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有趣的草花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故事会
无破坏:无 阅读:2944发表时间:2015-05-17 09:12:35    一、有趣的草木      对于世间的草木,自己好像天生就有一种喜欢。含羞草、风信子、玉簪、凤仙……一听到、念到她们的名字,心下就会莫名生出一片端然的喜气。这两年里,许是心态上起了微妙的变化,比之从前,似乎越发喜欢这种安静地与世不争的生命。近来,概受着春天蓬勃的气息感染,忽地就迷上了植花种草的事来。凡一得空,就往花市里跑。然,天下的草木之多,岂能是人之一己之力可以植种完尽的。为解这种思而不得的欲念,于是,索性于书店购来一册《本草纲目》,盘膝曲腿地坐在人间四月天的明窗之下,不急不徐,与她们一一“遇见”。   首先“邂逅”的,是豆蔻。   豆蔻,也称作草果,是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一般长于山沟阴湿之处,高丈许,株形似芭蕉,叶很大,披针形。初夏时开花,花色初为红色,渐次转为黄白。花落后结豆,豆呈扁球形,大如龙眼。李时珍说,“蔻”,即物盛之意。豆蔻,大约就是豆子结的大,且繁盛的意思。还有种说法,是因其花初放之时,为嫩叶所包卷着,也叫“含胎花”,以喻未成年之少女。“豆蔻年华”,即指十三四岁的女娃。   一说“豆蔻”,一说“豆蔻年华”,人就不由想起《红楼梦》,想起林黛玉,想起她与贾宝玉比肩躺在榻上,丢枕头玩儿,讲耗子精的故事逗乐。彼时,她(他)们还未看过《会真记》,还未解《会真记》之味,正是两小无猜的豆蔻年纪,成日间黏腻厮磨在一起。他去看望薛宝钗,她会发无名之火。她无端地恼他,他偏又寸步不离。那样的年纪,是人生之中最美好的年纪。那段时光,也是《红楼梦》里最叫人拍手叫绝、过目不忘的时光。可惜的是,越往后看,人就越多不忍。   李时珍说,豆蔻果裹上面,用灰中火煨热,去皮,可食用。还说,取豆蔻果仁一对,用酒煎服,可治脾痛胀满。   豆蔻一过去,就是合欢了。   合欢,也叫夜合、青裳。其叶子细小而繁密,有些像槐树叶。花则像个毛帚子,呈红白色,上着丝茸,五月里开,七月里盛。《本草纲目》里讲,合欢的枝条很柔软,叶又细小,总相互交织在一起。白昼里,若有风来,就各自分开。至夜里,就又慢慢收拢,互合在一起。想这”合欢“二字的意味,大约就在此处。   “合欢”,是个缠绵的词,有交颈叠肩之觉,及眷属情悦之味,大别于“豆蔻”的清纯与青涩。此词一出口,叫人想到的就不是林妹妹与宝哥哥了,常见的导致老年癫痫的诱因而是他们两者在落英成阵的花树下,腮红脸羞偷看的《会真记》里的崔莺莺与张君瑞。一个落魄才子,一个美貌小姐,偶然邂逅于普陀寺,两人一见钟了情,互属了心意。于明处,各自尚还拿捏着礼仪。私下里,却都在暗暗害着相思病。后,几经红娘筹划,俦侣终得一会。那夜,正待崔莺莺倚门托腮望眼欲穿时,忽见张君瑞急急跳过墙来,双膝拜倒在其裙前。接下来,一个是“绣鞋儿刚半拆,柳腰儿勾一搦。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一个是“将纽扣儿松,把搂带儿解,兰麝散幽斋。”两个是“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揾香腮。”为后人演绎了一出好看的“夜合欢”,几世也看不衰。   嵇康《养生论》载:“合欢免忿,萱草忘忧。”李时珍也说,合欢的嫩叶,黑龙江最好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可以煮食。   与合欢“别罢”,就得遇了女贞。   女贞,也叫冬青,或腊树,是一种香木。花繁,子累。《本草纲目》里对女贞的记述不是很多,我唯记住两点:叶茂盛、凌冬不凋。念念,品品,还真有些贞节烈女的味道。   说起女贞,自觉最易联想到的,就是“贞节”二字。在封建时代,公众为表彰死了丈夫,或终身不再改嫁,或自杀殉葬的女子,专门会建造一种门楼,叫“贞节牌坊”。这样的牌坊,黑森森地,高大而巍峨,通常屹立于村镇的进出口处。它是种荣耀,也是种监督与束缚,更是人们愚昧的道德观念的体现。   “贞”,其实是个很好的字,意思是忠于自己所重视的原则,坚定不移,经久不变。   记得小时候,母亲常带着我往镇子上看大戏。有一回,演了出晋剧《薛平贵征西》。讲述一个宰相之女王宝钏,待字闺中时,相中了自家的伙计薛平贵。后,不顾父母的反对,下嫁于他,并与父亲击掌断绝了关系,跟随薛平贵住进了寒窑。再后,薛平贵入伍,带兵征讨西凉国。留下王宝钏一个人,吃糠咽菜,守着破旧的寒窑,守着她的“贞”,苦度了十八年。结局是,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夫君的凯旋而胜荣归故里,他戏剧性的成了西凉国王,她顺理成章的做了正宫娘娘。尽管只有十八天。   小时候,自己不懂,听着戏园子里人们的议论,大致觉得这是个大团圆的喜剧。待长大了,方才明白,这出戏唱来却是那般的无奈。一个女人,用自己全部的青春,用十八年漫长的光阴,去换取那十八天的荣耀,值吗?再说了,那十八年的时光,纵然屈指数来,也得费些功夫,真不知道,王宝钏点灯熬油、忍饥挨饿,是怎么一日一日的活来着?想想,就觉其可怜。最最可怜的是,十八年后,她已人老珠黄,而她的夫君则贵为国君,且另有了貌美的新欢,她往哪里安放?无处安放!只能死了。   唉,爱情的事,从来都是“贞”也难,不“贞”也难。   李时珍又说了,女贞树结的子(女贞子),可入药,久服,可肥健,轻身,不老。果真?   失去丈夫的女人,熬着,熬着,就熬成了“慈姑”。   慈姑,淡水植物,也叫水萍、剪刀草。叶片似箭头。开小治疗男性癫痫药物有哪些白花,圆形,四瓣,蕊呈黄色。   以前曾听闻说,在南方的大家族里,对老年的女人,尤其是对丈夫这边年长的妇女,总称呼为阿婆,阿姑,慈姑,严姑之类。所以,一说慈姑,我就想到了老女人。一想到老女人,就想到老女人步履蹒跚的可怜样。一想到那可怜样,就想起了女词人李清照。   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爱情故事,想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他们夫妇在青州十余年的生活,可谓是吟诗作画,风雅至极。可赵明诚一死,李清照的苦难就开始了。为了澄清丈夫以玉壶“通敌”的谣传,她带上与其多年收藏的文物,一路颠簸辗转,追随落魄的大宋朝廷与高宗,以示忠贞。其时,李清照已近五十岁了。后,离乱之中,她所携古董散失大半。疲于奔命的她,接下来本想找个人安安稳稳度过下半生。然,万万没想到的是,遇人不淑,被那个叫张汝舟的人百般虐待不说,甚至为与其离婚,而身陷牢狱三年之久。出狱之后,李清照可谓名誉扫地、举目无亲。她即将开始的老年生活,想想都叫人心怜,想想都觉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都觉是“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这位慈姑,生时命运叵测,死后亦无子无女。然实际中,作为植物的慈姑,却可一株生十二子(果)。唉,人活着,有时候真不及一棵草。   ……厚厚一册《本草纲目》,就这样翻来翻去,尽叫我给翻出这许多不着边际的遐思来。我有时想,假若李时珍现在活着,一定会银须冉冉、怒目狰狰,拿着木棍敲我的脑袋,怪我断章取义到如此地步,真真至极之笑耳。      二、有趣的花      人有名儿,花亦有名儿。人的名儿,称作芳名儿,那是美誉。花的名儿,若呼为芳名儿,那才是正经八百、名副其实。世间之上,花有很多种,芳名儿也有很多种。然,同样是芳名儿,有的就很有趣味。黑龙江有能治羊角风的医院吗   有一种花,叫彼岸。传说,是一种渡人生死的花。此花,也叫蒜头草,是石蒜的变种。七月里开花,花型很奇特,小刺球一样。朵色则绚烂至极,有纯白、大红,湛蓝三种。白的,像玉;红的,似火焰;蓝的,宛若深海。此花,有两种开花方式,一种是先开花,花谢后出叶;还有一种是先抽叶,叶枯后开花。遂就又有传说,谓此花可开一千年,落一千年,且花与叶永不谋面。佛经里,还将此花喻为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物。   一朵柔美的花,被拟为妖异者,且被赋予生死的大意,似乎有些太过生硬与牵强了。   我乍闻彼岸花,想到的却是《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彼岸,可以是生死的彼岸,也可以是水之一方。   实际中,彼岸花也极似个在水一方的佳人儿。她的鳞茎生于地下,叶呈狭带状。每年夏秋之交,花茎会破土而出。花茎呈绿色,一路向上,细细地,挺的很高。顶端绽放美丽花朵。整株瞧去,翩翩袅袅地,实在像极了身着白衣、红衣、蓝衣的窈窕美人。   彼岸花的鳞茎有毒,但可入药,并具催吐、祛痰、消肿、止痛之效。   还有一种花,也很有趣,名叫含笑。此花株型很高大,叶似倒卵,有点像山茶。花呈奶白色,如着水之玉。朵六瓣儿,从花萼部位就分开,淋汤利水,毫不沾着。然,花的整体形状,却是永远拢着,半开的样子。给人以端庄、含蓄之觉,瞧着似是嫣然,又似莞尔,别有美韵。   含笑,含笑,含而不笑。似笑,又非笑;似不笑,又含着笑。笑意悠悠,笑态隐约,在笑与非笑间拿捏着,真真绝妙。而且,含笑是一种安之若素、是种宁静、镇定之态。如果一个人忙忙碌碌、心急如焚,面上是含不住笑的;如果一个人意念险恶、机关算尽,也是含不住笑的;如果一个人眼冷、心冷,小肚鸡肠,还是含不住笑的。   前一段,我在读台湾蒋勋先生的书时,始知柬埔寨西北部有座吴哥城,是九世纪至十五世纪高棉帝国的国都。吴哥城中有个巴扬寺,寺内有四十九座塔,塔壁上雕着的许多石佛,就常年静溢肃穆、面含微笑。人们将之称为“高棉的微笑”。其实,吴哥这座城堡,过去年间十分的辉煌,人们信仰印度教与佛教,所以建造了各种雄伟的佛像浮雕。后来,几经战乱,吴哥王朝消亡了,城域也毁坏严重,几近于一片废墟。可是,这些石头佛像却幸存了下来。经过几多战火的洗礼,它们几乎都成了“残疾”,都缺了“胳膊”少了“腿”,有的没了“鼻子”,有的没了“耳朵”,有的五官俱损。但是,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他们面部含而不露、镇定自若的笑意。我在书页间久久凝视那些石像的面部,所见皆垂睫、敛目、嘴角微斜,给人一种接受、容纳、宽宥,且宁神静气之觉,叫人的心顿觉被什么神物轻轻地、柔软地、抚摸过一样,很舒服,也畅爽。   “含笑”,是一种大境界。而含笑花,不仅样子漂亮,其气味亦芳香如兰。采来,配制成茶叶饮用,可松弛神经、镇静身念、使心情愉悦。同样,也具足了佛心与佛性。   我母亲常种一种花,叫旱金莲。其花叶片奇特,呈五角形,半掬着,像荷叶一般。花朵五瓣,聚在一起,像个小雨伞。色泽十分艳丽,有橘红,有紫红,有乳黄。另有一品种,花的朵瓣上,略略还着些暗红色,向外晕开着,远远里瞧着,像唐代美人的桂叶眉,很俏皮的样子,也很可爱。   旱金莲,潘金莲,就差一个字。   旱金莲可爱,潘金莲虽奸媚、淫乱,但偶也有其可爱处。《金瓶梅》里讲,有次,西门庆外出会友归来,灌醉了酒,烂泥一样,倒头便睡,片刻就鼾声如雷了。那个时候,正值七月二十好几的盛夏,纵然是深夜里,也还是极闷热的。潘金莲本欲想与夫云雨一番,怎奈他瘫软如泥,无法欢爱。如此,天气的外热,加着她欲望的内热,这叫潘金莲怎么能睡得着?无抓无拿间,忽然听到碧纱帐内一派蚊雷。于是,潘金莲就赤着脚、光着身子起来,执着烛火,满帐里照找蚊子。照到一个,就烧死一个。照到一个,就烧死一个。那一时里,潘金莲倒顽劣的像个孩童,也像朵金莲花,无邪了小片刻。   旱金莲很耐旱,随便植在哪里,给点水就能活,给点太阳就灿烂。潘金莲可不一样了,她这朵花,可是万万“旱”不得的。一“旱”,就出幺蛾子。   有一种观赏植物,可食,更耐看,叫羽衣甘蓝。   羽衣甘蓝,是蔬菜甘蓝的变种,其不但名字好听,花样也漂亮。莲座状的叶丛,仍似甘蓝菜,灰绿灰绿的。中央的菜心,不会像蔬菜那样卷成团,抱成圆球状。而是开的很展,紫红紫红的,像极了富贵牡丹的模样。   甘蓝花,大约人们见的少。甘蓝菜,恐怕就经常吃了。   甘蓝,也叫“卷心菜”,我们土话叫“灰子白”。炒食,爽脆可口。烩炖,则绵香软糯。腌制,更是酸辣有味。做包子饺子馅儿,也十分好吃。   记得自己十九岁那年秋天,村里有个男娃爱慕表姐,约其往镇上看电影。表姐害羞,便拽了我同去。同去的,还有另外一个男孩子。看的什么电影,我已没有了印象。唯记得,待电影散场返回时,已然是四围悄寂,家家灯火渐熄了。秋季的月光,清冽如水,泼洒在乡村的沙石路上,明晃晃地。道路的两旁,黑乎乎地,凉风嗖嗖地吹来,又吹去。此般景致里,那两个陷入爱河的人儿是什么感觉,我不晓得。反正,我是挺后悔自己穿的太少,胳膊冷得总起鸡皮疙瘩。走到半道,正好路过镇中学的几块蔬菜地。月辉之下,棵棵甘蓝,像肥硕花朵,拥挤着铺满一地。那两个男娃儿许是无聊,也或是为了制造气氛,忽然兴起了偷甘蓝的念头,一溜烟窜到地里,并回头嘱咐我与表姐,站在堤堰上放风。说实话,那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做贼。准确的说,是做贼的帮凶。先前还能忍受,可待那两小子扑到甘蓝地里狗熊掰棒子似的踅摸与取舍时,我四下里不住的偷窥着,身上一阵一阵的哆嗦,遂觉那夜风越发的凛冽了,刀子似的,喇得人肉疼。   最后,作为帮凶,我与表姐各自成功分得一棵盆口大的甘蓝,抱在怀里,沉的人直不起腰。赃物带回家,还不敢如实招供,不知是编了个什么谎,蒙混过去了。至那之后,每吃、或每说起甘蓝,就会不由地想起这桩子事。很有意思。   贫村里的青年,连个表达爱情的介物都没有。在乍一得悉这世上还有种叫“羽衣甘蓝”的花时,就遥想当年的旧事,假若那个男孩偷摘来的不是菜甘蓝,而是甘蓝花,那样,爱情的意味,就天壤有别了。   还有更奇的。昨儿,我破天荒地翻阅到一种花,叫狐狸手套。   狐狸手套,别名指头花。叶卵状,有锯齿。开序状花,形似麦穗。单朵像小喇叭,也似小铃铛。花色有米黄、淡紫几种。花瓣上有深色斑点,一溜晕开,宛若从花心里倒出的一串串紫玉珠子。   关于狐狸手套这种花,有一个有趣的传说,说狐狸为了在野间觅食不被别人发现,就把这种花倒套在脚上。一来,可以游刃有余混迹于花丛之中。再者,可以降低它行走时所发出的脚步声。想来,这狐狸真是狡猾且善于伪装的动物。“狐假虎威”里,它不是就成功利用老虎的威严,吓跑了其他不能力敌的野兽吗。我暗自猜想,那时候,它是否也戴着这样的漂亮地手套?果若是,那就真成了迷惑虎心,迷惑兽心的狐狸精了。   其实,惯于戴手套的,何止狐狸一种?就像惯于披羊皮的,不止是狼一样。   实际中,“脱”了手套的狐狸,还是蛮可爱的。硕尾、长毛,小巧的嘴,柳梢样的眼。行动起来迅疾、又灵动。很讨人喜。当然,它如此美丽的外表下,还藏着件十分厉害地武器。狐狸的肛部两侧各长有腺囊,在危急关头,会释放出奇特臭味,能将觊觎者瞬息间熏跑。此一招,比起套花朵手套来,那可是大相径庭,有失优雅了。   狐狸手套花,别看长的也像狐狸似的,极度迷人,想不到她也是有杀手锏的。其株体可入药,有犟心、利尿的之效。然,其有效剂量与中毒剂量相当接近,所以误食的话,很容易中毒,甚至死亡。因此,这狐狸手套还有一个外号,曰:毒药草。   狐狸狡猾,狐狸手套有毒,此二者,纵再美,也还是离得远些好。   诸如彼岸、含笑、旱金莲、羽衣甘蓝、狐狸手套此类的花之芳名,随便捻来,就够人消遣一个下午,乐呵一个下午,微醺一个下午了。若得一一见了真花、真容、真姿,那还不得醉死个人?   共 584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