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南方有嘉木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小说
   在南都,我认识了无数开花的或不开花的、落叶的或常绿的美丽树木。我相信万物有灵,相信我与它们的认识和喜欢是是相互缘分。      一、木棉   正月初三(2019年2月7号)走出家门,发现街上木棉花开了,有大红的和橙黄的,而去年的黄叶还没有落尽。三月木棉花开始凋落时,新叶才开始吐绿。   木棉花每年立春前开放,而且夺人眼目,可以说是南都的报春花了。   木棉是我在南都认识的第一种树。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年抵达南都是三月下旬的一个夜晚,第二天早晨在酒店旁的一角小小园林第一次见到书上看到过的木棉,“哇,木棉!”我不禁像孩童一样欣喜地叫出声。笔直粗壮的灰褐色躯干上长满泡钉,枝干一层层舒展地仰向天空,嫩绿的新叶中端坐着几朵红硕的花朵,树下也零落着几朵。我怜爱地拣起一朵细细端详,花形简洁独特,灰绿色圆润厚实的花托,五片花瓣厚重、鲜红,密密的红色花蕊充满花心,像一只玲珑可爱的红色小花灯,我被它的独特美丽深深打动。起身向四周放眼望去,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草木繁花如梦、郁郁葱葱,一派葳蕤灵秀,城市像一个大植物园,迷醉了我的眼和心。那一刻,我爱上并决定留在这个城市。   第二年春天,我才真正领略到木棉的极致美丽。二月下旬进入盛放期,深褐色的枝条上像着了火,木棉花开得轰轰烈烈、洒脱奔放、鲜艳纯粹,让我惊讶感动不已。有小情侣拣了很多落花在草地上摆成心型或“LOVE”字样;有阿婆在树下拣木棉花,我问过,说晾干后煲汤喝可以去湿;还有年轻的妈妈带着宝宝在树下流连。   四月花期结束,它们换上一身素净的绿色,隐没在万绿之中,静默、恬淡,第一次见的人怎么可能想象到它们曾经的热烈。木棉树像那种敢爱敢恨、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我走过南都的很多地方之后,发现木棉无处不在。几乎每个公园和街道都有,还有的地方或酒店以木棉花命名;很多天桥旁边都有规划似地种有木棉,构画出了天桥诗意的风景;某一段行道两旁全是木棉,花期时树上烈焰灼灼、树下落红成阵,甚为壮观。这些都让我高兴。      二、白兰   之前居住的小区,相对老旧,但草木繁茂、众鸟欢鸣。入住第一年,从暮春开始,我发现每次走出楼门或从外面走近这栋楼时,总有说不清的令人身心愉悦的植物幽香袅袅而来,在心里撩起丝丝浪漫和柔情。雨后,幽香被激发得清新鲜明,更加迷人。   我驻足暗自琢磨:芳香是哪里来的呢?侧墙边有石榴树、勒杜鹃和爬墙虎,一一闻过,都没有香味。墙角有两大盆茂盛的薄荷,是让人感到麻凉舒爽的清香,不是那种香。难道是“孔府”后院那棵大乔木?乔木十多米高,巨大的树冠荫蔽了整个小院,“孔府”老伯常在树下会见客人,聊天、喝茶、打牌。叶子是常见的长椭圆形,树形并不婀娜秀丽,像朴素敦厚不引人注目的女人,貌似不可能,更主要的是我没见过它开花。寻找未果,不了了之。   芳香从暮春一直持续到秋初,我默默地愉快地享受着熏陶。   第二年初夏的一个周末早晨,在楼前碰到闲转的“孔府”老伯,我指着院里的乔木:“老伯,那是什么树?”老伯蛮得意地说:“这可是好树,白兰,名贵着呢,花可香了。”白兰,这么好听的名字。“花?我怎么从没看到过?”老伯和我一起仰头寻找,老伯说:“有花,白色的,树太高了,看不清,闻到香味了吗,就是白兰花香”。我灵机一动,用手机镜头拉近枝叶,嘿,看到了!乳白色花朵向上挺立、花瓣细长,如纤纤十指捧着小小花蕊,有兰花特有的高雅。   终于找到了芳香的主人。愧自己有眼不识芳邻。像生活中我所敬仰的一种人,把高贵富有的灵魂包裹在朴素的外表下。   心里有白兰,眼里便也多了白兰,在公园或街上,我总能在繁茂的树木中一眼看到样子本不出众的白兰,原来南都的白兰真不少。当然,我充分验证了那种幽香千真万确属于白兰。      三、海南红豆   2018年10月,在新居附近的公园里意外认识了海南红豆。和白兰一样,在纷繁多姿的树木当中,它的样子并不特别,树形、叶形都和遍布大街的芒果树有点像。若不是树干上蓝色的小档案牌,我可能不会去留意它。因为并不是每种树木上都有小档案。当看到“海南红豆”几个字时,心猛地跳了一下。   有五棵,最高的约七八米、最矮的约四五米,在小径旁的一片草地上不规则分布着。   我围绕着它们上上下下看,难以相信它们能结出浪漫美丽的红豆。但总不会徒有虚名吧?立即手机百度一下,得知海南红豆花期七月至八月,果熟期十一月中旬至次年一月下旬。真结红豆啊!然而,我瞪大眼睛也没看到一只果荚。   尽管如此,从那天起,我便一直惦记着要在十二月前后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拣到红豆。   十一月二十二日,“小雪”,大风从清晨持续到下午,终于有了明显的降温,不能辜负这姗姗来迟的“秋意”,又想到拣红豆的事,对出门更是兴致盎然。三点多的时候,我来到了公园。入园后,直奔红豆树。因为是工作日,园内零星散布着不多的游人和园林工人,而红豆树下空无一人,真是再好不过了,拣红豆这样浪漫的事怎么情愿被陌生人打扰呢。   一棵一棵树下树上仔细搜寻,几棵都一无所获。哪有那么容易拣到呢,本来也没抱很大希望。当我来到最矮的那棵树下时,奇迹却悄然出现,几只金黄色的果荚静静睡在绿草丛里,隐约有红色闪现,心顿时雀跃。拣起一只,胖乎乎的果荚大裂着嘴儿,吐露出红艳艳亮晶晶的果子,即使没有王维《相思》铺垫的浪漫情怀,也爱极这精灵般的果子。树梢处还零星挂着几串果荚,显得很珍贵。有一粒、两粒、三粒的。有的枝条上裂开的果荚里有点点红色随风闪烁、跳跃。   我在树下小心地挪动脚步,在草丛里仔细地搜寻,可惜一些红豆已陷入泥土发霉或脱皮。最后拣到十六棵完好的,很满足、很开心。      除了木棉、白兰和海南红豆,还有凤凰木、蓝花楹、风铃木、紫荆、紫薇、小叶榄仁、大叶榕等等,都是我心里的嘉木,也是我的朋友。   良禽择木而栖,良人择木而居。一座让人有幸福感的城市,一定有丰茂的植物,让人的身心在其中欢畅地呼吸。 西安癫痫病就诊科怎样癫痫病发病如何急救武汉癫痫病做手术好吗荆门看癫痫哪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