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绝胜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为了给老太爷祝寿,也是在平静的村庄大显阔绰的极好时机。夜幕刚一降临,就请了一台戏班子搭台唱大戏。那个年月,吃饱穿暖是国人的最高奢望。至于精神生活,实在是穷得可怜。这个好机会,怎么能轻易错过?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幼都早早的自带板凳等在了戏台前,甚至外村的百姓也听到消息都积极的赶了过来。整个村庄一片热血沸腾的景象。亲人们相互寒暄的,朋友们私下叙旧的,孩子们追逐打闹的……还没开场,就把个戏台烘托的热闹非凡。在这欢笑的人群里,独独缺了一家老少。   晚八点,大幕徐徐开启。演员们身着华丽的戏服,依依呀呀。那手眼身法唱念做打,不时迎来阵阵掌声。评剧在河北地区以吐字清晰,唱词浅显易懂,演唱明白如诉,表演生活气息浓厚而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演员们精彩的唱段就连小孩子都开始停止嬉戏,一本正经的聆听了。台下黑压压一片万头攒动,台上演员聚精会神。正在这时,台下不知哪里丢过来的一粒石子正巧打在一个男演员的腿上,演员霎时一愣,唱词也出现了断续。好在临场经验丰富,就有意的搪塞了过去。这一细微的变化恰巧被钱府的二少爷发现,今天是爷爷的八十大寿,爸爸早就吩咐了让少爷们多费点心别出纰漏。二少爷寻着石子来的方位慢慢找寻。就在台下的不远处,一双愤怒的眼睛正在鄙夷的盯视着戏台。少爷认识他,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正是隔壁邻居家的二小子虎头。细长的身材黝黑的面庞,浓眉下一双大眼充满敌意。二少爷本来想好好说他几句,他知道两家素来不睦,很多时候他也想化解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贵为少爷,文华却颇有儒雅之风。本来孩子还小,也确实情有可原。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就落在了虎头的脸上,瞬时五个指印实实的显出火辣辣的痛。“三弟,你在做什么?”文华低声呵斥着随后赶到的文军。这老三可不是省油的灯!他看二哥离座,就随后跟了过来。平时无事他还想惹事,虎头三兄弟没少受他欺辱!本来左邻右舍应该相互友爱,可是三年来两家纠纷不断,官司不断,好容易刚刚平息了。这一记响亮的耳光犹如广岛投放了一颗重磅炸弹,局势立刻剑拔弩张起来!   (二)   胜英正坐在靠墙的八仙桌旁,就着微弱的煤油灯亮,飞针走线的纳着鞋底。她不时的抬头望望窗外,眼神里充满了忐忑焦虑。“孩儿他爹,你快出去看看,孩子们怎么都没回来?”“嗯”这个老实的男人轻轻答应一声。随即在炕沿敲灭大烟袋锅子放到一旁,起身向外。他明白老婆在担心什么!   木林一边急速向外,一边回想着那些激愤难平的往事!   三年前,深秋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蓝花村广袤的田野上,金灿灿的玉米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本来年轻时自己和文华的父亲条件基本在伯仲之间。可自从成家后,自己安于本分,只是守着五亩田地,顺带养着几头山羊。日子虽达不到小康,但温饱是不成问题的。比起那些靠租种别人土地的佃农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但文华的父亲却不屑,只看重土地,他心里憋着股劲要创出一番天地,藉此证明和炫耀自己的实力。当年胜英的回绝他始终耿耿于怀,只是不便发作罢了。经过近20年的辛苦打拼,再加上他的霸道和蛮横,现如今他已是三家店铺的老板,良田百頃。而自己家却因为不断添人进口生活倍觉吃力。于是父亲就费力开垦了一块本来是堆放垃圾的荒地。老人家已年近七旬,起早贪黑的累了好长时间,足有三亩地的样子。本来想这下好了,这块地可以给家里解决不少实际问题,就在这块地上也种植了玉米。可巧的是,开垦的这块荒地正和文华家的地紧邻。秋收时,文华他们早收了一天,因为是雇工干的活,不小心就劈到木林家地里的两行玉米。收秋劈错其实是很寻常的事情,本来是很好解决的小问题,可偏偏带队的是三少爷文军。这个文军的个性有点像地痞无赖。而李家查看的又是木林年近七旬的老父亲。老父亲脾气也不是很好,就去当面理论。谁成想只几句话不投机,文军不但不认账还故意糟蹋了木林家地里的庄稼。只气得老人家大骂不止,但那两行玉米还是白让文军强行拉走了。   本以为这件事上吃点亏也就过去了,哪料想转年文军他们直接就把木林父亲开垦的荒地都种上了庄稼。文军的父亲因为年轻时的那点隔阂,也故意不出面,任由儿子胡闹。文华劝解指出错误,但父子俩谁也不肯听!这下惹恼了木林的父亲,但是人家才大气粗,除了痛快痛快嘴外,根本没有办法改变!一气之下,一纸诉状告上法庭。当时的中华民国内忧外患,这种事情怎么能够有理就行?反倒是文军家买通官府,假造人证,实实在在的得到了那块耕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木林的父亲不服,一再上诉,但终究回天无力!他仰天长叹,老泪纵横!想想自己起早贪黑,辛苦劳累,反倒让别人趾高气扬。两年来,为了这块地,劳心劳力,奔走呼号于官府,还是毫无意义!想到此,他激愤难平,气愤填膺!忽然一阵晕眩,觉得喉咙发咸,“哇!”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随即瘫倒在地!没多久,就永远的离开了这黑暗的现实!死前,一双眼睛无奈地望向苍穹,始终不愿合拢!老太太经受不住失去老伴和土地的双重打击,这已经不仅仅是土地的问题了,那更是穷人仅有的一点尊严!不到半年也撒手人寰!   老人家的双双离世,给李家带来了无法治愈的沉重打击!虽然家境贫穷,可是母慈子孝,婆媳关系也相当亲近!尤其是几个孙儿,老两口都视为掌上明珠!和乐融融的气氛突然被沉重压抑的氛围天天笼罩,几个孩子都心存怨恨。对爷爷奶奶的思念和心痛使得他们和文军他们碰面的时候自然免不了摩擦不断。胜英开始怀儿晚了一些。所以三个儿子都比钱万友家的孩子小。钱万友家三个儿子,李木林家也是三个儿子。胜英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女儿,可巧天随人愿,在结婚近20年的去年春天,喜得一女,现在刚一岁多点。小女儿早早就睡着了。可儿子们调皮惯了,胜英知道今晚隔壁唱戏,以孩子们好动不愤的天性,生怕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就不准儿子们出门。孩子们鬼灵精怪,吃罢晚饭只说去厕所,一个个就都偷偷跑了出去,等了半天不见回来,胜英这才不放心的叫木林出去看看!   (三)   书接上回,钱万友的儿子老三文军一记脆生生响亮的耳光打得李木林家二小子虎头眼冒金星,瞬时虎头的左脸上就旋起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本来文华只是想说说就算了,这样一来局势立刻紧张起来!虎头的大哥和三弟一看就急了,两人一左一右欺到文军身旁。老大挥拳就朝文军的面门打来,老三一脚就踹向文军的肚子。眼看文军要吃亏,文华也不得不加入战团,这时他们的大哥也已赶了过来。这样三对三的局面其实都不算吃亏。钱家三子正血气方刚,可李家的孩子们从小就开始上山砍柴,下地做农活,体力毫不逊色。钱家人怕搅了爷爷寿诞的兴致,就边打边退,慢慢的退到百米开外一开阔地带,这样双方都可以无所顾忌了!   当李木林赶到现场的时候,双方已经滚到一起,奋力撕扯。“住手!”李木林边喊边纵身向前,他本意是想把孩子们拉开。在一旁的钱万友可不干了,他看他的儿子们没有吃亏,就在一旁幸灾乐祸。等到看见李木林近前,他一个饿虎扑食,一拳就向李木林的当胸打来。其实庄上的人都知道,木林老实憨厚从不惹是生非。万友也就是明白木林打不过他,才想来个下马威。这样一来,这个老实的男人永远就不可能翻身了!   “欺人太甚!”人群里不知谁爆发了这样的怒吼!是李家男人不是孬种的就拼了!万友接二连三的地痞行为终于惹恼了李家人!李家的本家也有好几十号,他们都非常同情李家的遭遇,只是都人微言轻,帮不上什么忙。想想老夫妻活着时的仁爱有加,怎么能再眼睁睁的看他的独子受辱!一句暴喝,众人即刻响应!钱家也是大户人家,正赶上听戏多数都在现场。一看李家的本家动手,他们也本能的帮起了钱万友。毕竟是一家人,对错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有的甚至抄起了木棒镐头,矛盾瞬间升级。呐喊声、厮杀声响彻云霄,空气中弥漫着爆裂的火药味。此时即使想退都没有办法了,“扑!”不知谁的挠钩打到了李木林的脸上,瞬间脸上就流出了鲜血!虎头正在爸爸的旁边,他一看父亲受伤,怒目圆睁,抄起一块石头就朝钱万友的头上砸去!   虎头从小性情就暴烈,就像一匹脱缰的马驹儿,不管对手多么强大,他都有勇气敢于挑战,哪怕头破血流亦在所不惜。可木林天性憨厚,不喜以暴制暴,常常约束孩子们别做过火的举动。所以,赶上和文军他们有冲突时其实多数还是虎头他们吃一点亏。这也没办法,人家财大气粗,父亲又蛮横无理。自己家穷,父亲又撑不了腰。小打小闹也就忍了,可今天就在自己的身边,看到父亲被别人如此无情的伤害,鲜血淋漓,这口怒气怎么能说咽就咽?他从小就用弹弓打鸟几乎百发百中,上山砍柴练就了一身虎胆!说时迟那时快,一猫腰随手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就朝钱万友的头上砸去,一下正击中面门,随着“啊”的一声惨叫,钱万友随即倒地,鲜血立刻流了出来,失去知觉。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片刻间死一样的沉寂过后,钱家人慌忙抬起钱万友就走,有人高呼赶快请郎中救人!这边忙忙乱乱,那边李家的本家一看也没有再上手的必要了,其实双方都有损伤。有的呲牙咧嘴,有的已经看不清面庞了!正当大家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想退出的时候,钱万友的三子文军可急眼了。“好你个兔崽子,敢伤我父亲,拿命来!”这一叫使大伙刚刚有点松弛的心又都提到了嗓子眼!几乎全村都知道这是个亡命徒,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干尽坏事。平时大伙都远远的躲着他,可现在他怒目圆睁,一个饼子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大伙不由得纷纷后退,谁也不敢再趟这个浑水了。刚才还有他的父亲多少能管着点,现在他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凛凛生寒!虎头也不由一惊,他没有想到这样严重的后果!多少有一点胆怯。真正是楞的怕冲的,冲的可就怕不要命的了!但他还是一往无前,他不能让自己家再次被别人肆无忌惮的欺辱了!   正当虎头准备迎战时,一个纤弱的身材挡在了他的前面!虎头抬眼一看,正是自己的母亲胜英。他悬着的心马上就安宁下来,他知道只要自己的母亲出面,很多事情就可以容易的多。   (四)   胜英焦急的等不到孩子们回家,外面嘈杂的呐喊、咒骂声远远的隐约传来,使她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妙!她无心再纳什么鞋底,把针线放到一旁正准备出去看个究竟,小女儿被嘈杂的响动吓醒哇哇直哭。胜英不忍孩子无助的哭啼,抱起她扯个小被子转身就出了门。正好虎头举起石块砸向钱万友,她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她知道这一下究竟意味着什么,很可能儿子的小命就得断送!可是制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看自己的丈夫也是伤痕累累,家里因为这两年的折腾早已一贫如洗!必须立刻想良策!否则,这个家就全毁了!猛抬头,远处一身戎装的穆桂英正飒爽英姿的站在舞台上高唱:“我不挂帅谁挂帅,我不领兵谁领兵!”清亮的嗓音激越刚劲,远远的透出一股不容侵犯的威慑!她缓了缓神,镇定了好多。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可是,低头望望襁褓的婴儿,一阵心酸立即袭上心头。似千万条小虫在啃食着她的五脏六腑!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洒落。“孩子,妈但凡有办法也不可能走这条绝路!”内心满是愧疚!   等到文军发疯,她立马迎了上去,不能再让孩子们吃亏了,这将永无止境!文军看她赶到,拳头照打不误。他早已失去了理智!胜英闪身躲过,她知道自己不是文军的对手。让过之后,她左手抱着孩子,右手就朝文军的脸上扇去。就在文军出手一搪之际,胜英出左手顺势就把孩子扔了出去,正摔在不远处的一块青石上!这一切都在眨眼之间,甭说外人,就连文军自己都没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时人群炸开了锅,又出人命了!众人无不惊骇!只见那个孩子静静的一声未吭,已经像个血人!“我的孩子啊!”胜英声嘶力竭,当场晕死过去!   第二天,胜英身穿白衣,神情恍惚,敲响县府的鸣冤鼓。钱万友伤的并不太重,养几天就可以下地了。本打算趁此机会彻底制服李家,哪成想文军惹下如此滔天大祸。他上下打点,一审判决文军无罪。胜英不服,越衙上诉。村里人也都看不过眼,多数村民联名作证。也是正赶上抗日刚刚结束,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官府大力整顿吏治,如此大案谁还敢包庇?文军改判死刑,多数村民拍手称快。   再说这个一岁多点的小女孩,当时就无声无息,脸如白纸,像个血葫芦,好心人和她的父亲把她急送医院。半月后奇迹般苏醒,把个胜英心疼的天天落泪,尤其孩子疼痛时撕心裂肺的哭号,就像撕扯着胜英的心肺一般!她只能用加倍的呵护、疼爱默默的赎罪。孩子的身上多处骨折,就连内脏也受到损伤。慢慢的孩子有一点好转的迹象,高烧也渐退了。直到六年后,才基本恢复正常。可是,上嘴唇因为正巧磕到石头的边缘而留下了终身的疤痕,很像天生的兔唇。   文军被枪决后,钱万友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但每天听到李家小女儿的状况,也终于良心发现,不忍再追究什么了。自此,两家终于相安无事。持续了近三年的战争终于因血的代价而以和平的方式落下了帷幕。胜英央求村人不要告诉女儿事情的真相,这对孩子来说太残忍了!女孩长大后,性格娴静,嘴角时常挂着淡淡的笑。   洛阳能把癫痫病治好的专科医院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羔疯最专业贵州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长春到哪里看癫痫病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