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石头记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摘要:看着老秦放光的眼睛,冻紫了的脸我连忙点头:“是的,漂亮,是旧石器,你太伟大了,我一定把你写进故事,让你千古!” 老秦最近不太安分,每天破衣娄嗖地随时准备出发,那辆墨绿色的长城皮卡外表洗刷得干干净净,驾驶室里皮儿片儿的,雨衣、靴子、锤子、扒子、面包、矿泉水等等应有尽有。   他说他很小的时候就迷恋石头,透明的、有点形状的、带些图案感觉很好看的,见到就捡回来,按他的说法,这些都是宝贝,不能让外人看见,我问过他几回宝贝藏着哪里了?他只是呵呵地笑,始终一句话:“好东西都埋土里,不能告诉你”。   他究竟埋了多少宝贝谁也不知道,街坊邻居朋友都觉得是一个谜,问不出来,也看不见,后来干脆不打听,渐渐地也就把这个话题淡了。   没人感兴趣他的宝贝,老秦有些寂寞,那天他打电话约我,说是别人送了他一块石头,让我过去看看,我就笑:“你可别埋土里啊,我一会儿就到”。   老秦早早站在门口等候着,手背在身后,神神秘秘的样子:“这可是宝贝,快进屋来看看”。   下午的阳光正从窗户射进来,投在桌子上一方橘黄的格子,老秦拿来一把食指长短的手电,很类似玉石灯的那种,贴着石头能看见石头的透明。   石头的确很漂亮,半捺长大小的一个六棱形,通体紫黑,外表不是很光滑,顶部刀削的一样,如同香港的双子楼顶,底部有些透明的小颗粒,不仔细看很容易怀疑它是一块蓝刚玉。   玩石头容易上瘾,当地人从来也没想过身边会有宝石,就像当年的昌乐农民,拿蓝宝石当火炼点烟袋锅。   三年前,有人在碎石场的石头里砸出来几粒黑石子,老秦知道后满脑子都是昌乐的故事,赶忙查资料,一直查到郯庐断裂带,依兰是终点,往后就没了下文。   老秦一直在乌苏里江边捡玛瑙,常常一个人江边转悠,除了一堆大大小小的木化石,那天,他居然拿出来几粒透明的石头,有红的,也有杂色的,裂比较多,没有型也没有图案。   我说:“你要是真喜欢,我领你去个地方,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他答应:“放心,咱哥们绝不跟别人说”。   合着也是凑巧,他第二天要去县城办事,一大早兴奋地给我打电话:“我去县里检车,你去不去?”我心里乐,啥叫去不去呀?你这分明就是勾魂,有便车我能不去吗?再说,我要是说不去,你也不能愿意呀!   上了车,副驾驶位置上早已经坐了一个人,我以为他是老秦捎脚的,中途会下车。   事办的超乎想象得顺利,地方和农垦还是有不小的差别。回来的路上,老秦问:“怎么走?”我说:“你能开车来不能开车回去吗?原路返回呗!”   “不是啊,你不是说领我捡石头去吗?”他认真地看着我说。   “石头,什么石头?回家!”因为多了一个人,我的语气有些火药味。   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忙解释道:“啊呀,都是自己人,去就是了呀,再说有没有还不知道”。他在将我的军,他知道我怕食言。   去年收割后的大豆地收拾得很干净,割茬紧贴着地皮,经过一个冬天的风雪侵化,垄沟依然依稀可见。这里的土地不是很好,一些河卵石散落在垄沟里,垄台上,这样的土地会打粮食吗?我有些迷惑也有些累,靠在车身上打量这个地方。地的西边是一个连队营区,红兴隆的领导不够狠,很多连队还保留着,这一点和建三江没法比,三江把连队拆的溜干净,什么历史、文物、记忆,统统死啦死啦地有。   连队和地隔着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沟,北面的地也高出连队一块,这到像一个簸箕,从远古簸到现在,簸掉的是岁月,留下的是老屋、老树、还有子孙。   “嗨,有大的!”老秦兴奋地在远处举着手喊:“有大的啊!”   我没理会他,朝他挥了挥手,意思让他继续,副驾驶位置上的人也走过来,腼腆地给我看他捡到的东西:“是不是这个?我不认识”。   他手里的玛瑙比他的大手还要大,在阳光里透着红润,活像一个玻璃烟缸,周边还雕了牡丹的花瓣,里面是连片的葡萄紫:“珍品,好东西,留着吧,不虚此行”。他笑,一口发光的假牙闪着光:“我就捡这两个,不捡了”。说着低了头玩他的石头,好像偷了人家东西的孩子,他没意识到这地本不是我的,地里的石头也不是我的私产,难道你捡得我就捡不得?   这是一个典型的二级台地,按照以往的经验,这里应该有古人生活的痕迹,河水往挠力河里流呀!猛一低头,一件青色的石片钻进眼帘,石锄,旧石器,心中暗喜。忐忑着走过去,掏出手机拍照,记录下地理坐标,赶忙给文管所勇才打电话。   黄昏的时候,老秦还没有走的意思,我有点饿,坐在驾驶室里啃面包,没曾想这一啃就是三天。   第二天下起了雨,老秦说:“这样的天生意难做,没人愿意雨天出来买货,咱俩再去一趟可好?”看似商量,其实已经准备完毕,商不商量都得去。   “告诉你个好消息哈,我给你做了一把矿石锤子,一个小筢子,这样看着很专业,嘿嘿!”   “好的啦,专不专业也得去,那就走吧,今天是你勾引我的啊!”   他笑:“去你的吧,我是上了你的圈套,要不咋能这么疯?”   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水泥路上湿漉漉的,野地里两个穿了雨衣雨靴的人低头寻觅着,“格楞楞”一块玛瑙掉进他的塑料桶里。   老秦唱,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下个不停……   又过了一天,老秦还想去,给我打电话,我说七十多公里的路,天还下着雨,开车咋也得一个小时,地里没啥玩意啦,老秦不听,像是着了魔,或者鬼上身:“你不去我自己去”。   今天的雨比前两天大,他换了件旧衣服,雨衣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右胳膊腋下撕开了一条口子,腰带可能没紧紧或者根本就没有,裤腿拖在水里泥里,脸上抹得跟小鬼似的,提了一个空塑料桶,活脱脱一个济公活佛在世。   我离他远远的,懒得听他百度来的故事,云里雾里的,白垩纪、地壳变动、恐龙、二氧化硅。   雨水洗刷着额头的一缕头发,雨衣被雨水浇的异常明亮,老秦从远处跑过来:“快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旧石器?”   看着老秦放光的眼睛,冻紫了的脸我连忙点头:“是的,漂亮,是旧石器,你太伟大了,我一定把你写进故事,让你千古!”   老秦嘿嘿地笑:“你让我永垂不朽啊?”   “不不不,我让你变成石头”。 河南去哪找好的羊癫疯医院哈尔滨癫痫医院的权威癫痫抽搐的治疗方法成年人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