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我和弟弟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语录
摘要:弟弟是一个可怜人,他的内心渍洇着迷茫和愚痴,春夏秋冬,他是我心中的一份纠结和牵挂。财富地位皆浮云,兄弟亲情似海深,我把一切荣辱得失尽抛身外,把所有磨难委曲皆忘心扉,把弟弟照顾好,愿弟弟一切安好! 秋天来了,又是一个萧瑟的傍晚,夜幕在稀稀疏疏落叶的缠绵悱恻中,早早的来临了,西沉的落日把一天中最后的美丽投入到嵯峨山的怀抱,四周望去,一切都渐渐摹上了一层灰淡的雾气,忙忙碌碌了一天,我终于能如释重负地坐下来休息会。这几天,买地皮,腾场地,约匠人,筹材料等,我把给弟弟盖房子的一切总算料理好了,悬在我心头几十年的揪心事今日终于得到了却,此时,我虽然感觉很累很累,但能尽情享受到的那种快乐只有我懂!   弟弟的苦难生活境况一直浸蚀着我的心。弟弟小我3岁,我俩同命相连,他比我更苦,因为从小他就脑子不好,所以一直艰难的生活在浑浑噩噩之中。在母亲去世的那一年,他仅仅只有三岁多,脆弱幼小的心灵根本感受不到丧母的伤痛,看着我和他都穿白戴孝,有时还会傻傻的笑出声来,可当看到我哭了,也会跟着嚎啕大哭,直到安葬时妈妈的灵柩沉入数米的土坑,直到那如雨如烟的黄土被数十上百张铁锨扬起,在天际之间划过道道圆弧,然后纷纷扬扬地洒落在棺木上,直到那所有花圈、纸钱一起点燃成熊熊烈火,弟弟才好像顿时明白了要和妈妈生死相隔、阴阳分界,他几次扑上棺材,紧紧地拽住棺盖不放手,在他撕心裂肺的尖哭声中,妈妈的墓穴就转眼间变成了一座如山的土坟,这一幕让弟弟万分惊恐,他紧紧地抱紧了我,那一刻,我已开始明白,我是弟弟一生唯一的依靠了。   随后的日子,父亲也有病,没有足够的能力养好我们,我和弟弟在酸涩痛楚的苦水中泡浮着,慢慢地长大。弟弟他曾经进过几次校门,因为念不进去也就多次辍学。在我没上学前,经常带着弟弟去地间割猪草,下沟洼去放羊,又一起采摘过自家大槐树上的槐米,记得当我在树上把捋好的一把把槐米丢到树下时,弟弟会一边拍手叫好,一边勤快地拾进小笼,童真的笑脸上也会盛放出灿烂的阳光。等把槐米晒干卖掉,我们买的东西最奢侈的便是最便宣的仅仅五毛钱一包的“华丰”牌方便面,每次我和弟弟把干面吃完了,他就把里边的调料包如获至宝般的保留着,等到吃淡然无味的开水泡馍时再放进去,味道咸咸的、辣辣的,欺骗了味蕾,也充饱了肚子。没有了妈妈的依偎,缺失温暖,造成弟弟性格有些扭曲,很难管教。在我上学以后,父亲只顾去地里干活,对他有些疏忽,他便开始喜欢几乎天天在村子浪荡,村里善良的人们也不会亏待他,白天他多数以给人家干活换饭吃饱,有时晚上就不知道去何处安身。记忆中,逢学校放假,每到晚上不见弟弟回家,我便提着一盞马灯去寻找,在呼唤中,找到弟弟时,他多数蜷缩在果园房或者烤烟楼里,蓬头垢面,我会哭着引着他回家……这就是弟弟让人悲情的童年,想起这些,我总想大声哭出来。   说来上苍也很眷顾弟弟,让他长得一付好身体,他心宽体胖干活有力气,至今从来没有进过医院。这也是我心中唯一的最大慰籍。一九八五年,日子终于熬到了我高中毕业回家,才把那个破碎苦难的家撑起来,家从此就有了一点家的温馨,弟弟出去游逛时候少了,有时也能帮我干好多简单的农活,干活时他又从不知道惜力气,别看他脑子浑,他看到我身体瘦弱没劲,总把扛袋子、拉重东西等重活自己抢着干完,这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可怜弟弟对我的亲情,体会到兄弟亲情虬根的盘结!每到夜晚他会和父亲睡在南边窑洞暖融融的土炕上,说着他们的开心事,氤氲着最简单挚朴的父子情,在麦秸节和泥土的气息中,窑洞里洋溢着一丝暖暖的亲情。   时光流逝到2000年前季,经过一家人的艰辛努力,终于告别了旧窑洞,盖成了一院新住处,共有平房八间,很是宽敞,我选好了良辰吉日,兴高采烈的迁进了新居,同时又让两个儿子把父亲和弟弟的日用品全部搬了进去,安置弟弟和我们一起住着新房。其实我一直明白,弟弟的内心一直渍洇着一种迷茫和愚痴,由于没有正常的思维情商,在日积月累中,沉淀了他无拘无束、放荡不羁的性格,他不懂得平民百姓要居家过日子的浅显道理,他受不了家庭整日繁琐噪杂事务的影响,他不习惯人们生活规则的束缚,和我们住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晚上,便独自偷偷地将自己的被褥抱回老院子,一个人住了下来,经我千方百计地哄说,他死牛鳖犟就是不愿回去,谎说他一个居住起来舒坦自然。自他一个人住着,我的心里就增添了一份纠结和牵挂,再忙我都要去老院子照看他也成了一种习惯,有时几天没见他,心里总是感觉空落落的,直到把吃的东西送到他手里,看见他吃着,我才会安心离去。老院子的土质松疏,下雨时往往会多处倒塌,担心弟弟的安危,我经常冒雨拿着手电筒去检查,我对弟弟的那份拳拳情意,上苍可鉴,唯有我知,我为弟弟操劳受累,从来也没有后悔过。   父亲去世时,紧紧攥着我的手,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我明白他的临终牵挂,我承诺父亲,会照顾好弟弟,父亲笑着离去.....这么多年,我一边养育着儿子,安排好儿子的生活,一边呵护着弟弟,但我常很内疚,没有管好弟弟,没有把弟弟安顿实在。弟弟老不听话,有时散慢懒惰,甚至做一些出格的事,惹的我有时很难受,“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男人三个帮”,我很羡慕别人有兄弟、姐妹的帮衬,我的傻弟弟却不能帮我什么,有时还添乱,但我从来没有嫌弃他,我曾常想,有个富贵荣华的弟弟固然高兴,但我从来没有因我低贱的弟弟而耻辱,人生有很多无法回避和选择的东西,我和他终生兄弟也是缘分,相遇了就要敢于担当,敢于承受,敢于面对,这才是至情至性。在我的言传身教下,儿子对他很孝顺,每当他们假期回家,都会给自己的二大买食品和衣物,这一点,我很宽慰。但我深感自己很无能,没有本事让弟弟的生活尽快的好起来,还让弟弟一个人住在那黑暗、潮湿的小屋。平时我的压力很大,好多人一直质疑我不管弟弟,我只能默默地承受着那一切!为弟弟,多少回我焦虑得头昏脑胀,却理不出一点头绪,内心深处是深深的惭愧和自责!多少次我独自黯然神伤,真想大声呐喊,喊出心中的那些委曲,喊出净世之艰和为人之难!   今年,政府扶贫帮困的政策,像给我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让我的心里一下子亮堂开来。有了政府的帮助,我有了能力给弟弟盖房子,让他有一个安稳的栖身之处。过几天就可以动工,我的手头虽不宽裕,但我会把房子盖的很好,为省点钱,我愿意去自己干许多活,为了弟弟,我不怕吃苦受累。此时,我的眼前仿佛竖起了一间大房子,在砖沙混凝土的气息中,弟弟在里面舒心地笑出来......   月亮终于出来了,今晚的月儿还仍然圆亮。月光下,树影清淡,秋意阑珊,一番临纸悲吟,我的心异常平静,忽然间我感悟到人生财富地位皆浮云、兄弟情谊似海深的凝重和厚实,我把一切荣辱得失尽抛身外,把所有磨难和委屈忘却心扉,在这秋风凋零的季节,我不会停止拼搏的脚步,要把奋斗的足音留在秋天,我相信,历经一番波折和磨难,终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春天。 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诱发的武汉哪儿的羊角风医院好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北京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