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听雨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一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蒋捷的少年时光真是奢侈。听雨歌楼,对我,一个生长在农村的孩子,那是无法想象的生活。我喜欢把摸一番无事闲来听雨之妙,唯有对这样的生活情趣起羡慕之情。   不知为什么,小时候,似乎雨特别多很频繁。我们农村家里人家很多喂着羊,下午放学,就和小伙伴一起去拔草。六月天,孩子脸,说变就变。年纪小,只顾着拔草,还不会去留意天气的变化。猛听得路上的大人们一声喊,“雨叫”来了。慌忙地,跟随人们一块奔跑回家。我们在前面跑,风在后面追,铜钱大的雨点,砸在路上的尘土里,溅起一抹烟雾,很快又被雨摁下去。片刻功夫,雨已下成一片。此时哪有心思听雨,只顾得奔跑,雨点就像发令枪,也算是惊慌里的雨趣吧。   还是没能跑过“雨叫”。没地方躲雨,多数时候,被淋成了落汤鸡。有时候躲到人家的屋檐下,看着雨点狂砸地面,知道此时不能往雨里冲,就闭目听雨,反而觉得仓皇的心情马上就沉了下去。   “雨叫”,大雨来临,已降在远处,雨打大地和草木,正向自己靠近的声音。在我年少时的理解里,已变成了在树尖上随风飞奔,正藏在雨中向我逼近的怪物。现在想来,那声响绝对比当今动画片里的模拟真实多了。      二   不知被下了什么咒,每年七月的高考,逢考必雨。我是喜欢雨的,尤其是在炎炎夏日,一场雨所带来的凉爽,足以让人安眠。所以我就希望高考时的雨,最好是下在晚上。关键的,如要白天下雨,我连个遮雨的雨具都没有,一门心思在高考,谁也避讳未雨绸缪。草帽是农村人最好的避雨工具,却没法带着上学。最好是有一把伞,但家里一把伞都没有,张口花钱去买,连自己都觉得有点奢侈。拿一把伞,从容走在雨中,现在看似平常的事,竟成了学生时期我的愿望,直到参加工作后才得以实现。我曾经想着,在雨中,撑一把伞,雨点敲在伞布上,沉闷而有着伴行的意境,如果再有朋友躲进伞下,说笑声与雨滴声混在一起,也是多了几分野趣。   还是没能躲过去。高考只剩半天时,交完答卷,竟发现考场外在下雨。满天乌云密布,夏天的雨下的难得的不慌不忙。没有带雨具,只能在廊下等。以往最喜欢听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现在却变成了一种折磨。   用我的伞吧。一个正要回家的中年女教师递过自己的伞。这个细节好温暖,只有一句话,可仿佛是千滴细雨润湿了心底。以后每一次听雨的时候,都会想起那柄雨中递过的伞,和女老师和善的笑脸。   不用,谢谢老师。倒不是推辞,她也只有一把伞而已,给了我,如何回家?虽不是自己的老师,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像父母之于孩子。我赶紧跑进雨中,虽然淋了雨,但心里却是暖的,这是一辈子的暖,让人心存感激。每当下雨,我静坐在屋里,就想起这次冲进雨幕里的声音,可惜我来不及在雨中回味,也感觉那场雨幕里少了配音,我多情地加上,高喊: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三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的春夜喜雨,落在了繁花似锦的锦官城,给绿色的成都平原锦上添了花。对我却成了一场麻烦,刚参加工作的我,终于有了自己的职工宿舍,但宿舍年久失修,屋脊上已经露了天。冬天还为能躺在床上欣赏雪花飘落感到高兴的我,现在要面对屋漏偏风三更雨的烦恼了。   雨打在房瓦上,声音并不大,如没有从房脊漏下的雨,也是动听的声音。无奈,只能用脸盆去接漏雨。好在春天的雨不会太大,房脊漏雨也只是一线天,天明赶紧找伙伴去修房脊。不只是我的房间,所有房间都是一样,年轻的职工上房当起了泥瓦工。夏天就要到了,雨季来临之前,修理房脊,成了我们每年例行的任务。修好了屋脊,有了安心散漫听雨的可能,这份意趣来得实在不易,可也是亲手创造的,多了一份惜听的得意。课后,躺在床上,捧一本书,雨点敲打着屋脊,仿佛是一首音乐相伴,如此容易满足,我想不出有什么高尚的境界,只有一颗随缘不更多所求的心情。   对于华北平原而言,雨季到来之前的干旱,是农人每年都要经历的阵痛。星期天回家,被父亲安排去浇麦子。已快抽穗的麦子,因缺水长得矮矮的,再不浇水就会大大减产。没有河水,只能用机井,虽然上水量小,成本高,也得浇。家家浇地,用机井也得排队。排到我家时已是晚上,哪想到半夜就来了一场雨。倾盆大雨,泼天而来,老天爷把攒了一个春天的力气都用上了。雨,落进麦田,簌簌作响;雨,打在路旁的梧桐树叶上,啪啪有声。那真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大雨声里,仿佛看到金黄的麦穗在招手。虽已被淋得精透,仍然非常高兴。还是没能用上伞,就靠在高大的梧桐树听雨,雨叫的声音发自田野。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陆游的雨,在我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已没法听到檐间铁马的碰撞声,躺卧着,只能静静聆听风对雨的诉说。难得有人能像陆游这样,六十八岁了,不过多考虑自己的身体,还要去忧国忧民。词当然能更好地表情达意,但陆游更愿用工整的诗去规整破碎的山河,哪怕是在梦里。陆放翁神情凝重地听雨,听出了忧国伤时的声音。在我走上了监察工作以后,这种情感更接近了陆游那时的心情,听雨,不再是一种轻松的意趣,很多时候,听着雨,想着那些大大小小的案件,怎样解开破解的密码,真希望雨滴可以告诉我。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蒋捷的雨,也是陆游的雨,透露的都是山河破碎时的无奈。虽不属于这个时代,却引起了我河流中听雨的欲望。毕竟,常年住在高楼大厦,听到的雨声也是不全的。      四   华北平原的河流,都是季节性河流,多已没有通航的船。听雨客舟,不属于北方人的生活。但楼后二十米,就是河。南水北调的水,每年都要畅流几十天。这么长的时间,总会碰到一场雨。   终于,雨来了。带着风,在苍茫的天地间斜织着,飞落进缓流而下的河水,走进黑夜的梦里。   拦水坝,把水拦住时,水就缄了口。但此时上游的水面增高,在拦水坝跌落而下的水也兴奋起来,欢呼的声响,离得老远也听得见。我起身出门,拿一把伞,去感受雨中的河流,去探听雨中的风,探望风中的雨。   风在吹,雨未停,一直在等我。春夏之交,虽在风中,也感觉不到冷。已是深夜,没有人,除了风和雨,一切都睡去了,这是我和风雨的世界,还有这奔流的河水。   如今的华北平原,已不再担心水的匮乏,黄河水,地下水,南水北调的水,足以满足生产生活。虽不缺水,但我稀罕这清彻的河水。是从长江?从丹江口水库?还是其他什么河湖……这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关心的是,水从南方来了。“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陆游心中的王师,永远失去了北定中原的机会,但陆游的梦没有成空。中原已定的中国,实现了南水北调。共产党人,在一统山河后,又在用实力打造一个富裕的世界。雨,变成了调水渠里淙淙流淌的声音,我为这个世界的幸运雨而感到自豪。   梦中的铁马,一直在响。生不逢时,多少人,带着梦想做了故人。风中的雨,一直在下。生逢其时,多少梦想变成了现实。在奔流不息的河水旁,我感到风中的雨是暖,雨中的风是柔的。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国破山河在,听到的雨也是老天的悲鸣。听雨僧庐,造成了积弱的朝代多少人无望后的无奈。我常常在屋里捧一本书听雨,却听不下去,那些诗词里的雨声打乱了我听雨的心绪。如今,我们可以随意把雨当作休闲的情趣,有哪个时代可以化雨为趣的啊!   水流的欢声笑语,盖过了风雨的浅唱低吟。河流蜿蜒向北,去和远处的路灯交汇。一望无际的路灯后,一排排高楼安然矗立在风雨中。早没有了被秋风吹破的茅屋,一座座现代化的城市雨后春笋般在中国大地拔节生长。我可以在几百米的高空截住雨来听,也是不错的情调,拦下雨滴,拽进楼里,掬雨闻香,我想弥补雨滴敲打地面而我不能听见的遗憾。      五   少年时在“雨叫”声中的奔跑,上学时对一把伞的渴望,工作后用脸盆接房顶漏水的无奈,都已成为过去。改革开放四十年,带走了我的少年、青年和中年。和祖国一起成长,工作生活条件,都有了很好的改善。何止这南水北调,高速高铁,高速发展的祖国,给了我们前所未有的安定和富足的生活。临窗听雨的心绪与过去截然不同了,更多的是安稳的心情,不再对雨可能发飙作祟而感到恐惧了。   人都会老,如果喜欢僧庐,未尝不可以修身养性。但那个悲情时代的悲欢离合,已不复存在。我生有幸,虽“鬓已星星”,但不会再有“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的感叹。   静静地走在雨中,拿一把伞去和自然对话,用心去体味唐诗宋词里的风风雨雨,感受时代的和风细雨。   只感受到雨在风中摇摆的惬意,风在雨中淋浴的欣喜。“夜阑卧听风吹雨”,我很自私,不再理会路人行旅之苦,用眼下的生活篡改了陆翁的诗意。我想,陆翁如亡魂有知,一定不会生气。   听雨,能够听出一番好心情,在当下。我有个想法,如果逢雨我休假,我想在雨中写下敲过我心情的诗句,一串串,放进我记忆里的播放机。   西安哪里看癫痫病好癫痫病对女性的危害大吗郑州哪个医院看癫痫最好武汉看癫痫病上哪家医院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