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爱的泪痕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小说
“叮咚――叮咚――”门铃响。   田心打开门,是快递员。从他手里接过快递,是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心花怒放,情不自禁地举着录取通知书欢呼起来:“噢,噢,爸妈,我被南京大学录取了。”   爸妈看到女儿的通知书,就像喝了清醇的酒,嘴角也露出了笑,笑得连满脸的皱纹也都舒展开了。   晚上,爸爸买来好菜,妈妈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满桌的美味佳肴,一家人边吃边聊。   “来,我们祝贺丫头,总算考上大学了。来,干杯!”爸爸笑眯眯地举着酒杯说。   “爸妈,谢谢您们,有您们的功劳啊!来,我敬您们一杯!”   “丫头,你最喜欢的南京大学,是不是?”妈妈微笑地问。   “妈,是的。”田心点了点头。   “丫头,你是个倔丫头,我从小就顺着你,我不知道这样对你算是好呢?还是不好?现在要离开家了,以后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自己面对了,我觉得你有时侯不能太倔。”   “妈,我会好好的,您放心!”   “丫头,爸妈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如今你是一个大姑娘了,离开家了,以后的路就靠自己走了。”   一晃,到了开学的日子,田心离开家乡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   到了南京大学,校园里到处挂着欢迎新生的横幅,来校的新生也是接踵而来。   “喂,这位同学,是来报到的吧?”   “是啊!”   “我是前天来的新生。听你的口音,是武汉人吧?”   “是。”   “那我们还是老乡呢,我是武昌的。”   “你是哪个系的?”   “外语系的。”   “那你呢?”   “测绘系的。”   “测绘系啊,在这儿直着走,到了十字路口往右转,前面300米处就是。   “哦,谢谢!”   “就你一个人,提这么多东西?来,我来帮你,带你去报到处。”   田心来到了报到处。“你好,同学,欢迎你!”   “老师好!我叫田心。”   “你叫田心?是哪个系的?”   “是测绘系的。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   “好,欢迎你!你们系的女生宿舍在那边,那里有一个指示牌。”   “好,老师,谢谢!”   田心办完了报到手续,提起行李往宿舍走去。“田心,这么多东西很沉啊,我来吧。喂,田心,你的名字很好听。”   “是吗?”   “当然是。我叫杨亮,今晚我请你吃饭。”   “不用啦。”   “别客气,谁叫我们是老乡呢?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出门在外,老乡最亲嘛!”   “看来你的嘴还挺能说的。”   从此,田心和杨亮在学校里互帮互学,来往密切,后来发展成了一对恋人。   这天,夜幕降临,校园的灯光亮起,夜色里的花木枝叶在不停地点头、招手,那些绽放的花朵在含羞微笑。杨亮牵着田心的手,站在一棵梧桐树下,说道:“田心,我爱你!等着你!海枯石烂不变心!”   【二】   大学毕业后,田心回到了武汉,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杨亮在网上应聘,来到了珠海一家外企大篷车就职。   半年来,田心的心里,就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她日思夜想,茶饭不香,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杨亮的身影。   这天,田心和爸妈商量,提出要去珠海和杨亮一起工作。爸妈惊呆了:“丫头,你不是吃错药了吧?尽在胡说。”   “妈,您说什么呀?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田心撇着嘴撒娇地说。   “丫头,你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去哪儿我们都不放心?”   “妈,我长大了,不是小孩了,有什么不放心?”   “丫头,放心?你叫我们怎么放心?不管你怎么说,我们也不会放你走的。再说,那个杨亮家境不好,又没有爸,个子长的像个干麻雀,我们看来看去总不顺眼。哼,我真不知道你这丫头是怎么想的,倒把他给看中了?真邪火!丫头,听妈的,我给你找个比他强十倍的小伙子。”   妈妈的一席话,气得田心哭肿了眼睛。   几天后,妈妈经周阿姨介绍了一位董先生,把田心约到了酒楼。   “你好,小姐,你是……?”   “我叫田心。”   “哦,田心小姐,请坐。喝茶。我叫董成惠。”   “不客气。”   田心坐了下来,手拿着茶杯,心想:“董存惠,哼,还董存瑞、黄继光呢?还想跟英雄靠近乎?这家伙块头挺大,他穿着休闲装,清瘦的下巴壳,高耸的肩膀,显得很没有生气。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奇怪的明亮,不过并不是炯炯有神,发光得像猫儿的眼睛一样,而是坚定诚实的。”   “田心,这是菜谱,你喜欢吃什么?”董成惠客气地说。   “随便,你点就是了。”   “田心,来杯红酒?”   “我不喝酒。”   服务生端来了饭菜,田心只是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   “田心,这还有菜,尝尝啊?”   “我吃饱啦,你慢慢吃。”   “田心,经周阿姨介绍,今天能认识你我很高兴,我们一回生,二回熟嘛!”   “董存惠,虽然我们初次见面,但有句话我要事先告诉你:我是一个没有生育能力,又离过婚的女人。以你这样的条件,你愿意和我继续交往吗?”   董存惠听到这话,突然像被一柄重锤砸晕了头,眼睛发呆,张着个嘴就像一尊泥塑。连田心什么时侯走的,都不知道,这真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全不知什么滋味儿。   田心回到家里,不声不吭。   董存惠打电话给周阿姨,发了一顿火:“阿姨,您介绍的田心,人是长的不错,学历我也看好,当时我看到她真还差点神魂颠倒,是我心目中相亲的人。可是,她说是自己是一个没有生育能力,又离了婚的女人。阿姨,您事先也不了解清楚,把我当二手买卖店啦!我爸妈相信您才拜托您的,您太让我失望了。”   田心的妈看到田心这副样子,怕惹恼她,就去找周阿姨问了个明白。   “田心,你这个死丫头,给我出来。”田心妈气得脸红脖子粗,回到家里就吼了起来。   “妈,您都知道了?”   “死丫头,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下子就被你搞砸了。人家董家是集团公司,有头有面的人物,董存惠这孩子高大帅气,谦虚好学,不摆架子,你说人家是哪点配不上你。这样的好小伙,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可你倒好,成心的是不是?”   “妈,有头有面的人物怎么啦?就高人一等,我才不稀罕呢!”   “傻丫头,嘴里还在胡嚼,没有一点收敛。妈妈这辈子受尽了苦,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大。向给你找个条件好一点的婆家,不就是想让你过上好日子吗?”   可怜天下父母心。田心妈又托人给田心介绍了一个对象。是华中科大的一位教授,还是个博士后。   这天晚上,田心着一身男儿装,头戴鸭舌帽,来到了咖啡店。   他们点了两杯咖啡,边喝边聊。   在微弱的灯光下,田心忽儿发笑,忽儿发呆,嘴里时不时地嚼着口香糖,一会儿吹着大泡,一会儿吹着小泡,手还做着小动作。   “喂,小姐,你看上去像个萌童,我给你一个忠告,你以后还是别相亲了,这多丢人?因为没有人会喜欢你这种既邋遢,又没有女人味的假小子。”   “不喜欢……不喜欢你可以走啊,咱俩谁也不耽误谁?哼,一个大男人啰嗦什么?你以为了不起啊?”   回到家里后,妈妈扳起脸问了起来:“死丫头,人家打电话来了,说你是个假小子,装傻,没有诚意。死丫头,存心要把这相亲搅黄了?你知不知道,为了这相亲,我花了多少心思。死丫头,过来,存心气我是吧?为什么这样?”   “妈,我不想相亲。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有我喜欢的人――杨亮。”   爸爸一副焦急的样子,说道:“田心,有什么情况慢慢说。你是什么样的人,爸心理最清楚,和家里好好商量,你妈说的也都是为了你好。”   “爸,我不要嫁给有钱人,我要嫁给我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   “傻丫头,你怎么知道相亲,就不会碰到你喜欢的人呢?”妈妈很气恼地说。   “妈,因为您给我找的都是有钱人。”   “傻丫头,所以你就这样糊弄我?”   “妈,我和您的人生观、价值观不一样,您觉得只要我嫁个有钱人,就可以幸福。可是,我不这样觉得。所以,我以后再也不会去相亲了,我有了我喜欢的人。”   “傻丫头,这女人啊,是菜籽命。落在好的土地上呢,就能茁壮成长;落在石旮旯呢,连生存都是个问题了。女人这一生啊,跟的人好,幸福一辈子;跟的人不好,是辛苦一辈子。妈是过来人,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那个杨亮要钱没钱,要人样没人样,你是鬼迷心窍了?”   “妈,您要搞明白,是我嫁给他,不是您嫁给他。是好是坏都是我,因为我爱他。”   “死老头子,你看你女儿说的什么话。你都听见了,你也不教训她,都是你宠坏的。”   爸爸挠了挠后脑勺,说道:“田心,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那你今后的打算呢?”   妈妈气的浑身发抖,吼道:“死老头,什么道理?什么打算?说来说去你还支持她啊?”   “爸妈,我老实告诉您们,下个星期我辞工了,我和我的闺蜜――肖玉姐(武汉大学测绘系毕业)要到珠海去,杨亮已经给我们找好了工作。”   “傻丫头,你是要气死你妈是吗?”   之后,田心的妈真的气病了,去医院打了两天点滴,还煲了两副中药调理,嘴里老是唠唠叨叨地不停。   【三】   几天后,妈妈想通了:女儿大了,她的事她作主,她的前途她把握。她和老头子商量,还跑到银行办了一张两万块钱的卡,要送给田心。   这天,风和日丽。中午,爸爸开着车,把田心和肖玉送到汉口高铁站,妈妈拿出银行卡塞给了田心,说道:“丫头,这张卡你拿着,到了珠海给爸妈报个平安。”   “妈,我有钱,这钱您留着自己用。”   “丫头,妈还有。只是怕你饿着肚子,你自己多买点营养品,要好好照顾自己。”   “妈,我会好好的,请您放心!保重身体。”田心说着抱住了妈妈,泪水不停地往下流。   “丫头,好了,听话。妈想你了就去珠海看你,嗯……”   田心和肖玉坐上了11:35分G847车次的高铁。   飞快的高铁像风一样穿行着,仅4小时20分的时间就到了广州南站。原本普通火车需要的十几个小时一下子缩短了四个多小时,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如今的科学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出行带来了便捷。   下了高铁,换乘了到珠海的城际轻轨。车内洁净、平稳、舒适,好像和高铁没什么差别。看着窗外,那高楼、田野、树林一掠而过,48分钟,就好像刚打了个盹,就到了拱北――珠海站。   杨亮开着公司的车来到拱北,打通了田心的手机,很快找到了她们。   “田心,你……你还好吗?”杨亮说。   “我还好。”   “你呢?”   “你看,好好的。就是……就是想你啊!”   “嗯,看你说的。”   “看到你,我就开心了。走,车停在那边。”   “嗯――,拱北这地方不错啊!”   “是啊,拱北口岸是全国第二大口岸重地。毗邻澳门,陆地与澳门相通,地理位置特殊,是‘一国两制’交汇点。口岸日均客流量在30万人次左右。底下是购物广场,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往前走就是莲花路步行街,街上的行人络绎不绝,熙熙攘攘;往右手500处就是海边情侣南路。到了晚上,这里夜景美丽迷人。”   “肖玉姐,到时我们姐妹俩来看夜景、赏月亮、数星星,听听大海的波涛声。”   杨亮拉开了车门。“田心,你们上车吧,30分钟就到了。”   “杨亮,杨亮――,你来拱北了?”兰兰穿着双红色高跟鞋一歪一扭地走来喊着。   “是啊,兰兰你回来了?”   “我下车肚子饿了,到兰州拉面馆吃了碗牛肉面,正好出来看到你了。这位……”   “哦,这位是我未婚妻,上车里的是我未婚妻的闺蜜。那你也上车吧?”   “不用客气,那你先走吧,我还去广场买点东西。”   “那好,明天公司见。”   “拜拜!”   杨亮开着车上了迎宾大道,到了十字路口右转九州大道,他“轰”了下油门,一溜烟就到了租住的格力风行花园。   田心她们在这里租住了28楼的一套两房一厅,生活用品扬亮早就安排妥当了。晚上,安排她们去酒楼搓了一顿,算是为她们接风洗尘。   经杨亮朋友的介绍,田心和肖玉都进入了林语房地产公司上班,田心在策划部就职,肖玉在销售部就职,她们算是有了份工作。在珠海这座海滨城市里,她们开始了人与人之间的较量,人与人之间的拼搏,各自做着自己的人生美梦。   半个月后,肖玉为了上班方便,搬到了公司住的宿舍。   后来,杨亮和田心住在了一起。这样一来,他们俩可以互相照顾,买菜、做饭、洗衣、搞卫生,他们配合的很默契。杨亮懂烹饪,能做一手好菜,平时也一口的幽默话,逗得田心开开心心。   有天晚上,田心问:“杨亮,那天你在拱北接我们,那个妩媚的兰兰一歪一扭的,她是什么人?”   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好哈尔滨比较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口碑武汉小儿癫痫最好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