小时候,总期盼自己能生病,可以偷懒,每当自己累极的时候,就会学着母亲拿手去按自己的腿部的那个地方,期盼那个地方也会出现一个深深的肉坑,可以让娘看着心疼命我休息,令人失望的是,每次无论武汉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我怎么大力的戳大力的按都不会出现一个深深的肉坑,那一分钟沮丧的知道自己还要继续干着不愿意干的活。   五、   母亲是一个倔强的人。   再次发现母亲的腿浮肿是两个月前的事,晚上与母亲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习惯的把自己的手搭在母亲的腿上,轻轻地揉着,母亲的腿明显的粗壮,不像是吃胖的粗,急忙拿手去按,被母亲挡了回来,嘴里说着:就是今天去郊外给你买花生米走路多了,有些胀而已,没事,没事,最近也吃胖了。   早上,母亲习惯了起床换衣服去厨房熬粥,看见母亲的腿上杂乱无章的贴着几张风湿膏,轻轻问母亲:娘,你的腿?母亲急忙换上衣服,淡淡的回答:下雨天,腿有些酸,人老了,都这样的,不用担心,没事的。说罢,进了厨房,开始一天的忙碌。   母亲脾气大,性格倔强,这是家里家外邻居亲戚都知道的事实。不想惹母亲生气是我一贯的想法,总觉得孝顺的定义首先是不惹母亲生气。   妹妹孝顺的定义和我不一样,母亲不对的地方,她是一定要纠正的,不怕母亲不高兴。周末,妹妹照例从香港回深圳陪母亲,晚上陪母亲看电视成了妹妹的特权,妹妹和我一样的习惯,喜欢靠着母亲把手放在母亲的腿上轻轻揉着,坐在对面的我,发现妹妹的手停了下来,伸手就按,被母亲伸手阻挡,妹妹推开母亲阻拦的手,撩开裤腿在母亲的腿上轻轻按了下去,小时候见过的那个深深的肉坑再次显现,母亲嘴里说着没事,妹妹终还是生气了,埋怨母亲不该瞒着我们。第二天一早,坚决的带着不情愿的母亲去了医院。   检查的结果是可以接受的:骨关节炎。严重的程度是不可以接受的,老年性关节炎不可以爬楼梯,走长路,吃药可以暂缓痛楚与浮肿,严重需要动手术。   四楼,对于平时的母亲如履平地,而今,因为腿疾她不能下楼,无论我如何轻言漫语的告诉母亲,别下楼,等腿好些吧。无论妹妹如何严词提醒母亲不要下楼,母亲还是趁我们上班的时候下楼去超市买生鲜蔬菜回来变着花样做给我们吃。   晚上,一边陪着母亲看电视一边与母亲聊天。   母亲说:我是个闲不住的人,你是知道的。   我说:嗯,我是知道的。   母亲说:我要趁我能走动的时候,多出去走走。   我说:嗯,过段时间吧,等你的腿好了就出去走走吧。   母亲说:没事的,人老了都这样。   我说:娘,我从没觉得你老,你怎么就老了呢?   母亲说:七十多岁的人了,怎么会不老?你自己都五十治疗癫痫方法都有哪些呢了呢。   我抚摸着母亲的膝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父亲去世后,母亲是孤独寂寞的,性格渐显孤僻,孙子孙女都在遥远的老家,我们每天马不停蹄地上班,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陪陪母亲,稍稍让人感到慰籍的是母亲每个周末会去荔枝公园约会老乡群,那是她精神上最充实的活动。如今,把母亲困在屋子里,等同于把她囚禁起来,把她唯一的精神慰藉剥夺了去,如果论起遭罪,囚禁的感觉比腿痛更让她难熬。   妹妹建议让母亲回老家养着,老家有院子有儿子孙子,还有一些聊得来的老邻居,虽然知道这个建议是最好的,自己的心却总是沉重不安,弟弟们各自有自己的工作,忙起来比我们还忙,真真担心闲不住的母亲回去会比在这里更忙碌……   还有,母亲回去了,我想她了怎么办?   六、   人,生活在习惯中,一旦习惯了一个生活模式,是不愿意改变的,一旦改变,新的生活模式需要长时间的适应,这种适应会造成心理的不适。母亲的回去,最令我不能接受的是家里的空寂,这些不适会让我因失落而思念然后担心,担心母亲的腿疾,母亲最怕给孩子们添麻烦,她身体不舒服,从来不说,如果我们发现问及,母亲也是轻描淡写一句而已。   母亲在,母亲的爱便弥漫着整个家,从每晚的老家馒头到每早的小米清粥,从母亲自己晒的菜干到超市的鲜肉,从老花镜到针线盒,随便我需要什么,只管叫一声,妈妈我要……。   习惯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和母亲顽皮地打着招呼:娘亲,我走了,挣钱钱去喽……母亲总说要追问:忘东西了没有?钥匙,手机,眼镜……我缓缓地下着楼梯,支着耳朵听完母亲的这句叮嘱,人已经到了楼下,急忙回应:没忘。吓的在楼梯间溜达的狗“噌”一声蹿回自家屋子去了。   习惯了晚上与母亲一起看那些烂到掉渣的抗日连续剧,习惯了边看边啼笑皆非的听母亲不着边际的讲解电视剧情以及驴头不对马嘴的人物角色的互换,习惯了母亲夜半忽轻忽重的打鼾声,这一切如果被母亲带回家去了,我会长时间不适应的。   习惯了年轻气盛的母亲,忽然之间很难接受母亲老了并且得了老年病这个事实,年轻的母亲哪里去了?什么时候开始老的?不知道,没觉得,随便我怎么回忆,都无法确定。   我心疼着我的女儿,母亲心疼着她的女儿,三代四女生活在一起,母亲操着三代四个人的心,不但要操自己女儿的心,更多的是操着自己女儿的女儿的心,总之说来,这女儿也好,女儿的女儿也罢,没一个叫她省心的。   七、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母亲开始唠叨,动作开始迟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太多的亲情就是这么瞬间发现变化的,夫妻不和了,谁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和的,父子生分了,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开始生分的。   写这文字的时候,又想起因病去世的父亲,几次眼泪溢出眼眶,去洗手间洗脸照镜子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和母亲的容貌相像,于是,想起了自己的老。   那次,和女儿面对面聊天,女儿望着我的头发,玩笑般地说:妈妈,你真的老了,鬓角有了一半的白发。我不当回事的打趣道:不老是妖精。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母亲老了,自己也已不再年轻。   女儿不经意的玩笑话,此时是如此的震撼着自己的内心。人人都要老的,这是自然规律,人老了,身体机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退化,出现种种疾病,如自己时常酸痛的腿关节和胃不适。   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攫取着自己整个身心,一向强大乐观的自己被母亲的腿疾击溃了整个精神世界,这会儿才知道,自己的精神世界是多么的脆弱,自己的快乐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真真是劝得了别人劝不了自己。当别人面临时,自己有着那么多的说词,到了自己,便一句话也没有了,除了无奈和惶恐。   八、   今天下班早点回去陪母亲,明天下班早点回去陪母亲,后天下班早点回去陪母亲,母亲,我不管你嘴上说你自己在家多么的自由,多么的安静,多么的自在,就算你嫌我吵你,嫌我闹你,嫌我扰你,嫌我烦你……   母亲,我再也不相信你经常挂在嘴上的那句话:我没事。   共 34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