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外公和老屋的故事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恐怖小说
摘要:夕阳西下,黄昏轻盈地洒落在外公的面庞,我不禁哽咽。外公站在院子里,古铜色的皮肤,佝偻的身影,目光紧紧地盯在我的身上,从未挪开,目送着我渐渐远去的背影。在时光的背面,我的眼角闪烁着流动的晶莹。外公对我深沉的爱,足以让我一生,细细回味! 外公老了,身体也大不如前了。岁月不饶人,外公满头白发,加上病魔缠身,外公就更加显得苍老和憔悴。每次去外公家,看到年迈多病的外公站在老屋的院子里,双腿颤抖,艰难地迈着步子,看到这样的情景,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外公的个子一般高,年轻的时候一头乌黑的头发,眼睛炯炯有神,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经营着属于自己的人生。外公一生勤劳淳朴,在村子里与大伙相处融洽。经过几十年的光阴变换,原先外公乌黑的头发染上了岁月的风霜,脸上的皱纹,倒映着岁月的痕迹。外公居住的老屋,经历几十年的洗礼,在风雨中飘摇。外公是个心中有根的人,依旧喜欢居住在老屋里的日子,过着炊烟袅袅的生活。外公站在老屋的院子里,看着从烟囱冒出来的炊烟,时常陶醉,沉迷流连。   这座外公居住老屋里,装有着我满满的记忆,外公和老屋里的故事,总是会在静谧的夜里,不经意想起。在我的记忆中,外公对我很是疼爱,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我的童年时光,外公倾注了他所有的爱。直到现在,那时候的事情,历历在目。光阴里的故事,无比怀念,熟悉的一切,在脑海中浮现。多想我能够拥有洪荒之力,把时光扭转,定格在那个美好的瞬间。   外公在岁月的淘洗中,额头上留下岁月的痕迹,深深浅浅的沟壑,填满了外公的脸庞。外公的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不见了,从外往里看,里面包藏着太多太多的苦涩与沧桑。外公的眼睛有些凹凸,在太阳的折射下,我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所藏有的苦楚。几十年的光阴,彻底改变了外公的模样,只留下了一个行动不便、满目苍夷的老人!在时光的洪流当中,我似乎无能为力,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外公渐渐老去的背影。外公那坚决远去的身影,同样告诉我,不必追。   前段时间回老家,去看了看那个无比疼爱我的外公。刚走到外公家虚掩的门前,我透过时光的缝隙,看到年迈的外公还在院子里,似乎对外公而言,每一步都显得那么艰辛。值得安慰的是,外公还在坚持锻炼,让自己的筋骨活动起来,一直都在为自己不一样的人生而战。   我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外公见到我连忙招呼我到屋里坐。在不经意的瞬间,我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外公的嘴角露出微笑,干涸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   当目光再次触碰到这座鉴刻在生命中的老屋,我的心变得不再平静。打量周遭,外公居住的老屋,还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只不过在无情岁月的淘洗中,平添了几许沧桑。   听外公给我说起,现在还保存的这座老屋,是外公当年一手建造起来的。在外公的那个年代,建造一座房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当时外公非常艰辛,原先的房子也在外公勤劳的双手下不断长大,经过几次的修补,才呈现出如今眼前老屋的样子。虽然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母亲和舅舅们也多次劝说外公外婆搬到现在的楼房里面去住,外公还是喜欢住在老屋里,守住一段岁月。看着外公对老屋的情感如此坚决,大家也就随了外公的心意。   走进院子里,映入眼帘的便是外公守护的老屋。外公走进来,招呼我,和我述说着有关于老屋的故事。在讲述老屋的故事时,外公的眸子里总是饱含深情,眼角闪过不易察觉的泪光。   老屋最开始的模样还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候外公能力有限,最开始院子的外围是用竹子或者木头围成的,留有一个很小的门扉,每次进出都要把门扉推开、合起。后来是泥土围成的矮矮的土墙,到了春夏季节,外面的土墙上爬满了嫩刺。外公也就顺手撒下几颗丝瓜的种子,任由丝瓜在土墙上疯长。直到现如今,院子的外围已经是用一块块石头砌成的院墙。在石头砌成的院墙上的缝隙里,会长出几株苔藓,点缀着老屋的沧桑。   外公饱含深情地说着老屋的历史,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浸染着外公当年流下的汗水。时代的变迁,让外公对老屋更加爱惜,那段远去的岁月,也只有在这座老屋里,还能够打捞到残存的记忆。   在老屋的一旁,是当年外公谋生的小铁铺,放在老屋的一侧,用几根木头搭建而成,上面加盖了青瓦。在外公身体健朗的时候,外公还会守在他的打铁偏房里,锤打着一件件铁器。外公是个有名的铁匠师傅,打出来的铁器很好用,而且外公生性善良淳朴,赢得村子里大伙儿的尊重。还有相隔十几里的人前来,专门找外公打磨铁器的。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外公最常打的就是那时候家里耕种用的锄头、切菜的菜刀、还有烧大锅饭用的火钳……处在老屋里,看着眼前的外公,这些深刻的记忆,不禁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小时候去外公家,绝大部分时间都能够看到外公在他的小铁铺里,抡起铁锤,在精心地锤打着每一件铁器,一丝不苟。外公生而为匠,在外公的身上,我看到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工匠精神。   至今我记忆比较深刻的是当时外公在给人家打一把菜刀,我看着外公从煤炭中用铁钳取出烧红的铁块,放在一个很大很厚的铁锭上锤打成型,然后丢进水里冷却,又用铁钳夹回炉中。在外公家最常听见的便是外公在锤打铁器的声音,渐渐习惯了那种声音,觉得很好听。光阴荏苒,那熟悉的声响,只能在无尽的回忆中寻找。   当年外公选择的小铁铺的地方很好,而且外公还特意在旁边种了一棵石榴树,每年石榴树都会开花,地上落了一地的花瓣。老屋里发出外公锤打铁器的时候一声声的声响,抖落石榴树上的石榴花,在空中打着旋儿,轻盈地落下。   我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这样唯美的画面,在石榴花盛开的季节,某一天外公居住的老屋里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外公在锤打铁器,发出错落有致的声音,在浸染花香的细雨中洗涤,远去……   以前外公家养了一条狗,用铁链拴在老屋的石榴树下,也算是在外公忙碌的时候陪外公打发时光,不至于外公太孤单。外公是喜欢养狗的,对狗也有着特殊的情感。听外公后来给我说起,在外公还小的时候,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出去身后都有一条狗跟着,心里羡慕极了。不过外公羡慕归羡慕,在外公小时候的那个艰苦年代,本身就拮据,当时家庭情况根本不允许外公能够养狗。后来外公才养了一条狗,养了好几年了,直到我的出现,外公就再也没有养过狗。外公对我很是疼爱,足以让我一生铭记。   那时候我还小,去外公家做客,大概是生人的缘故,我还在外公家老屋门前的时候,院子里的狗便不停地叫唤。外公喝了几声,狗狗才渐渐停息。当时的我年幼,也挺害怕,便紧紧拽着母亲的衣角,匆匆溜进正堂。下午的时候,本不消停的我便走出正堂,听见传来阵阵的声响,我好奇外公在做些什么,便朝着石榴树下小铁铺走去。受了上午的惊吓,心里还是一阵忐忑,胆怯地打量着石榴树下用铁链拴住的狗。确定狗狗在睡觉,我才跑过去,不料狗狗醒了,又是一阵乱叫,还跑出了几步做出要攻击我的样子,幸好铁链短。不过当时把我吓得哇哇直哭。发生在外公家老屋里的故事,至今记忆犹新。   等我再次去外公家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石榴树下拴住的那条狗也不见了。后来才明白,外公是为了让我来外公家的时候不再害怕。当时或许是年幼,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直到后来才明白外公深沉的爱。   看着外公渐渐老去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回想着外公对我倾注的爱,再看看眼前苍老的外公,泪水早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外公做了一辈子的铁匠,兢兢业业,一直都行走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在老屋的一旁,至今都保留着当年外公的小铁铺。只是多年不用,上面落满了灰尘,将那段岁月尘封。   我下午回去的时候,夕阳西下,黄昏轻盈地洒落在外公的面庞,我不禁哽咽。看着苍老的外公站在院子里,朝我频频挥手,再打量一眼老屋,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一位古铜色的老人,佝偻的身影,目光紧紧地盯在我的身上,从未挪开,目送着我渐渐远去的背影。在时光的背面,我的眼角溢满了泪水,闪烁着流动的晶莹。外公对我深沉的爱,发生在老屋里的故事,足以让我一生,细细回味! 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最好福建有哪些靠谱的癫痫医院癫痫病的早期的症状都有哪些呢?山西儿童手术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