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文缘】我爷爷的申请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精华作品
我刚从东北老家回来半个月,沈阳的大姑就给我爸爸打来电话,说前几天回乡下了,爷爷的状况很不好,很多天没有进食,可能时日不多了。大姑希望我爸爸回去,有事情需要商量。比如,我婶想等爷爷一死,把奶奶接到后街自己家里去住,腾出的房子,一是给儿子大成娶媳妇之用,二是奶奶岁数大了,一个人住也不方便照顾,有个闪失怎么办。可奶奶不愿意,想自己一个人过。当时给爷爷奶奶盖房子时也是那么说的,我爸大姑俩人出钱买宅基地,叔叔出资盖,爷爷奶奶百年之后房子归叔叔所有。诸如这类问题还有许多,爷爷的后事怎么办,办多大等等。所有亲戚都在盼着我爸回去拿主意,大家都表态了,北京说了算,我爸对我说:“打票去吧!打两张。”   第二天凌晨六点,我和爸爸到了沈阳,在大姑家吃完中午饭,我们坐上长途汽车,下午四点进了村子。这个时辰正是东北农村炊烟四起的时候,麦秸,玉米秸,鸡屎,猪粪和每家每户飘出来的菜味饭味混杂在一起,不用看,你基本上能想象出东北乡下是个啥样子。   我们刚刚拐向中街街口,奶奶就蹒跚着迎上来,她一边嗫嚅一边拉着我的手,低头说:“振山呢,这个老倔种!你俩一进村他就醒了,他说听到了你俩的脚步声,让老二跟我回去,你先去振河家吧!”我爸听了奶奶的话啥也没说,把带来的东西倒在一个兜子里,完了说,买的衣服在包底下,待会儿让我去叔叔家拿,说着提起包转身就走了。   我的到来让爷爷兴奋异常。我爸我妈因为以前诸多历史原因,有许多矛盾,一直没有化解,说白了,我就是北京的代言人。爷爷破例喝了一碗粥,奶奶说爷爷快10多天没有大便了,爷爷说没吃什么饭大什么便!爷爷看我将碗筷放下,用手拍着炕席,让我坐在他的旁边,我脱了鞋凑到他的头前,爷爷侧了侧身,从头顶的炕席底下拿出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放在自己的胸前。他用手拍着那个东西,意思让我拿走。我探着身子从爷爷手里拿过那个纸包,觉得很有分量,我在爷爷的注视下,慢慢地将纸包打开,爷爷说这是个宝贝,是太奶的遗物。我打开一看,是面铜镜。爷爷说:“我一生没给北京留下什么。”说完有点哽咽:“收起来吧!免得大成看见。”说着爷爷又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封牛皮纸袋放在了我伸过来的手里,说:“这个你拿着,听说国民党现在属于民主党派,在北京可以加入,这袋子里有我一生的履历,这次回去你拿这些资料问一问,看我能不能恢复党籍,如果能,你帮我办理一下。我接过牛皮纸袋和铜镜,一起放在我的书包里。   爷爷看我把东西一一收好后,说前几日他和死了三十多年的白鼻骡聊了三天三夜,它在阴间一直给转世部部长张作霖当脚骡,知道的事情很多,他向爷爷介绍了阴间近半个世纪的许多变化。   阎罗王为地狱之首,属下有十八位判官分别主管十八层地狱。地狱是阴间地府的一部分,十八层地狱不是指一层层的十八层,地狱是不分层的,而是按区域大小来形容,十八层的层不是空间上下,而是指刑法上不同。   现在地狱变化非常大,有许多地方和阳间一样,有阴界联合府,十年开一次阴界联合府大会。现在判官也有考核制度,分高、中、初级都是竞争上岗。行政编制效仿阳间先进发达国家,有招魂部,转世部等,共六大部。张作霖是转世部部长。   一九八零年,阴界联合府召开了一次大会,除朝鲜没有到会外,二百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全部到会。大会主要议项是,调整现在跟不上阳间社会发展形势的法律法规。将以前百分之六十四以上的惩罚标准重新讨论、修改、认证。然后举行了上百次扩大听证会,到会的有:昆虫类、鱼类、禽类、兽类、植物类。   像这次听证会上删除的条款有:第一层,拔舌地狱,删除的条款有:挑拨离间,说谎骗人。第二层,剪刀地狱,删除的条款有:寡妇改嫁。第三层,铁树地狱,删除的条款有:挑唆父子、兄弟、姐妹、夫妻不和。第五层,蒸笼地狱,删除的条款有:以讹传讹,诽谤他人。第七层刀山地狱,删除的条款有:杀牲者。阴间不同于阳间,猪、马、牛、羊、狗、鸡、虫,以及人,统称为生灵。第八层,冰山地狱,删除的条款有:堕胎。第十层,牛坑地狱,因与第七层类似,早已经合并执行。第十二层,舂臼地狱,删除的条款有:大吃大喝,糟踏五谷。第十四层,枉死地狱,删除的条款有:自杀、服毒、上吊。第十六层,火山地狱,删除的条款有:损公肥私,行贿受贿。第十七层,石磨地狱。删除的条款有:贪官污史。第十八层,刀锯地狱,删除的条款有:工程上偷工减料江苏哪里看癫痫病。   以上这些条款,自一九八一年试行废除以后,再接收这类人全部劝其六道轮回转世。这样一来,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社会矛盾尖锐,突显出许多问题。像大吃大喝,行贿受贿,贪污腐败,卖淫嫖娼,工程上偷工减料。这些问题泛滥成灾,大有失控的态势。许多发展中国家委托联合国与联合府洽谈,希望联合府顾全大局,恢复旧制。消息刚刚传出,阴间顿时大乱,禽类给阎罗王府顶上拉满了稀屎,昆虫类糊满了各部大门,兽类到各个部门前静坐,并示威游行。昆虫类,禽类,兽类一齐鸣叫,使六部工作人员耳廓乱颤,鼓膜生疼,无法正常工作。招魂部无法正常招魂,弄的阳间阴魂不散,阴气过重,造成大面积流行性感冒。近半个世纪以来阳间流行性病毒,据权威数据显示已经达到三百余种,儿童打的流感疫苗只能预防六十余种。也就是说,打了预防针,得流感的概率依然很高。   转世部也遇到了瓶颈,层层拥挤不堪,尤其是那些因为大吃大喝,贪污腐败,找姘头包二奶进来的干部,骂声连天,说什么,农民种的山珍,渔民捕的海味,不就是让我们这些人吃的吗?一桌好几千好几万,老百姓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挣两三千元,他们吃的起吗?再说,一个民营企业家,资产上百万上千万,让他们没事家里吃上千元上万元的饭菜,他们没事吃这么贵的饭菜,不是傻逼吗?这可是他们撅着屁眼汗珠子摔八半挣来的呀,他们只有请我们吃的时候才舍得。为什么?因为我们给他们办事盖章。我们吃不是一点意义没有,国家有税收吧?繁荣市场经济吧?北京星级以上的宾馆一千多家,我们不住谁住?我们为党吃坏了肚子吃坏了胃,党还批评我们,形势一紧张还抓我们进公安局,我们还有活路吗?现在在地方处一级的干部,一年上了日程安排有记录的超过一千五百顿饭,还有近两千个会议,平均一天四五顿饭,安排不过来的,连早餐都用来陪吃,晚上还要吃夜宵。这些诟病已久的饭局,这些沉疴之重的会议,让我们苦不堪言。现在科学早有定论,性欲过剩就是吃大鱼大肉所至。你说,我们天天一到晚上就捅咕老婆,老婆那么大岁数受的了吗?孔子说:“人之初,性本善”的性,就是性欲的性,性的原义就是性别、繁殖,我们只不过在繁殖的基础上娱乐化了,就如同你去娱乐场所交了钱玩玩,这有罪吗?   我听着爷爷学这些贪官污吏的陈词滥调,久久不能平静。你要求这些人都像共产党好干部孔繁森一样,这不大现实。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当他们站在了一个特殊的岗位上,巨大的资源由他一个人掌控的时候,你说让他们一点错误不犯,要求未免苛刻。现在社会发展这么快,我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下发几次反腐倡廉的文北京哪有癫痫医院件,这些文革式的、运动式的反腐,早已远远落后于社会发展的需要。我们要从源头治理,立法防腐,应该注重制度建设,而制度的最高级形态就是法律,也就是建立中国的反腐法律体系。我们中国老百姓就要求一条,凡是国家公务人员,财产实名制公开。当然个人稳私除外。这也是国外反腐上百年来早已共识的利器,我们什么时候能举起这个利器呢?我相信,我们党有成千上万的好干部也视目以待吧!我想公开也没什么了不起,白就是白,黑就是黑,我们为什么不能拷问洁白下的罪恶;我们为什么不去寻找罪恶下的洁白。《悲惨世界》里的沙威警长都自杀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以改变的呢?   爷爷说:“阴间确实也有困难,论证听证那么长时间的新法,其实有些条款已经试点实施一段时间,马上就要正式颁布出台。这次颁布的新法主要针对阴间反应巨大的环境犯罪、生态犯罪、集体犯罪、对子孙后代犯罪。比如,第十八层,刀锯地狱,腾出的部分主要羁押的人有:过度或违法开采地下水资源的人。现在,发展中国家,发达一点的城市,地下水位每年以十五米以上的速度下降,地下饮用水水位普遍在三四百米以下,照这个速度开采再过一百年,我们的后代每天直接喝上温泉水。地壳平均厚度约为三十至四十公里。我们已经可以清晰地算出打透地壳的时日。第十七层,石磨地狱,腾出的部分主要羁押的人有:破坏生态环境,造成大气污染的人。第十六层,火山地狱,腾出的部分主要羁押的人有:破坏地质结构的人。包括过度开采,随便筑坝,瞎修水库。第十五层,磔刑地狱,暂时没有修改。第十四层,枉死地狱,全部腾出,主要羁押的人有,组织、策划、研究、生产细菌武器,生化武器,核武器的人。   后面记不清次序的还有:大规模战争的主要战犯;造成土地大规模化学污染的人;造成土地植被沙化的人;乱砍乱伐的人;使人畜饮用水及食品造成污染的人;造成河流海洋污染的人;制造假药卖假药的人;使人的心灵受到污染的邪教等。我说的这十多条都要在这次正式颁布实施。”   我听爷爷说“我”,吓得浑身发抖,他分明将自己当成了阴间的一员了。   爷爷说:“我觉得这次新法一旦颁布,阴间已经远远地走在了阳间的前头。阳间只会喊口号:‘资源不可再生。’基本上是废话。‘地球只有一个’纯是废话。这些意识言论喊有些年了,可一直停留在媒体的层面上,最多罚罚款了事。殊不知,这比个人行为犯罪危害大上千倍上万倍,对我们的子孙后代和地球比核裂变还要命。算了,操那些心有什么用呢,还是说说你太爷吧。他死后关在第六层,铜柱地狱,那里关着恶意纵火,毁灭证据,致人死亡的人。白鼻骡看过他受刑。那天早上,几个小鬼扒光了他的衣服,让他裸体抱住一根直径一米,高两米的铜柱筒,两个小鬼在筒底内燃烧炭火,并不停地扇着风,很快铜柱筒就热了,你看过《封神榜》吗?就像苏妲已的炮烙,他俩的刑罚类似,疼的你太爷龇牙咧嘴,哇哇乱叫,那个惨状别提了。”   我看爷爷眼里噙着泪花,知道爷爷在一点点的原谅太爷。他之所以讲太爷受刑的细节,就是在一次次拔落怨恨太爷的结痂。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太爷,太奶经常衣冠不整的在村子里疯跑,手里拿着一块玉米饼子,吃一口说一句“有人玩没人玩,没人玩糊上了。”我太爷虽然是破落子弟,但年轻时也是一掷千金的马四爷,脸儿还是整的呀,他听了那些话,肯定要有个了断。可事又两说着,听我六叔说,可着沈阳没见过我太奶那么漂亮的,也就是个娃娃亲,要不,我太爷得排一万名以后。娶了我太奶后,头三年我太爷没离开过炕,那个没白天没黑夜的爱呀。可有一天,他突然旧病复发,又耍起钱来,而且和赌博庄家的小女儿小奶牙好上了。你说,太爷反差这么大,太奶受的了吗?   这话还有一说,爷爷怨恨太爷理由充分,我爷爷亲口和我说过,他学习成绩全班第一,他的理想就是北京燕京大学。可家道中落,太爷又爱耍钱,把仅有的几十亩地输的精光,没办法,他只好考可以吃官饭的哈尔滨高级警官学校。   不说太爷的败家事,再说我太奶,年轻时要家庭有家庭,要长相有长相。我太奶近乎完美的美言美育美象更凸显了我太爷的卑鄙龌龊。我太奶衣冠不整的在大街上胡言乱语,在那个万恶的旧社会,不就是中国妇女对男尊女卑的控诉吗?不就是成千上万的中国妇女悲惨的遭遇吗?不就是反抗中国男权社会的呐喊吗?我越想越激动,越想越深刻,深刻的就像大枕叶癫痫病怎么治疗哲学家尼采一样,说话直达本质。   我正想入非非,爷爷打断了我的思路接着说,白鼻骡说:人有七情六欲,万物生灵也有,不管是单细胞还是无性繁殖,它们只是方法形式不一样。比方说我们骡子,我们是介于驴马之间的一个种类。我们有驴子的耐性,有马的体魄,我们干起活儿来驴顶三,马顶俩。我出生的时候,因为我是马配驴,个头大,咱家那个大青驴生不下来,最后没办法,你妈含着泪和接生的孙秃子说:“弃驴保骡吧。”驴最多活十二三年,我们能活四十年。人类就是这么唯利势图,你妈也不例外。我在大青驴肚子里虽然骂你妈,但还是感激她,是她给了我生命。   我听着外面的人吵吵嚷嚷,有人用刀子划着大青驴的肚皮,大青驴呻吟着,大肠一次次挤压着我的头。一会儿我眼前流着一片片血光,一束束炽光让我的头颅光洁透明,我懵懵懂懂地从大青驴的肚子里滑出,呼吸第一口空气的时候,就感到这个世界冰凉刺骨。从那以后我就留下一个病根,一遇到大冷的天,我的眼前就一片红光,周身颤抖不止。我的第一口奶水是你妈喂的,她端着半盆羊奶,让我舔食,我不会,她就用手指捅开我的嘴,然后把手伸入我的嘴里,我嘬着她的手,她把手退出来将半盆羊奶没过我的嘴,呛得我打了不下十个喷嚏,你妈用手摸着我身上风干的胎盘粘液,自言自语道:“可怜的骡呀,没娘的骡呀。” 共 2283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