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文字·八月征文】祖场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表白的话
无破坏:无 阅读:1180发表时间:2015-09-11 18:22:29 一般住在城里的人不大明白,大部分住在农村里的人都知道:祖场,就是祖祖辈辈居住的场所。   我从小就生活在农村,在我生平有几桩往事不能忘记:祖父兄弟三个,排行老二。堂三伯住在我家左边,门向是西南向。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大林,一个叫小林;堂二叔住在我家右边,也是两个儿子:一个叫大兵,一个叫小兵;我家在堂三伯与堂二叔中间,都是西南走向,我叫大文,弟弟叫小文。从我记事时起,就没有看到过大爷,三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在我记忆里只有一点模糊的影子。堂二伯与堂三伯共有四间祖场。关于堂大伯我没有看到过他,因为兄弟姐妹多的缘故吧,听说去江心洲的一个地方定住了。堂二叔也是四间祖场,堂大叔年轻时因意外事故过早地去世了;我家也是四间祖场,父亲是独子。当时在祖父这一辈,每家祖场都是左右约有十七米,前后进深约有十八米,而且前后都有河。   堂二伯与堂三伯兄弟俩向左过去七米,连同原先的祖场,俩兄弟分别盖了三间房,可盖好后,堂三伯与我家之间就没有了空隙,每次去屋后都要经过堂屋,记得那时,屋后都有两间小小的厢房,一间作为伙房,一间养猪养羊等,在厢房的右角上,靠在界址处有个茅厕,每次挑大粪,出猪灰羊灰等都要从堂屋经过,那是多么的不便,堂三伯就与我的祖父还有父亲说:看在家里兄弟份上,能不能向右让一点。祖父看在都是同根生,能说什么呢,就让出了半米,在我家盖房时又让出了半米,这样中间走廊将有一米,大家都能走。   堂二叔家也是盖的三间,在我家右边贵州癫痫病医院比较好的是哪家紧靠界扯砌的墙,没有留一点空隙,我就不明白,堂三伯与堂二叔家当初盖房为什么都要紧靠我家,一家可向左一点,一家可向右一点,可偏偏不给我家留一点空隙呢?大家可都是一家人。那时我看到兄弟之间在界址上,从前到后都栽了许多树,还夹了栅栏,在前后河边也栽植了许多树,也许是为了哈尔滨哪个医院能把癫痫病治疗好防止河水雨水冲埸河坎,而相邻之间栽树夹了栅栏是为何,也许是邻里之间,兄弟之间互不干涉,防止双方之间谁占有谁的地皮。就这样,大家之间到也相安无事。   一年,两年,十几年过去了,那些树也都已长大,而那之间的走廊却变小了,树上的枝丫却互相伸向各自的祖场上空,谁家也不说什么,面上都互相友好着,但心里都有自己的数,谁也不让谁。在我长大懂事时,祖父,父亲告诉我,哪一棵树是我家的,哪一棵是他自己亲自栽种的,我深深知道,祖辈之间内心世界的矛盾,还不就是那一点界址,那一点祖场。   八十年代,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原来村组的那个大晒场就不需要了。到我们这一代的人也都已长大。堂二伯家三个儿子:分别叫大根,二根,小根。大儿子大根与二儿子二根在村组的晒场上盖了三间楼房,三儿子小根与父母还住在老祖场;堂三伯家的二儿子小林也在晒场上盖了三间楼房,大儿子大林还住在老祖场上;堂二叔家重新翻建了四间楼房,并在前面的菜地上紧靠我家界址边盖了两间平房;我家也翻建了四间楼房,并与堂二叔平房并排盖了两间平房。   八十年代中期,大林,大根结婚了,我也娶了老婆,堂二叔家的大兵也找了对象。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向前发展,我们这个村组的人员越来越多,经村上研究决定,上级批准后,扩建一个新村组,一般从外面回来的,还有兄弟多的,在开会征求意见时都要求出拆到新村组,建造新家园。堂二伯家的大儿子大根与三儿子小根,村上同意他们的要求到新村组;堂三伯家的大林还有堂二叔家的大兵村上同意他们的要求到新村组;我家兄弟两个也要求一个出拆到新村组,但村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没有同意,说是将大林出拆后的老祖场给我家,并征求我家意见,我对此也无所谓,因为此时我为了孩子到镇上上学,已经在那里买了房,其实在我心中早有想法,也不愿像祖辈们一样,相互之间有什么可争长争短的呢。我也曾经在书上看到许多邻里之间为界址的文章,尤其是那句名人所言:千里来书只为墙, 让他三尺又何妨? 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我还清楚记得:村领导说:在大林与堂二伯家小根到新祖场盖房动工之前,必须将老屋拆除,大林家的三间老祖场要让出来给我家。可是沈阳癫痫病医院哪里好,直到大林到新祖场开工时,那老屋也没有拆除。   有一天,我在外有事,老婆找我回家,也许是村上找了大林关于拆迁的事,大林一家人与堂二叔他们到我家与我的祖父母还有父母商议,说是等房子盖好后再来拆除老屋,当我到家时,他们都在那里,见到我说是长辈们都同意了,问我有什么想法。我知道他们的用意,我也清楚他们的为人,就吉林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笑着说:只要村领导同意,我会服从上面的安排,至于你们拆与不拆,我也没有权利让你们怎么样。谁知道结果,村领导主持公道,一定要让拆除了才行,现在动工也要停下来。也许就因为此事,他们深深地从内心恨我,有些对我不平,他们也想不到我不是如长辈们那样软弱可欺。在临拆走前,小林还用拖拉机在那个老祖场上深挖泥土,拉走一车又一车,整个祖场如同一个河塘一样,其实这与他小林也没有多大关系,为什么要如此呢,我至今想起,感到心寒与可笑。兄弟之间,人与人之间,感情在哪里,我认识到一个人的心,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我知道,吃亏也是福的道理。等他们全部清理完毕,我请人拉土将门前的小河填了部分,这样门前一条路也宽大一些,人们从这里也好走,方便了别人也方便了自己,我又请人拉土填好那个被小林搞得不成样的老祖场,整理好后,紧靠大房与大屋并排盖了两间厢房,连同原先的厢房砌了围墙。   然而世事如白云苍狗,变幻莫测。正当我们生活得较安定的时候,二零零叁年,镇上招商引资,开始了搞小城镇建设,也不知是谁看上了这里的土地,要求我们这里居住的六七户人家拆迁,说这是上面的规划,不准任何人,哪一户违反。集体是集体,个体是个体,个体必须服从集体,我们又能说什么呢,当然,该补偿的也得到了应有的补偿。以前要求要新祖场的,而早已有了新祖场的人家,心里自然有些后悔莫及。这让我更加明白:争是不争,而不争才是争的道理。   居住了几百年的老祖场就这样被征用了,永远离开了那里的土地。我与弟弟小文还有小兵都分得了各四间的新祖场,大家都盖上了新楼,砌了围墙,门前浇了路,中间界址都有走廊,再也不会有前辈们以前为界址的争执。   又十多年过去了,大根在新城区买了房;大林在市里买了房。长辈们去世的已去,年老的已老,而我们兄弟们一年到头也很少看到,大家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上班的上班,经商的经商,办企业的办企业。我想在不久的将来都会各奔东西,也不知分散到何方。我们的后代也许与城里人一般,再也不知道祖场是什么,也没有了界址之纷争。虽然我知道哆哆嗦嗦说了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但在我的梦里经常梦到那个老祖场,让我向那最终消逝在匆忙向前迈进的时代之潮里的祖场鞠一个躬吧,祝愿人们在新的生活环境里越来越美好,人们的感情越来越真诚一些吧!            共 26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