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我过的很苟且,只是不想让她知道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古代诗词

  “你大学都学了什么东西,这个方案烂成什么样我不评价了,明天上班给我一个不辞退你的理由”听完领导的咆哮,捡起桌上散乱的方案。今晚又要化身工作狂了。“兄弟,又被骂了?”回到座位旁边的兄弟凑了过来“呵,习惯了,的确是我的问题”跟同事吹了几句,收起电脑,作势下班。常年不下雪的杭州今年也下起大雪。紧了紧身上单薄大衣,猫着腰飞奔去找个地儿吃饭,晚上在准备开工。到了经常去的一家面馆“张哥,老规矩,片儿汤”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进门跟老板招呼。“好嘞,小陈,今天又是这么晚啊”“唉,晚上还有更晚的”叹着气跟老板抱怨。张哥人很豪爽,对我也颇为照顾,因为他也是我的房东。“得,你们这些外来打工的真不容易。一会多给你加点肉”道了声谢,没多久热腾腾的一碗片儿汤就上桌了。刚开吃,手机响了,下意识的以为是客户。一阵头大。拿出手机才看到是母亲打的电话。“喂,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嘴里嚼着东西,含糊的说着。“恩,还没睡,在吃饭啊现在 怎么这么晚才吃。是不是工作忙啊,那也要注意吃饭,不然胃坏了以后就不好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一天的憋屈仿佛有了疏通口。“没有,不忙,领导都对我很好,今天还在公司夸我办事得体,准备提拔我呢。就是有点冷才出来喝点羊肉汤暖暖”大口的喝口汤掩盖我的心虚。“哎呦别嘚瑟了,那你大晚上也不要出去乱跑了。"她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句。“我没啥事,就是看天气预报说杭州下大雪,你走的时候都没带什么厚衣服怕你冷”“哈,我又不傻,我自己买过一件羽绒服了。”我笑着。笑得眼睛都红了。可母亲却依然“不依不饶”“一件哪够啊。是不是没钱了,我给你打过去。"“钱有,我又没什么开销,存下不少钱,春节回去给你买衣服”我大声的吹着不要钱的话。“哈哈,我不要你买,我自己也会买,你的钱留着自己买点好吃的,出去玩玩都要花钱,有空请朋友吃个饭,不能让人家觉得咱抠门。"很显然。她很高兴。为自己的儿子学会存钱而高兴。"我这边天气还好,这样吧,明天就把你家里的衣服寄一件过去给你替换着。”母亲与我对话一直都是轻松的语调,可是她的声音,才是元凶。我的眼泪早已控制不住,含糊的应着挂了电话。怕被别人看到,就连忙放点辣椒在碗里,双眼通红的跟老板说你这辣椒真辣。小时候任然的伸手说妈我没钱了,现在每天透支着信用卡告诉她我有钱。我过的很苟且,只是不想让她知道。每次长假都很想回家。经常听着她电话里跟我说想我了,问我有空就回家看看,可我不敢。我害怕。我不敢跟她说我也很想她。我怕她会听出我声音的哽咽。那会让她局促不安,为我担心。是不是工作不顺心?住得不习惯?吃的不好?受委屈了?不好咱就回来......每一个问题都会是我的催泪符,阻止我想要回家的冲动。“儿子,今年五一回来么?”“五一不放假,有点忙”“哦”“儿子,十一回家么?”“我出差,回不了”“哦,那中秋呢?”......每次听到这些,我点烟的手都是抖的。我知道她想要的答案是什么,我也知道我心里的答案是什么可我不敢说。小时候我很爱哭,胆小。每次天黑出门都要她陪着。她会在身边跟我说:你是我们家第二个男人,胆子这么小以后找不到老婆。我都会天真的回答,我不要找老婆,就要在你身边。可母亲都是笑着对我说“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儿忘了娘。”现在,我胆子大了,敢堵在客户家门口,跟他据理力争,只为能签一张合同,一个人全国跑去将一个个陌生人,变成合作者。一个人做黑车,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不怕被宰。大晚上睡公园,也没有关系,一天吃一包方便面也挺得住。不会委屈到哭。只会一边懊恼自己的失败一边给自己加油打气。可我知道唯一的软肋就是不能见到母亲,因为我会不由自主卸下身上所有的盔甲,无法像电话里一样去包装自己。我不能让她看到我的狼狈,因为她会把所有的问题都承担在自己身上。记得有次我去女朋友家里拜访她的父母。大包小包去了之后,招待我的只是桌上的几道剩菜和一碗白粥。那顿饭我没吃。只是动动筷子,给予最起码的尊重。即使他们并没有尊重我。听着一个个的条件,我愤怒的异常平静。我也理解他们不待见一无所有的我。出来没多久就接到母亲的电话,问我情况。语气强硬的包装,什么四荤四素,又是什么嘘寒问暖。怎么好就怎么说。她听到后才放下心。后来听我姐说才知道她在家里午饭都没吃好,一直在嘀咕着,他们会不会因为我们穷就不待见我,我会不会受气。要是家里不穷就不会这样了等等自责的话语。她总是会把问题背在自己身上,不想我受一点委屈。每次春节回家,她都会陪在我身边,问我这个问我那个,像一个好奇宝宝。陪她一起逛街都会揽着我。给她买衣服还是跟往常一样推三阻四,说不好看。其实是因为她看过吊牌上的标价。二十年,我们的角色发生了转变,从我缠着他,到她缠着我,从我问她,变成她问我。在她眼里她儿子一直都是很优秀的人,迎难而上,思想成熟,脑袋灵光,讨女孩喜欢。这些词都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才知道。到现在母亲还不知道我有抽烟的习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可能是生活的不顺,也可能是熬夜加班。但是在家里,在她面前我都不会碰。因为她说不好。她担心的的事情够多了,能少一件是一件。。不管我多大,每次朋友聚会,她都会叮嘱一句不要喝酒。即使她知道我酒量很好,即使她知道我这年龄可以饮酒,可她还是会说。临返杭的时候,她也不去上班,就在家里陪着,问我这个需不需要带,那个有没有收拾好。然后会偷偷的塞点钱在我行李箱里,等我走了以后才会告诉我。每次走的时候,我都不敢去看她,怕看到她眼中的不舍与关爱。怕我会流出眼泪,忍不住告诉她我的状况。我不知道她还有几个二十年,我只想在她还能迈开步子跳广场舞的年纪,带她出去看一看,看着我打拼的城市,看着西湖真正景色,看着她眼角的皱纹如花一样绽放。我现在过的很苟且,可我不会让她知道。-END-公众号:事说芯语

兰州治疗癫痫病哪儿好西安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哈尔滨癫痫重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