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文缘】小人物柳巧儿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激情小说
   一   柳巧儿是火烧泡子屯柳爱国的独生女,可谓掌上明珠。柳爱国和老婆王莹把柳巧儿当儿子养,所有事都宠着她,惯得她,她在家说一不二。   柳巧儿在高考时,以十分之差名落孙山。她想,我要复读,来年再考。就在这时,乡里公示要招聘两名社办教师,年龄在35岁以下,具有高中学历即可报名,在乡中心小学报名和考试。柳爱国对女儿说:“丫头,你去试试运气吧,考不上咱也不搭啥,来年还可以再考大学。”柳巧儿说:“也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柳巧儿参加考试后,对母亲王莹说:“妈,我想去靠山屯二姨家串门。”王莹说:“去吧,也好散散心,别把考试的事放在心上,咱就当没这事。”柳巧儿说:“嗯,我本来就是想来年再考大学,我非得考上大学不可。”   柳巧儿骑着自沈阳的医院哪家能治好癫痫?行车到了靠山屯二姨家,二姨家却锁着大门。柳巧儿只好在门口等着二姨回家。这时从邻居家走出了一个小个子年青男人,对柳巧儿说:“你是到赵二婶家走亲戚的吧,过来到我家等着吧。”   柳巧儿一看这人,原来他是乡里招聘社办教师考试的监考老师,柳巧儿忙说:“老师你好,原来你家在这里呀!我到我二姨家来串门。”   老师说:“呵呵,真有缘分,你二姨家和我家是邻居。   柳巧儿说:“可不是吗?真有缘分。”   老师说:“我叫张帅,人倒是不帅,个子也不高,优点都让名字占去了。哈哈……”   柳巧儿说:“您现在已经是老师了,也算正式国家干部,应该满足了。”   张帅说:“我在长春师范毕业后,一直在乡中心小学校教学。对了,你们的报考社办教师的卷子也是我批的,你的成绩考得不错,但是具体名次我忘了。”   柳巧儿说:“本来我就是考着玩的,我还打算来年考大学呢。”   正说着,柳巧儿的二姨回来了。柳巧儿说:“张老师,我二姨回来了,我得去我二姨家了。再见!”   张帅说:“再见,如果有缘分还会见面的。”   柳巧儿在二姨家呆了两天,觉得无趣就回家了。      二   乡里招聘社办教师考试已经过去十多天了,还没有发榜的消息。柳巧儿对父亲说:“爸,我要复读再考一次,如果考不上大学,我也心甘情愿了。”柳爱国说:“行,就依你。”   晚上,村小的王老师来到柳家,对柳爱国说:“你家柳巧儿被乡里招聘为社办教师,她考了第一名。”柳爱国不以为然地说:“我还打算让我姑娘考大学呢,没人稀罕那社办教师的名份。”   这时柳巧儿又改主意了,说:“我不考大学了,我要当老师。”柳爱国说:“傻丫头,一个社办教师拿的是人家在编教师工资的一半,甚至更少,你何苦呢?”王老师说:“社办教师也有转正的机会,但是也得考试,三年五年的就转正一批。”柳爱国说:“王老师,你不帮我劝我姑娘也就算了,怎么还和我姑娘一样幼稚呢?”柳巧儿说:“爸,你不许这样说王老师,他给我介绍了重要信息,我还是有机会成为正式在编老师的。”王老师说:“我就是实话实说,干不干你们自己商量吧。”   柳巧儿送走了王老师,憧憬着自己的教师之路。   柳爱国拧不过女儿,无奈,柳巧儿成为乡中心小学校的一名社办教师。      三   柳巧儿被安排担任一年级的班主任,和张帅分到一个年级组,张帅是一年一班的班主任,李淑贤是一年二班的班主任,柳巧儿是一年三班的班主任。张帅是年级组的组长。他们在一个备课室,柳巧儿每天早早到学校,把办公桌擦得一尘不染,把备课室的地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学校打更室有一口大锅,一早上打更的给锅里添上半锅水,放上不锈钢帘子。老师们把自己刻有名字的铝饭盒放在帘子上,十点半打更的把锅里的水烧开,就算把饭给热了。十一点半老师们下课后,都去打更室取饭盒,张帅带一个网兜,会把李淑贤和柳巧儿的饭盒一起带回备课室。在吃饭时,谁带好吃的都会互相分一分,尝尝鲜。   柳巧儿的自行车老是掉链子,有一天她问张帅:“张老师,我的自行车老是掉链子是怎么回事?”张帅说:“车链子少点点机油就好了,点多了容易油了裤腿子。”   张帅在课间找了点机油,给柳巧儿的自行车的链子点了点机油。柳巧儿的自行车果然不再掉链子了。   一来二去,柳巧儿对张帅有了好感。有一天,张帅对李淑贤说:“李大姐,你给我介绍个对象呗。”李淑贤说:“这还用介绍吗,眼前的柳巧儿不就是现成的吗?哈哈。”   柳巧儿羞红了脸,说:“张老师是正式在编老师,我可配不上他。”   张帅说:“我又矮又丑,我配不上柳老师。”   李淑贤说:“你们俩倒是都挺谦虚的,这个媒人我来当。”   柳巧儿和张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无语。   不过很快就越来越亲近了,他们恋爱了。   柳巧儿对父母说:“我谈恋爱了,他是我们学校的张帅,正式在编老师。”   柳爱国说:“是不是你二姨家的邻居呀?”   柳巧儿说:“你怎么知道的?”   柳爱国说:“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谁呀?他爸张祥和他们屯子李寡妇有一腿,更缺德的是他还和他大儿媳妇有一腿,不信你问你二姨夫。他家这样的门风,我们可不能嫁。”   王莹说:“他爸是他爸,他是他。”   柳爱国说:“我和丫头说话,你别添乱。他爸那副德行,丫头你可别跟他处对象了。”   柳巧儿说:“结婚后我们可以分家另过。”   柳爱国说:“一个好色的公公,你不觉得别扭吗?”   柳巧儿说:“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瞎操心。”   柳爱国说:“张帅并不帅,长得又矮又丑。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名副其实的帅小伙呢?”   王莹说:“长得好看也不能当饭吃。”   柳爱国说:“我是为丫头的一生幸福负责,我坚决不同意。你这败家娘们让傻子给摸了咋地,竟冒傻气呢?”   柳巧儿说:“我想带张帅回家,见见你们。”   柳爱国说:“没这个必要,你敢带他来家里,我就骂他个狗血喷头。”   有一天,柳巧儿对张帅说:“张帅,你问问你爸你妈同意不同意咱俩的事,如果同意我去见见他们。”   张帅说:“好啊。我今天回家就问问,尽快答复你。”   过了两天,张帅说:“柳巧儿,我爸妈让我带你回家,先看看你。”   柳巧儿说:“行啊,今天下班我就跟你去。”   张帅带着柳巧儿回家,张帅的父母都很满意。柳巧儿去了二姨家,说:“我要和张帅处对象,我爸不同意。”   二姨说:“丫头,张帅真的配不上你呀,赶明个二姨给你介绍个好小伙。”   柳巧儿说:“二姨,都什么年代了,现在都实行自由恋爱,我的婚姻我做主。”   二姨撇撇嘴,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柳巧儿回到家,第二次和柳爱国摊牌:“爸,我就是想嫁给张帅。”柳爱国说:“丫头,我不能眼看着你湖北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最好往火坑里跳哇!我不同意。”柳巧儿倔强的说:“哪天我就给你把张帅领回来,看你怎么办?”柳爱国说:“你敢把他领回家,我就让他自己滚蛋。”   有一天,柳巧儿对张帅说:“张帅,今天下班你跟我到家见见我爸我妈吧。”张帅说:“好啊。”   下班后,张帅买了点水果,跟着柳巧儿骑着自行车去了柳家。柳巧儿的爸妈都在家,柳巧儿向爸妈介绍了张帅,又向张帅介绍了爸妈。   柳爱国说:“张老师,你跟我来一下。”   张帅不明就里地跟了出去,柳爱国来到驴棚。他指着小毛驴说:“张老师,你说这小毛驴为什么脸这么长?”   张帅说:“因为他爹的脸就长呀!”   柳爱国说:“对呀,那你说假如你和我家丫头结婚生的孩子长成啥样?”   张帅说:“当然长得像我呀!”   柳爱国说:“是呀,可是我不希望我的外孙子长得像你呀,我不同意你俩在一起。”   张帅说:“柳叔,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也用不着用驴来寒碜我长得丑呀!”   张帅推着自行车走了,也不向柳巧儿告别。   柳巧儿喊:“张帅,你给我回来。”可是,张帅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二天,柳巧儿到乡政府办公大楼,找到主管教育的乡长鲍志远。柳巧儿说:“鲍乡长,我爸不同意我和张帅的婚事,我的婚姻不能自主,你得管管。”   鲍志远说:“你爸不同意你的婚事,是不是有他的理由哇?”   柳巧儿说:“我爸嫌张帅长得又丑又矮,还说他爸不正经。”   “一个人的丑和俊只是表面现象,关键心灵美不美,他爸不正经你们就分家另过呗。”鲍志远说,“张帅的父母同意你们的婚事吗?”   柳巧儿说:“我去张帅家了,他的父母挺满意的。”   鲍志远说:“小柳老师,你爸反对这桩婚事不是一点道理没有,你爸也是为你好,我劝你还是仔细考虑一下。”   柳巧儿倔强的说:“乡长,不用考虑了。我非张帅不嫁。”   “那好吧。”鲍志远说着就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喂,派出所王所长吗?安排两个干警去趟火烧泡子屯把柳爱国给我带来,他干涉女儿自由恋爱。”   柳巧儿回学校上课去了。   派出所的王所长安排小郭和小赵去了火烧泡子屯,见到了柳爱国,拿出手铐子拷上,接着带上了车。   柳爱国说:“我犯啥法了,你们就带我走?”小赵荆门看癫痫哪里专业说:“你违反了婚姻法,干涉女儿的婚姻。”柳爱国说:“真是孽障啊!”   柳爱国被带到了鲍志远的乡长办公室,鲍志远说:“柳爱国,你干涉女儿的婚姻是违法的。你不同意这桩婚事就拘留你七天,你要是同意这桩婚事就可以放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柳爱国说:“鲍乡长,我教育子女无方呀,我是个失败的家长啊!我不管她了,以后她就是要饭,我也不管啦!我和她断绝父女关系!”柳爱国两行老泪落下。      四、   柳巧儿嫁入张家,婚后夫妻恩爱。但靠山屯里人都说这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新学期,柳巧儿被调到新兴小学校任教,张帅还在乡中心小学。   在柳巧儿准备下班时,公公张祥突然走进她的备课室,柳巧儿惊讶的问:“爸,你怎么来了呢?”张祥说:“我来接你呀,一个女孩子自己走也不安全呀!”柳巧儿说:“大白天的,有啥不安全的?”   柳巧儿虽然一脸不悦,但还是跟着公公回家了。公公张祥在下班时接柳巧儿一连接了一周了。   有一天,吃过早饭,张祥喊着住在隔壁的大儿媳妇说:“大媳妇,跟我去玉米地里摘豆角去,我中午正好赶集去卖豆角。”   大儿媳妇说:“哎,等我换件衣服就走。”   张祥瞟了一眼柳巧儿,说:“二媳妇,你就应该像你大嫂似的听话。”   柳巧儿的头‘嗡’的一下,想起她爸说过公公张祥好色的话,真的后悔嫁入张家。她心想:赶紧和张帅商量分家。   在上班路上,柳巧儿和张帅有一段同行的路。柳巧儿说:“你爸这几天去接我下班,色眯眯的,我挺不舒服的,我们分家另过吧?”张帅说:“我爸再色也不会打儿媳妇的主意,是你多心了,分家这事我做不了主,还得和我爸商量。”柳巧儿说:“你有点男子汉的样行不行,不分家这日子没法过了。”   下班时,公公又准时来接柳巧儿。一个年长的老教师说:“呀!这老头儿又来了!”大家听了,齐刷刷往校门口看去,羞得柳巧儿脸红红的。   柳巧儿跟着公公骑自行车回家。路上,柳巧儿对公公说:“爸,求求你了,别再接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的情妇呢?”张祥说:“你管别人怎么看干啥,咱们是一家人。”柳巧儿说:“你怎么也得顾点我的脸面吧,学校老师都笑话咱们呢。”张祥说:“听蝲蝲蛄叫还不种二洼地了①,不用管他们怎么说。”   柳巧儿心想,遇着滚刀肉了,这么不要脸的公公,只能分家了。于是她说:“爸,咱们分家吧?”张祥说:“不行,分家你们住哪?我养张帅这么大,结了婚就分家,也太不孝顺了,不分家,这个家我说了算。”柳巧儿说:“不分家我就离婚。”张祥说:“要不要脸,说离婚就离婚。”柳巧儿说:“你要不要脸,和儿媳妇粘得呼哧的。”张祥说:“你骂我,我不打你,我打你我跌份儿②。我让张帅打你。”   柳巧儿和公公到了家,不一会,张帅也到家了。张祥说:“张帅,你媳妇骂我扒灰③,你给我打她,不打他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张帅说:“柳巧儿,你长本事了,敢骂我爸。”“啪”的一巴掌打了过去,柳巧儿一点防备都没有。   柳巧儿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扒灰的扒灰,当王八的自己还愿意带绿帽子,离婚。”   张祥和张帅异口同声的说:“离就离。”   柳巧儿哭着走出房门,骑着自行车回娘家了。柳巧儿对爸妈说:“我要离婚,我公公老是接我下班,我受不了。”   王莹说:“分家呀。”   柳巧儿说:“老掏耙④不同意分家,小王八又做不了主。只能离婚了。”   柳爱国说:“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一点不假,你当初却不听我的话,现在的路是你自己选的。分不了家,离婚就离婚吧,没啥磕碜的。”   柳巧儿说:“爸,当初你为啥不打我一顿呢?”   柳爱国说:“我的姑奶奶,你都到乡里告我干涉你自由恋爱了,我差点被拘留七天,我要是打了你还不得拘留半个月呀!”   柳巧儿说:“离婚!张帅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   柳巧儿一纸诉状告到法院,柳巧儿和张帅协议离婚,法院因事出有因,不做调解,准予离婚。      五   柳巧儿被调到团结村小学校任教,她情绪有些低落,但工作很努力。大家都知道她的不幸婚姻,都很关心照顾她。一晃三年过去了,柳巧儿被评为乡里的先进工作者。   有一天,乡里传来了消息:社办教师可以报考师范学院。柳巧儿报考了四平师范学院,结果她幸运的考上了本科生。她在四平师范学习了四年,毕业后,被江西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县教育局分到了县高中任教。   柳巧儿的同学帅哥任辉也在县高中当教师。任辉说:“柳巧儿,你嫁给我吧。”   柳巧儿说:“拉倒吧,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嫁给你那可真是白瞎你这个人了。”   任辉说:“人的一生不经历挫折就不懂得珍惜。”   柳巧儿说:“我们可以试婚,生活费AA制,不登记,随时可以分手,没有约束没有伤害。”   任辉说:“也行,听你的。”   柳巧儿和任辉同居了。三年后,柳巧儿怀孕了,柳巧儿说:“把孩子打掉算了。”   任辉说:“我们结婚吧,生下我们的孩子。”   柳巧儿和任辉在国庆节结婚了,全校的教师都来祝贺。   半年后,柳巧儿生个胖小子,柳巧儿和任辉的小日子过得恩恩爱爱,甜甜蜜蜜。   —————————————————————————   ①听蝲蝲蛄叫还不种二洼地了:东北农村老话,二洼地里容易生一种叫蝲蝲蛄的害虫,吞噬粮食。这里的意思是,就凭几个害虫难道就不敢耕种了吗?   ②跌份儿:北方方言。指不体面,有失身份。   ③扒灰:又称爬灰,指公媳乱伦。   ④掏耙:扒灰的工具。 共 535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