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暖】探亲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摘要:其实这个深秋的午后很暖很暖,风从故乡来,吹得轻柔,银杏让每一片叶子都有梦,每一朵花里都有一个天堂,这个下午呵,记忆的深处,流淌着我的故乡,每一片叶子都是那么高兴。那只大雁,早就穿透了我的眼神,每一颗心灵盛下的爱,盈盈如握,经风一吹,便落在休憩的长凳上,生根发芽,香飘满园,永祝人间…… 一   也许是秋深了,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莫名地生出来一些惆怅。和先生通话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就搭上了一张车票,去了他的城市,看是否能缓解这些所谓的伤秋悲情。   他为我联系了班车,奇怪的是除了司机和售票员,乘客就我们两个人,一共四个人乘坐在这辆大客车上,不免让我心里冒出来一些惶恐。司机开玩笑地说:“你俩包了这辆专车,享受这样的待遇,多自在舒服。”我倒是没有这么想。   车稳稳当当地行驶在整洁的高速公路上,不知道怎么搞的,有点晕车。我打开车窗,一缕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顿觉神清气爽。   举目远眺,空旷的山上已经没有多少绿色了,天是黄的,地是黄的,绿两边的蒿草也是焦黄的。秋天的田野增添了一种厚重清灵的美感,更有一种怡然自得的温馨质朴的画面感,山间的乡村时隐时现,像一副圣洁的油画。红瓦顶上袅袅升起的炊烟,不由得让我忆起日思夜想的故乡。那个坐落在平原上美丽的小乡村,古朴的街道,红砖白墙的安逸,没有城市的喧嚣,更没有钢筋水泥的坚硬。尤其村后面那一个池塘,到现在我都觉得奇怪。   这个池塘典型的是一个鱼的形状,它的头就是一口井,整个头顶高出池塘两米,两面清水环绕,村里老人说这是鱼的腮帮,细想,也确实是。井里的水,夏天透骨的凉,冬天反而温和,井面总是冒着热气。滑冰的小伙伴们在冰上驰骋,这里却仙雾缭绕,好唯美的一副画面。听村子老人说,夏天小孩子身上起痱子,用它的水擦一擦,准保半小时就好。听村里老人说饮用这口井水的人,寿命都活到九十九,这是传说,但是却是有根据的,在这里不再费口舌了。池塘的肚子,也就是鱼的肚子了,胖胖的,有点点圆形。夏日的微风一吹,一池的碧水,那一片片荷叶的灵动,荷花摇曳着小小的身子,散发出满满一池的幽香,不是身临其境,是无法体会的,也已不是我的拙笔所能描述出来的。那一刹那,宛如仙境,多想时光停留,每当这个时候,路人总要停足观赏。   池塘的尾巴,弯弯的,翘到东北角去了,那面的荷叶,相对来说少了些。夏天,黄昏时候,总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去洗澡,不,倒不如说去玩耍。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有水蛇出没,更别说那些青蛙虫虫一类的活物。尽管这样,也不会阻挡住童年的伙伴们。   记得夏天有一次探亲,是和女儿回去的,她那时上二年级,回家一会儿就和她表哥玩得火热,去了村子后面的池塘。我不放心,就去看看,她当时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手里拿着一朵半开的莲花,背景是一颗垂柳,恰好黄昏时分,夕阳轻纱曼妙地洒了过来,很多蜻蜓在池塘中心翩翩起舞,偶尔还会看见几只蝴蝶展翅欲飞。当时我被惊到了,随手用相机,拍下了这一幅美好的留念。正在天马行空的想象,几声尖叫的喇叭声把我拖回了现实,让我从童年的趣事中回思过来。车已经到了闹市区,人来人往,车流如织。看时间,路程走了一半。      二   到了目的地,已经是中午了,先生在门口等我。   平时没事,先生忙着上班,我就常常一个人在大院子溜达。单位有一个大广场,很多年不来了,看看那些从南方移过来很多名贵的树种,应该长得很粗了吧?有树龄150年的三角枫,该树枝叶茂密,花期四月,果子九月成熟,主干扭曲隆起,奇特,秋叶暗紫色,颇为美观。还有200年树龄的枸骨,花期4月到五月,花小常绿色,簇生于两年生枝叶腋。果子九到十一月成熟,核果球形,鲜红色,是良好的观叶,观果树种。类似这样的树木很多,我也就不一一罗列了。那一大片竹子林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安静清幽,最适合清晨和黄昏在那里漫游。广场上,有很多名人的雕像,我时常穿梭在他们中间,感受一下伟人的严谨和霸气。很多磨脚石路曲径通幽,一直通到高高的假山顶,可能都上班,大院子基本上没有人。对于我这个喜欢独处的人来说,实在是让我欢喜。   可是待不了几天,他看我的日子有点乏味单调,我倒是没有感觉到。他说:“这个大院子最东面有一片银杏树,绝对包你喜欢。”我忙打断他,忙问在哪里。他故意卖关子,悠悠地说,“还没说完呢,树上很多银杏果,树底下还铺着很多呢,那是风把它打下来的,你去拾吧。”我一听乐了。      三   去就去呗,于是,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午后,我悠哉悠哉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来到了这个一生都不会忘掉,且给我带来美好回忆的地方。   这里靠南墙根有两排银杏树,大约四十来颗,其中有三颗树,底下一层黄黄的果子,树上的叶子却少得可怜。至于远处的那些树上,满满的,片片金黄在微风中摇晃,直接亮了我的眼。下面也铺着厚厚的落叶,静静地安睡,那一片淡黄色的地毯,让我都不忍心打扰它了。   第一次看到这些黄黄的小东西,不知道被谁踩了一些,裸露在外的那些果实,白白胖胖的躺在那里,实话说,让我感到新奇。于是,麻利地拿出一次性手套,把银杏果子捏出来,它的肉汁金黄发亮,黏在手上,不一会儿就把手套黏破了,干脆摘下来,利利索索与它奋斗。大约十分钟以后,在阳光下细看,那些手指的纹理都不见了,指头饱满,透着油亮亮的光。只剩下一只像是刚刚被美容过的右手,不,是一只被注满了水的鲜嫩的手。   捡拾的过程是快乐的,不一会儿袋子里有五六斤了。风一吹,啪嗒啪嗒打在头顶和身上,不由得让我忆起小时候,在那遥远的北方,家乡的庭院,八月十五打枣时的情景。   那时,哥哥在教育局,礼拜天偶尔回家,姐姐已经出嫁,大多是母亲和我。一到大枣快熟的时候,我家庭院里,总是不断人。与其说是我家的大枣树结的脆枣吃好,倒不如说母亲的人缘更好呢。春天枣树刚刚冒出新鲜的嫩芽,那些蜜蜂像是闻到味道似的,纷纷攘攘地赶来采摘鲜嫩的汁液。也就有了老人们,领着调皮淘气的孩子们来,和母亲边聊边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村子不小,枣树也很多,唯独我家的大枣嘣脆甘甜,这是很多人品尝过的结论。枣在满红的时候特喜人,挂在树上,一噜嘟,一噜嘟的,母亲拿着一个专门用来钩枣的竹竿,竹竿上面弯了铁钩子,我在下面仰头看着,母亲钩下一个我就忙着往篮子里捡拾,还时不时会随手放在嘴里嘎嘣一下。晚上坐在院子里喝茶,漫无目的地听母亲说很多历史上的传奇故事和一些伟人事迹。   父亲一直在外面工作,他回来时总爱给我讲聊斋志异,那时似懂非懂,只觉得那些女鬼啊书生啊,听起来很奇异,稍大点了也就拜读了蒲松龄先生的很多文字。父亲那么喜欢文学,我工作了,回家的次数少了,每次回去都会不一样的收获,给我讲《三国》、《家》、《春》、《秋》。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父亲给我买了一本鲁迅的《伤逝》回来,是那种32开的大画书,那时认字还不是很多,突然就被那种忧郁,伤感的文字和画面吸引了。还有曹禺的《北京人》、《日出》、《雷雨》,让我记忆犹新,这些都是后来断断续续买的。可以说父亲的影响对我是耳濡目染的,尽管他不到半年回一次家。那时自己并不多么省心,只沉浸在看那些故事小说的情节里,学业就荒废了不少。以至于现在和姐姐哥哥聊起来对于我童年的趣事还念念不忘。      四   一阵风吹来,果子又啪嗒啪嗒掉下来,把我从感觉遥远却又像发生在昨天一样的记忆中拉回来。   亲情是最容易萌芽的种子,每一个心田都是爱的温床。给我们沧桑的生活播撒爱,那么我们的一生都是幸福而温馨的。许多短小的片段接起了整个人生。可是很多时候,我们不懂得珍惜,认为所有的东西都是理所应当的,总是要到再没机会的时候才猛然醒悟。有人说“幸福被彻悟时,总是太晚而不堪温习了。”   转眼之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恍惚幻梦一场。那么请在还不算太晚的时候,珍惜你的每一分钟,珍惜身边的人。   其实很多事情都没有意义,可是,这些没有意义多了,就成了生活的丰厚之处。很多小美非常可观。观草长莺飞,看雪花飞舞,深夜坐火车去看一个人,或是去爬爬郁郁葱葱的小山。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隆重和有意义呢,更多的时候,是细碎的烟火打动着我们。一杯普洱,几句清淡的话,或是离别的泪水……   其实这个深秋的午后很暖很暖,风从故乡来,吹得轻柔,银杏让每一片叶子都有梦,每一朵花里都有一个天堂,这个下午呵,记忆的深处,流淌着我的故乡,每一片叶子都是那么高兴。那只大雁,早就穿透了我的眼神,每一颗心灵盛下的爱,盈盈如握,经风一吹,便落在休憩的长凳上,生根发芽,香飘满园,永祝人间……   武汉儿童羊角风专科医院口吐白沫是癫痫吗?武汉治疗癫痫的中药癫痫病对患者危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