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父亲与他的肿瘤病友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语录
父亲的病情又一次危在旦夕,住进西机医院的那天,病床一左一右的病友,都是与父亲患肿瘤的老人。   病房里弥漫着浓郁的药物气息,白色的病床只露着病人黑色的眼珠,转动着或强、或弱的生命迹象。父亲奄奄一息,微弱的目光盯着临床的大叔的饭,他肯定想尝一口五谷滋味,他肯定想端起常端的那个花瓷碗,他肯定想嚼一口锅盔馍,再喝一口酸辣刚好的拌汤,津津有味的咀嚼后,然后拉上架子车,去刨那一洼养活了我们姊妹几个的黄土地。现在,我向死神默默妥协了,只要父亲能吃个饱饭,弥留时光长短不再强求。   与父亲右边临床的大叔,年过七旬,中等身材,清瘦中仍然保留着儒雅之风。他是位退休教师,他贤惠的老伴,总是温和地注视着老人,珍惜着相携无几的时光。老人的儿子年近五旬,也是位很有修养的公办中学教师,工作之余一直陪护在老人左右,以温文尔雅的语气安抚着自己的老父亲。   父亲左边临床的大叔,小父亲几岁,高挑的身材,被病魔啃噬成笔杆形。起初老人是很健谈的,每当提起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那些日子,老人眉宇间流露着自豪,捍卫着一位老兵流血不流泪的生命阅历。高个大叔不失驰骋疆场风范,语气总是那么高,有种不服输的倔犟,这应该是纯粹的老兵特点吧。高个大叔与儿子总有一种对阵的架势,他老伴快人快语和丰满的体态,与老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那份不离不弃的温馨陪护,见证着一对老人携手同行几十年的风雨人生历程。   父亲病后一直处在消极中,对自己病灶毫不知情,而今面临诸多肿瘤病人,他才隐约中了解到了病情真相。父亲一生说的少,干得多,那双长满老茧的双手,证实了他一生的勤劳。父亲发病是在老屋,吐出鲜血的那刻,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在老屋的庭院,预知了不详。等知情的我,送他去医院检查时,一切治疗却为时已晚。食道癌,胃癌肿瘤已早早扩散,这是令儿女疼痛的诊断。遗憾与不舍,在2017年的隆冬,残酷地宣判了父亲不久的归期。   父亲话很少,每每亲友探望时,泪水溢出眼眶。他己咽不下食物,疼痛揉搓着他瘦骨嶙峋的体魄,气息微弱,犹如风中一盏烛火,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躺在病床的他,眼睛瞅着同病相怜的病友,目光里透出淡淡的忧郁,药物在血液里与病魔展开一场殊死较量。父亲与他的肿瘤病友,躯体成为无硝烟的战场,病痛穿透了骨头,针扎式消减体能。父亲在对抗癌症的路上,有了同伴,便有了团队意识,于是,他便不再那么沮丧了。一位老教师,一位抗战老兵,一位勤俭老农,他们三人成为同一暮色里生命延续的相互支撑。   清晨,光亮为万物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父亲与他的肿瘤病友,正接受医生例行检查,三双眼光齐刷刷地投向那一款款白大褂。医生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对他们是种潜意识的讯息。医生的和颜悦色,望闻问切他们早已麻木了,唯有病痛缓解,才是一丝欣慰。临床的老教师,食管直接导入肠道,胃里也插了排泄管,己经好久不吃食物了。临床的老兵,起初精神壮态挺好,他能吃下一个苹果和一杯鲜奶。他是三个老人中,状态较好的,总是火急火燎地发号施令,陪护的亲人总是迁就着他。父亲沉默的时候多,弟弟陪护时,他已经有了食欲,碍于病情没给他食物吃,以至父亲后来向我告弟弟状。父亲能咽下一小碗油茶时,我开心不己,连日来的阴云总算淡了。   病房象一条船,载着一行落难的人。肿瘤是老人背后的隐形杀手,无时无刻地想着赶尽杀绝,三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与病床为伴共度余生。临床的老教师,忽然发起了高烧,人处在昏迷状态,急坏了侍奉床前的妻儿。临床的老兵疼痛难忍,注射了杜冷丁后,人却尽然神志不清,三天三夜胡言乱语,儿女与老伴慌作一团,亲属也纷纷探视, 背角处老伴悄悄地抹眼泪。   上苍怜悯父亲悲催一生,尽然出人意料地脱离了危险期,精神好过刚入院那会。老教师的女儿羡慕地说:“我爸也能象叔吃口饭就好了!”老兵不依不饶地闹腾了三天后,奇怪般地清醒了,乐坏了床头的老伴,噙着泪花露出笑容。父亲在咽下食物后,又开始吐加着食物残渣的痰,老教师冷着脸说:“就是不能吃,还不信?”父亲面无表情,我谦和地对着两个老人笑了笑,老兵在梦呓中又回到从前,喋喋不休着过往。   病房外一声惊呼,父亲摔倒在男侧,惊恐地我拉起父亲那刻,心里内疚不己,身后传来病友关爱的指责。回到病房后,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护士急急赶来,临床的病友投来关切的目光,陪护者们围了上来,幸好父亲没出问题,只给了我一个深刻的警告。   又一声惊呼,老教师又摔倒在侧所内,老兵扶着床头摇摆不定,生活中患病的老人们失衡了,跌倒了又被扶起来,瘦弱的肢体继续与病魔相抗争。夜幕降临,病房内外变得安静了,三个老人并排躺在病床,如三本不同体裁的书,陈列在白床单上,儿女俯身啃读时,时光己回不去了,只剩下微弱的气息在做弥留地挣扎。   床头边,三个老人病床前,坐着三个年龄相仿的女儿。人常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但愿能捂热老人的躯体,延续相伴的光阴。儿子永远是父母背后的山脊,在老人病危时,儿子总能运筹帷幄,控制慌乱局面。   父亲与他的肿瘤病友,接受癌症界的哇波疗法,或许失败或许成功,都对中国医疗事业和儿女有一个交待。儿女是条船,渡着老人同历风险,儿女是把伞,为父母撑起一片蓝天,儿女靠成一道墙,为老人遮风挡雨,用双手为老人托起阳光,托起一轮初升的太阳,虔诚祈祷生命不息,父爱常存!   夜深了,父亲与他的肿瘤病友静静睡去,暂且脱离了病痛折磨。明天倒底会是什么样子,我想,他们肯定会勇敢的面对,因为他们不是孤军奋战,身后有权威医疗团队和一群挚爱着他们的儿女们…… 武汉哪儿治癫痫最好?随州难治性癫痫癫痫发作意识丧失怎么办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