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舌尖上的记忆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摘要:懂事的时候,最好吃的东西,除了糖果,面包,月饼,冰棒,糖葫芦,还有野生的蓝莓,臭李子,山丁子,黑瓜子,这一串画上水彩的翠颜欲滴的彩色图画,似乎看图识字的画册,画出童年的梦呓。秋天,在大田里收获秋菜的时候,青萝卜、白菜心,随意跳入舌尖,填饱饥肠辘辘的腹中,那是每个家庭采购秋菜的季节,仿佛老鼠过冬精心储备的谷物,一颗不多,一粒不少。 小时候,日子清贫得揭不开锅的时候,菜板上的酸酸甜甜的酸菜心,融入童年的记忆,那是唯一可以满足舌尖的一点奢望,看朝鲜彩色影片「摘苹果的时候」,青涩的希翼慢慢爬上结满果子的苹果园,我的梦就像随风摇曳的苹果树的枝丫,挂满盛开的果实,遗落在苦涩,寒冷,落寞,尘封的旧日里。   懂事的时候,最好吃的东西,除了糖果,面包,月饼,冰棒,糖葫芦,还有野生的蓝莓,臭李子,山丁子,黑瓜子,这一串画上水彩的翠颜欲滴的彩色图画,似乎看图识字的画册,画出童年的梦呓。秋天,在大田里收获秋菜的时候,青萝卜、白菜心,随意跳入舌尖,填饱饥肠辘辘的腹中,那是每个家庭采购秋菜的季节,仿佛老鼠过冬精心储备的谷物,一颗不多,一粒不少。   邻里的小伙伴习惯揪面包渣的吃法,这样,可以过多享有美味的时光,延长美味在舌尖上的停留,我的口水却在他的残酷里,慢慢流下……我发誓长大的时候,要吃遍全世界的所有美食。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古驿站墨尔根城的老街上,酒肆林立,十里飘香。万江春的爆炒肉鸡、江湖旅餐部的香酥鲫鱼、回头馆里的回头、赵老五朝鲜狗肉馆里的泥鳅炖田鸡、蒋大勺的炒干豆腐,让我过足了嘴瘾。   说起美食,长辈们都说,炸肉段,做锅包肉,顶数一国营饭店的许大赖师傅最出名。下在油锅里的肉时间不长,你还以为没熟,趁热一吃,果然,外焦里嫩,肉质鲜香。我无缘享受这两道许师傅亲手烹饪的美食,因为徐师傅早已作古。号称徐师傅大徒弟,在零公里开小吃部的张连生师傅的厨艺,让我的舌尖有了一点感觉。   蒋大勺是我小时候一起玩的同学杨子的二姐夫,小时后的印象,人不谦虚,喜欢吹牛。毛笔字写的一般,却妄言书法;文化不高,喜欢谈文学。其实,纸牌更让他着迷,或者说他更精通,常挂在他嘴上的什么一锅两锅的看牌的行话一句我也听不懂。我参加工作后,扬子曾带我去过他主灶的建设旅餐部吃饭,品尝了他的炒干豆腐,溜大豆腐,炒合菜,才发现他的烹调技术的确高超。他的干豆腐,入口松软,润滑,豆腐和猪肉的香气让人叫绝。一般的师傅做干豆腐,不打水炒,只是简单的多加一些老汤,吃起来,不是硬撅撅,就是没滋味。接触久了,他教我炒干豆腐的方法,炒干豆腐豆腐必打水炒,炒的过程不但要加老汤,要长一点时间溃,出锅时还要浇上一些明油。我曾试着做过,怎么也炒不出他的干豆腐的滋味。   蒋大勺育有两个儿子,大成,二全。大成新婚不久,赶上过年,正月里两人回父母那过年,吃年夜饭,屋子里的暖气冻了。按照常识,应该用喷灯把暖气烤过来,才可以生火,结果,缺乏生活经验的他,硬把暖气炉子烧爆炸了。大成当场失去了一只眼睛,半拉脸崩掉一块肉。后来媳妇去外地打工,起初还给大成寄些生活费,后来干脆和大成离了婚。以后的日子给开老菜馆的父亲蒋大勺当前堂。大成天生会来事,会说话,虽然,面部破了相,热情的招呼和周到的服务,丰满了店小二的形象,老菜馆也因此多了几层回头客,要不继母不会容忍他的存在和多余。反过来大成也不是吃闲饭的主,父亲出门的时候,大成临时主灶,干豆腐炒的竟和他父亲一样。二全出道最早,一直在外面自己单干。前年夏天,大成不知什么原因离开老菜馆去江北的莫旗境内的采砂场打工,中午,休息的时候,突发心脏病死亡。沙场的老板十分讲究,未经任何部门调解,任何人说情,一次性给蒋大勺10万元抚恤金。蒋大勺将抚恤金分给离婚多年的前妻1万,给和大成搭伙的准儿媳妇2万,给二全1万,出去丧葬费2万,剩下的4万留作自己看病。今年春节,老菜馆突然关了门,摘了幌,多年患糖尿病,并发症的蒋大勺,在瑟瑟寒风中去找自己大儿子去了,当年引起家庭婚变的小三,年轻做面案活的媳妇,其身影仍然在老菜馆附近饭店出没,不过她已不再是老板娘的身份,而是老板饭店里纯粹的面案了。蒋大勺及大儿子的撒手人寰,人们再也品尝不到他的厨艺,别说那让人拍案叫绝的东北菜炒干豆腐。   万江春的孙丙达死的比蒋大勺还早,职业的缘故,丙达身体肥胖,完全厨子的坯子。他的炒子鸡堪称一绝。他做小鸡,专用大勺和旺火炒,一锅两只,盛盘的时候,鸡腿,鸡头数凑齐了,就算一只鸡了。白嫩的肉鸡经过他一炒,色泽亮丽,细嫩鲜香,没有一点泄口的感觉。丙达的大锅红烧肉也让人垂涎三尺。在他的名档里,黑色的大铁锅,从早上开始,慢火滚沸着鲜红的五花红烧肉,挑逗着人们的食欲。丙达因高血脂离开人世时,年龄还不到五十岁。   朝鲜人赵老五虽然健在,却去了外地。他炖的田鸡,嘎雅子炖豆腐象他的人一样颇具传奇。老五干净利索,好骑一台红色雅马哈摩托,四十几岁的老爷们脸上吐烟抹粉,一辈子娶过多少个老婆,谁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一个朋友大哥的妹妹,一个两个孩子的母亲,两人之间发生了恋情,女的后来喝药自尽了。老五最后娶的是一乡下的汉族女子,还有带来一个漂亮的小女儿,开饭店时,给他跑前堂,老五给客人结帐的时候,习惯打算盘。其实,他的眼神一直没有落在嘀嗒作响的算珠上,纯粹用肉眼瞎蒙,有时蒙不过去,就自打圆场,从吧台里扔出两盒好烟,叫你说不出话来。   江湖旅餐部的张治安,香酥鲫鱼做得最地道,入口香酥鲜嫩,我和我的科长是他家的常客。张师傅会点街头耍戏法的门道,旅餐部因城市改造关门之后,经常在街上看到他耍戏法,卖假药。这个人很商人,那年的一个雨天的中午,我在他家附近,想借一下他家的固定电话用,他竟装不认识我。以后,父亲找过我,让我帮他协调解决一件事情。本来想报当年的一箭之仇,一口回绝,但想到他是父亲的老乡,童年的伙伴,也就烟消云散了。   如今,墨尔根老街,夜的黑幕被街灯驱散着,玉片似的漫天雪花,轻轻摇晃着朦胧的酒幌,墨尔根老街上的站官,站丁长袍马褂的迎风矗立,赶着洋马车的洋妞,穿梭在古驿站的泥石土路上,在白雪的映衬下,仍然那样美丽端庄,坐落在老街路口的仿古牌楼,象一扇旧皇宫里的木门,勾起人们对这座古老城市的记忆。   墨尔根老街的美食,仍然不断变幻着品种,吃惯了老菜的我,除了口味的飙升,就是血糖的飙升.过去的日子,人们吃糠咽菜,田鸡,泥鳅捉来喂鸡鸭,自己养的笨鸡的鸡爪和鸡头全部扔掉,现在都成了餐桌上的好吃的东西,不能不说,缘于人们的传统观念的变化,广东人吃山狸子,田鼠,田螺,着实让东北人惊诧,比起南方人,北方人的舌尖少了许多见识,不过熊掌、狍子和罕鼻子,虽然在满汉全席的菜单上消失了,但是,北方的达官显贵们却随时可以轻易吃到的这三道美食。伊斯兰教的阿訇说,你不吃我不杀。听起来似乎有道理,成龙的广告词不是说,没有杀戮就没有买卖。我说过一句话,小时候想吃东西没有,现在什么都有了却不想吃。其实,即使苹果,也没有过去的味道纯正了,令人不解的是,朝鲜的电影《摘苹果的时候》的那些人却又回到我们小时候的那个年代,人们在为填饱肚子的问题上发愁。 洛阳哪里的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北京癫痫医院可以治癫痫吗浙江羊癫疯医院网癫痫病的诊断标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