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星月】远去的村庄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哐”,一扇窗子又被凿了下来。老人的心抽搐了一下,两滴浑浊的老泪滚出眼眶。   “爹,看见了吧,”坐在驾驶位置上的二儿子说道:“用不了几天这个房子就塌掉了,以后别再惦记着往回跑了。”   父亲没有反应,泪水模糊的眼前尘土飞扬。   开春的时候,母亲病世。剩下老爹一个人,平静的生活乱套了。哥两个一商量,就把父亲送去了县城的养老院。可是没过多久,老爹就在一天夜里偷偷地跑掉了。就在哥俩准备回村寻找的时候,西城派出所打来了电话,通知他们到所里把父亲接回去。   原来,那天夜里父亲偷跑出来后,就沿着国道往村子的方向走。在经过一个叫仙马村的村庄时候,拐进了旁边的农田路上,结果迷了路跌入道旁的深沟里。幸运的是,被过路的发现了,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而这次,父亲似乎是吸取了上一回抄近路失败了的教训,二十多公里的山路都是顺着国道边一路走回去的。哥两个接到养老院打来的电话后,就急匆匆地驱车赶了回来。而此时,父亲已经回到村里的老房子了,正盘腿坐在炕上,手里拿着一条干鱼,一点一点地撕扯着,喂那只陪伴了他多年的老猫呢。   “爹啊,我都五十八啦,也是当爷爷的人了。”大儿子朝父亲诉苦,“您要是再这么折腾两回,恐怕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父亲没有吭声,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专注地喂着他的猫,嘴里叨咕着:“老伙计,慢点吃,牙都掉光了,你的日子也快到头了。”   二儿子开始在屋里屋外东翻西找起来,很快就摸到了一把大铁锤。他给大哥使了个眼色:“大哥,把房子拆了吧!”   “嗯。看来,只能这样了。”   老爹被两个儿子搀着架到了车里。看着大儿子手里拎着的铁锤,父亲似乎明白了什么,隔着车窗沙哑着嗓子叫喊:“猫,我的老伙计……”   二儿子找来一个纸箱,把那只猫放了进去,走到车尾打开后备箱,看着父亲,说:“爹,您的老伙计就先放在这里,一会进了城把它送去小动物救助站。放心吧,它会在那里幸福地安度余生的。”   做完了该做的一切,大儿子把铁锤丢在了一边。跺跺脚,抖了抖身上的尘土,钻进车里:“爹,这回您就死了那颗心吧。这个老屋,这个村庄,都不再属于您了。”   车子缓缓地启动了,村路两旁一栋栋空旷的房屋慢慢地被丢在了身后。父亲的心,也随着老屋的远离被一点点地拉痛。   “等一等,”在车子驶出村口的一瞬,父亲突然叫了起来,“我要下车。”   儿子把车停在了路边。父亲下了车,蹒跚着向矗立在村口边上的那个路碑走去。路碑上覆裹着厚厚一层过往车辆卷起的尘土,上面的村名已经辨认不清了。父亲脱下衣服,前后左右对着路碑先是一阵抽打,然后又轻轻地擦拭起来。很快,“裕红村”三个鲜红的大字显露出来。   “爹,您老这是要干啥啊?”大儿子把头探出了车窗外。   哈尔滨治疗癫痫的有哪些方法哈尔滨癫痫病人住院治疗现在癫痫可以直接做手术吗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